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百六十八章、残留的危险③

    看着眼前这个一而再再而三帮助了自己的、周身略带着点诡异气息的步川小姐,森古女士心里面满满都充斥着惊异的感觉。

    就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般。

    而话说回步川小姐,刚才被森古女士那么细声细气地一通安慰,步川小姐心里面也算是逐渐地放松了下来……虽然她并不是因为不小心走正门而被进入了处于监控中的摄像头里面,不过实际上这也完全没什么关系了!

    毕竟森古女士那边还有这样子的一个理由存在,而且步川小姐和家暴男之间的关系完全非亲非故,的确没有理由去杀掉人家呢。

    就算被警方看到了自己的身影又如何呢?

    然而还没有放心多久的时间,就在步川小姐正准备重新走进房门去收拾那个估计血都已经流了整整一个地板的家暴男尸体的时候,步川小姐就像是在忽然之间想起了什么一样,直接一言不合就猛然停下了自己的脚步!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啊——如果在正门口有着隐藏摄像头在监控当中的话,那么也就是说,这个家暴男之前走进屋子的情况肯定也已经被那个摄像头给完完全全地拍下来了吧!

    现在这个家伙已经被步川小姐杀了个干干净净,自然就不可能会在那个摄像头里面留下“从大门口再次出去”的情况了。

    人都死了个彻底,哪里还能出门给摄像头看啊?

    总之在这个事件结束之后森古女士肯定要选择自己报警的,毕竟家暴男“失踪”并不仅仅只是她一个人的事情,要是被家暴男的亲戚朋友发现家暴男明明不见踪影了而森古女士却一点不见得慌张的话,肯定是会出问题的。

    所以警方如果一直没有动静的话,森古女士就必须要去报警,而且要把因为丈夫失踪而惶恐不安的妻子模样给扮演得淋漓尽致。

    然而问题就来了……

    森古女士虽然心里知道家暴男已经被步川小姐给杀死,但是她却不能对警察那边透露出关于这方面的信息来,所以自然也只能用“丈夫失踪了”这个说辞敷衍警察。可是按照现在的情况,这个说辞却是完全不可能成功成立的——毕竟只要警察那边调查到安保公司的监控摄像头的话,就会直接发现监控里面只有家暴男进门的画面而没有出门,所以一下子就可以看出家暴男摆明就是在屋子里面被人强行“失踪”掉的啊!

    只要警察不是一个智商高达二百五的傻瓜,肯定就可以从中知道这个家暴男不是什么鬼的失踪掉了,而是被人给谋害掉了。

    所以自然就会演变成“到底是谁下的毒手”的局面来。

    步川小姐毕竟对于家暴男没有任何的杀人动机,而且普通(?)高中少女的形象外表也实在难以让人可以联想到她其实是一个杀人完全不眨眼的o组织高层员工,反正步川小姐这边估计是不可能会有什么警察找上门来的危险。

    然而森古女士的情况却是完全不一样了。

    虽然现在只是猜想而已,但是如果只要细心地经过多方调查,警方那边估计就会发现家暴男实际上有着家暴倾向的蛛丝马迹吧?

    要是真的发现到了可就真的不好了,毕竟因为“家暴”而产生出来的家庭悲剧实际上早就已经完全数不胜数了,无论是施暴者在不经意之间不小心打死了受害者,还是受害者实在无法忍受家暴而直接杀死了施暴者,其实都是时常都会发生的事情……“失踪”的现场是家里面,再加上家暴男还有那样子不可告人的家暴倾向,那么作为受害者的森古女士有充足的杀人动机,绝对会在第一时间里就被警方给怀疑上的!

    而且还不仅仅只是如此,这完全就是其中的一个点而已,森古女士身上还有着其他的“杀人动机”存在。

    之前的时候森古女士她自己不是也说了么?

    那个家暴男在曾经的时候给自己报上了一个十分高额的保险金——在11区里,为了高额的保险金而进行“大义灭亲”的人还真是屡见不鲜了,起码情节恶劣的家庭凶杀案几乎有一大半的杀人动机都是为了保险金!

    因为家暴的问题而直接因爱生恨算是一个杀人动机,现在还有一份高额保险金可以窥视又是另外一个杀人动机。

    警察不怀疑森古女士特么还能去怀疑谁啊?

    照现在这么说起来的话,步川小姐也总算是知道那个家暴男给自己报上如此高额的保险金估计也不是因为什么鬼的“爱情”了,而是他自己心里面也有着一份自觉存在,知道自己也许在某一天会被无法忍受下去的妻子给偷偷地谋害掉……虽然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是谁又能保证不会真的出现这种事情呢?然而他又十分自信着自己把家暴的倾向给隐藏得很好,那么警方又拿什么证据来怀疑肯定提前精心准备好一切的妻子呢?

    所以为了让自己的妻子可以“绳之以法”,家暴男也算是防万一,自然就只能自己去弄一个另外的线索可以直接指向妻子。

    于是就这么给自己报上了高额的保险金。

    ——完全就是抱着一股“就算坑不死你也要恶心死你”的糟糕心态。

    从现在的这个情况看起来,这个家暴男虽然是个人渣,但是起码脑子还不算是太差劲?毕竟起码他的确是真的提前预感到了自己即将到来的死期,甚至早就准备好了这种不入流的小手段成功地“差点”坑到了自己的妻子。

    为什么要说“差点”?

    那是因为既然已经猜到了这个家暴男偷偷摸摸的邪恶小心思,那么步川小姐这边就不打算袖手旁观什么都不干了。

    如果说森古女士她们母女连个人步川小姐一直都是素未蒙面的话,也许她现在还不会想到这么多的东西,甚至还不经意地去关心她们之后的生活到底该怎么……然而十分可惜,此时的现实是这对母女步川小姐之前就已经相遇过了,而且森古女士的女儿还是玲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