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百六十四章、世界真小③

    “玲玲,你认识这位大姐姐么?”

    这个世界上毕竟不可能会有那么巧合的事情,所以森古女士也完全没有往那个方面去想,还只是十分单纯地以为玲玲是在自己完全不知道的时候结交了什么新朋友之类的而这个时候玲玲看到自己的麻麻似乎完全忘记了之前的那个“冰淇淋大姐姐”的样子就直接变得有点焦急起来了,伸手抓住了森古女士的衣袖,仰着头十分急迫地说道:“妈妈妈妈,她就是上一次带我去找警察蜀黍的大姐姐啊!”

    这一回提到了“警察蜀黍”可就比较清晰明白了,起码脑袋也不差的森古女士第一时间就知道了玲玲说的是哪个事情。

    “是她?”

    当然的事情,对于那个自己迷路的女儿伸出援助之手的“好心人”步川小姐,森古女士是绝对没有道理会忘记掉的,只是步川小姐今天冷酷而又黑色系的打扮确实和之前那摆明还是一副高中少女的模样实在大有出入。

    就连那几乎可以说是标志性的黑色头发也都被细心的步川小姐给尽数藏在了兜帽里面,你要森古女士如何一眼就直接认出来?

    所以此时森古女士会表现得如此震撼自然也是情有可原的。

    在这种诚然已经尴尬到了极点的时刻,就别提直接那个被玲玲如此干脆简单地认出来的步川小姐到底有多么得心累,她能说自己和这对母女的猿粪实在是太清真了一点么?毕竟从一开始就压根没有想到过自己有朝一日竟然还能再一次遇见玲玲,所以步川小姐这边当然是完全无法直视玲玲那双直勾勾地看向自己的、正在高频率地闪闪发光当中的大眼睛步川小姐在心中默默掩面垂泪,要命地直呼这可真是尴尬啊尴尬。

    而就是借着步川小姐发愣的这一会儿功夫,心中疑虑极大的森古女士便再一次鼓起勇气,仔细地开始端详起了步川小姐的外表来。

    现在这么看起来的话,的确和之前那位高中少女有很多相似之处不是么?

    之前森古女士是脑袋里压根就没有这个方面的想法才会忽视掉,现在一旦将眼前的步川小姐和记忆中的那位高中少女放在一起相比较起来,身高与身材这关键的两个地方明显就已经起码有八分的相似程度了。

    至于步川小姐此时身上那股阴沉而又带着点危险的气息,当初的那位高中少女不也是同样看起来有点不近人情的模样么?

    这份气质简直就是如出一辙的相似啊。

    终于就此完全确定了步川小姐就是那个高中少女,森古女士心里面对于步川小姐的感激之情自然是直接膨胀到了极点无论是之前好心好意地帮助迷路的女儿找到自己,还是现在千里迢迢地赶过来拯救自己,都是让森古女士感觉一辈子都无法还完的恩情!可是这一份浓厚的恩情实在是重如泰山,森古女士一时之间竟也找不到什么话语可以述说出这份恩情,只能略微抿了抿嘴唇,对着步川小姐再一次隆重地感谢了一声。

    “实在是太感谢您了,每次遇上麻烦都要劳烦您的帮忙。”

    然而她也是压根就没有想到自己会如此巧合地帮了森古女士整整两次好么?

    面对森古女士这份夹杂了许多感激之情的感谢,步川小姐继续十分尴尬地干笑了几声,就是不说话实际上步川小姐还真心没有什么感觉,甚至还觉得既然森古女士真是这么想要感激自己的话,那倒不如直接给她一点钱更加充满诚意呢。

    洛小倾:你不要我要啊!

    在这种尴尬到了极点步川小姐自认为的氛围之下,步川小姐和森古女士都没有继续说话,所以现场气氛维持在一种诡异的静谧之中。

    也不知道森古女士在这个时候为什么不说话,估计应该是心里实在太过于感激而完全找不到什么更加合适的语言来和步川小姐说话了吧?不过玲玲毕竟年纪幼单纯懵懂的她自然不会和步川小姐两个人一样心中有着什么顾虑,而是直接发出声音,率先打破了现场此时此刻已经变得有点诡异的宁静轻轻拽了拽森古女士的衣襟,玲玲仰着头,忽然之间就开始发问道:“不过妈妈,为什么我不可以进到里面啊?”

    “唔,里面有点脏,玲玲进来会弄脏衣服的哦。”

    森古女士为了哄女儿也是蛮拼的了,竟然在慌乱之间就直接找了这种可信度几乎为“零”的措辞来糊弄自己女儿。

    真当玲玲的智商不过身高么?

    不过也真是幸亏人家玲玲现在年纪还小的确也不晓得大人的肮脏世界,而且对于自己麻麻的信任程度也是出乎意料得十分高,所以她完全不怀疑森古女士是不是在骗自己,而是十分认真地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然而玲玲的提问却并没有到此结束。

    在森古女士忍不住心累自己竟然辜负了女儿信任的时候,玲玲又极为突兀地问道:“那个爸爸他什么时候会离开啊?”

    应该是在家暴男长期的恐惧之下实在是被吓惨了,一旦提及到了“爸爸”这个应该是代表着家庭温暖的特有名词,玲玲不像其他普通的小孩子一样会直接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反而脸上还瞬间显露出了一个小孩子不应该拥有的战战兢兢模样,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是如同之前的森古女士一样条件反射性地变得十分弱气就如同森古女士的缩影一样,玲玲同样也是生活于家暴男的阴影当中而变得怯懦起来。

    旁边处于围观状态的步川小姐见到如此忍不住就是一个冷哼,心中直道那个家暴男真是死得太好了,早特么该去死一死了。

    虎毒还不食子不是么?

    听着自己女儿这番软软糯糯的询问,森古女士的鼻子忽然之间就没由来地发酸了起来看着玲玲那双干净却又掩盖不住恐惧的清澈眼眸,森古女士情不自禁就蹲下了身子,伸手深深地将玲玲揽在了自己怀里面。

    “爸爸他永远也不会回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