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百七十章、布置之事①

    话说回来,现在身高这个方面上的差距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但是随之而来就是要考虑是洛小倾和家暴男两人之间的身形差距吧?

    毕竟男性和女性身体形态之间的差距相比较起来还是比较明显的,就算在监控摄像头里面身形这一点不会显得太过于暴露自身的性别,但是重点是洛小倾那完全不像高中生拥有的********的身材、甚至胸前那两坨无用脂肪也是碍眼得很呢!

    总不能到时候指着洛小倾身上的那两坨明显的无用脂肪,厚颜无耻地睁眼说瞎话直接说那是比较发达的胸肌吧?

    不过步川小姐相信这一点总归也是会有解决的方法。

    所以拿出了手机直接把洛小倾的号码从手机黑名单里面给重新拉了出来,然后步川小姐就找了个没人又安静的房间拨打了出去。

    先别管手机那头的洛小倾因为自己的手机号码终于走出了步川小姐的手机黑名单而变得到底有多么得兴奋雀跃,反正这边满脸不耐烦的步川小姐直接一下子就出声打断了洛小倾那因为极度激动而变得滔滔不绝的话语——在言简意赅地报出了森古女士的家庭住址之后,步川小姐平淡地表示让洛小倾在接下来的十分钟之内赶过来,否则别说她的手机号码还会继续被自己拉入手机黑名单里,就连洛小倾本人也要进入步川小姐的黑名单之内。

    当然,性格冷酷无情无理取闹(后面四个划掉)的步川小姐可不管距离这里还是有点遥远的洛小倾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及时赶到。

    毕竟洛小倾她不是想要做就能做得到的孩子么(笑)?

    毫无心理压力地挂断了电话,步川小姐收好了自己的手机便从没人的房间走了出来,然后不出意外就正好遇上了迎面而来的森古女士……看玲玲现在不在她旁边的样子,应该是森古女士已经把玲玲给劝回了自己房间里乖乖待着。

    毕竟接下来所要讨论、亦或者准备的事情,像玲玲这样子单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还是少知道一些比较好点。

    “需要我帮忙么?”

    估计两人互相碰面的第一眼就看出了步川小姐现在的这个架势摆明就是要去卧室那边收拾家暴男的尸体,所以森古女士脑袋里面瞬间想也没有想,直接就张嘴对步川小姐问出了这么一句话来。而步川小姐这边实际上也不怎么情愿只有自己一个人去辛辛苦苦地收拾尸体,毕竟整理犯罪现场一直都是最累人的事情好么?而且接下来步川小姐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吩咐森古女士,所以自然就稍微点了一下头,表示自己需要帮忙。

    ——虽然感觉从来没有处理过犯罪现场、更加没有什么杀人经验的森古女士估计也不会派上什么用场就对了。

    #↑这才是正常人谢谢#

    打开卧室房门,步川小姐的第一眼自然就看到那被杀后扑倒得极为有艺术感的属于家暴男的尸体,不过她很淡定地无视了尸体上那份几乎浑然天成的艺术感,在森古女士跟着自己一起进来之后就转身随手关上了门。

    想到了自己接下来要执行的计划,步川小姐便在尸体前蹲下了身子,顺手检查了一下家暴男脖子上被自己给划出来的大口子。

    嗯,还在流血呢……

    大概是因为距离之前家暴男死亡的时间还没有过多久、亦或者说家暴男人高马大身体里面的血液也比较得丰富,反正现在家暴男脖子上的这个大口子虽然不像刚开始那样子如同喷泉一样喷血喷得极为具有规模,但是现在却也正在娟娟不断地往外慢慢涌出着红艳艳的鲜血——于是步川小姐转头向森古女士要了一个不大的简易容器,把容器的口子对准了家暴男的伤口,感觉把血接得已经差不多了才盖好了容器的盖子。

    在此期间里步川小姐还因为感觉鲜血流速实在是过于缓慢,所以直接就丧心病狂地伸手在家暴男的伤口上狠狠按压了好几下。

    毫无疑问就是在挤血啊!

    也就别提站在旁边围观了所有一切的森古女士脸上到底是多么得一脸懵逼了……她忽然之间有点后悔刚才一时嘴快就说自己要过来一起帮忙了,光是看步川小姐现在的一举一动,她就感觉自己那脆弱的三观正处于岌岌可危的情况中。

    请问她现在离开还来得及么?

    当然的事情,森古女士想要临阵脱逃肯定是来不及了,因为步川小姐在把那装着鲜血的容器随手搁在了一边的桌子上之后,就又转头开始吩咐森古女士去拿来一个可以装下这个尸体、而且还比较结实耐用的麻袋——森古女士也知道自己现在也算是肩负“重任”了,于是什么话也没有质疑,直接拔腿就跑去储物间那边搜索了一阵子的时间,之后才勉强拿来了一个比较符合步川小姐条件的尼龙袋。

    虽然不是步川小姐想要的麻袋,但是尼龙袋却也是结实耐用的,重点是这个尼龙袋的容量刚刚好能装下家暴男的尸体。

    所以步川小姐这边自然也没有多说什么话。

    从森古女士的手中接过了尼龙袋,步川小姐这个时候才真正开始了装尸体的工作……不过现在时间不允许浪费必须要抓紧一点,毕竟那些血液的新鲜程度可是会直接影响到警方判断这个家暴男的具体死亡时间呢。

    于是一边极为轻车熟路地装着尸体,步川小姐一边分出心思和旁边傻愣愣看着自己动作如此熟练的森古女士说起了话。

    #森古女士:为什么你会这么熟练啊#

    总之,步川小姐具体上也没有说什么多余的废话,大意就是在阐述森古女士现在的处境还并不是百分百的安全,一个不小心的话就很容易会成为警方那边的嫌疑人被紧密地关注这,而且警方深入调查下去极有可能会牵扯到组织以及步川小姐这个过来执行任务的扫除者本身——步川小姐把这些话说得十分认真,倒是把森古女士给吓得有点够呛的,忍不住就向步川小姐胆战心惊地问起那么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才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