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百六十二章、世界真小①

    脸上倒是没有什么显眼的伤痕,毕竟那个家暴男这么会隐藏自己的本性,估计也不会挑那种明显的地方下手。

    估计在衣袖之下还隐藏着不少的伤口吧。

    不过现在话又说回来了,为什么森古女士的这张脸总感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一样?到底是什么让她产生了这样子的错觉啊?虽然心中质疑着这一点,但是眼前的森古女士确实是让自己忍不住就产生了一种“眼熟”的感觉,所以步川小姐在直接皱起眉头的同时,也情不自禁歪了歪自己的脑袋——头顶上的兜帽随着步川小姐歪头的动作也跟着轻轻一斜,露出了藏在其内的些许黑色发丝,剔透干净得几乎可以发亮。

    毕竟人家是专门打给wco去委托下这个任务的“元凶”,所以森古女士的震撼也没有维持太久,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现实。

    可以看得出她正在努力让自己的表情变回平稳。

    “那个……请问,您是从‘那个组织’里专程过来帮助我的人对吧?”

    虽然说之前步川小姐那些极度恶趣味的表现都已经可以直接归为一个“变态杀人狂”该有的行径了,但是无论如何,步川小姐之前恶意调侃家暴男时口中所说的那个“世界扫除组织”却是让森古女士完全无法忽视过去。

    这个组织的名字森古女士并不陌生。

    ——不就是她之前打电话去求职的“那个神秘组织”的全称不是么?果然就是被派过来帮助她的吧?

    而忽然之间被森古女士如此询问起来的步川小姐在这个时候也只能暂且先放下自己为什么会觉得人家如此之眼熟的疑惑,装作什么都没有的样子忽的收回了自己地眼眸,与此同时也十分平静地轻轻点了点自己的头……不等森古女士对自己再提出什么过多的疑问来,步川小姐也不想再傻傻地站着,直接就在家暴男之前坐过的那个沙发之上懒洋洋地坐下,那慵懒悠闲的模样完全就不像是刚刚才杀过人该有的样子。

    但是森古女士那个“专程过来帮她”的这个说法绝对很奇怪对吧?毕竟步川小姐这边可是一点想帮她的意思都没有好么?

    “只是单纯地接到任务然后过来这里执行任务而已。”

    估计压根就没有想到过步川小姐这边竟然会如此简单直白地就直接撇清了自己没有任何多余的恻隐之心,森古女士看起来明显有点发愣,但是她随后又稍微眨了眨自己的眼睛,似乎还有其他的疑惑正在困扰着她一样。

    “啊……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您的声音似乎有一点耳熟……”

    啥?

    等一下,不止步川小姐这边觉得她的脸有那么一点的眼熟,就连人家自己又觉得步川小姐说话的声音似乎很耳熟,这样子岂不是就代表着她们两个之前是真的有见过面喽?刚才的眼熟完全不是步川小姐的错觉喽?意识到这个可能性的瞬间,步川小姐的脸色瞬间就立马变得极为得诡异起来,不过森古女士这边还没有重新再向步川小姐提起什么疑问来,房间外面就忽然之间弱弱地传来了好几声呼唤“妈妈”的声音。

    这接连的呼唤声直接让森古女士的脸色瞬间就是一变,二话不说就直接转过自己的身子,快速地朝着门外的方向走去。

    想来应该就是森古女士那只有六岁的女儿吧?

    “玲玲,千万不要进来里面哦,妈妈现在就马上过来。”一边说着一边就快速地靠近了房间的大门出,森古女士尽可能将自己的声音给放得轻柔一些,似乎不想让门外的女儿从自己的语气里面敏感地听出什么来。

    然后忽的打开了房门又极为快速地重新将门合拢而上,森古女士诚然是不想让门外的女儿看到房间里面一丝一毫的场景。

    这种做法完全就是正确的。

    毕竟现在这个房间里面的模样可是已经远远超过了一个小孩子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内了,让一个年仅六岁的小女孩毫无心理准备的看到那么血腥的场景,绝对会给她的心灵造成不可磨灭的阴影吧?换做其他的父母,肯定也会做出和森古女士一样的举动才对……而步川小姐这边也算是可以理解森古女士此时的行为,自然就没有什么异议可言了,只是她现在明显更加在意的是森古女士刚才叫自己女儿时所说的那个名字。

    玲玲?

    比起森古女士那让人有点眼熟的长相来说,这个带着宠溺而又亲昵的称呼带给步川小姐的印象诚然要更加深刻一些。

    于是步川小姐几乎是下意识地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为了验证自己那种熟悉的感觉到底是不是只是自己产生的错觉,亦或者出于其他什么比较困惑的情绪,反正步川小姐这边已经在情不自禁之间就已经后脚就跟随森古女士的步伐,同样也走出了这个躺着家暴男尸体的房间。

    当然,就和森古女士刚才做的事情一样,步川小姐在出去的时候也是下意识地就把房门给关得十分快速而又严实。

    ——虽然她一向都没有做过这么贴心的事情就对了。

    而森古女士本人,一出门就早就已经蹲下身子抱着自己那软软糯糯的女儿开始细声细语地安慰起来了。之后看到了那个没过多久就也跟着自己一起走出房间来的步川小姐,森古女士心里自然就感到格外得奇怪……毕竟步川小姐完全没有理由也出来不是么?所以抱着这样子不得解答的困惑,森古女士轻轻地站起了自己的身子,看着那个将染血的双手给故作不经意地放在身后的步川小姐,小心翼翼地就开始询问起来了。

    “您怎么也出来了?”

    也怪不得森古女士此时此刻会如此小心谨慎,毕竟步川小姐不久之前可是刚刚干净利落地啥玩意个人!

    这也不是说什么森古女士小心眼、过河拆桥亦或者好心当驴肝肺什么的,森古女士并不是在害怕步川小姐也会杀掉自己和自己的女儿,但是对于那种可以面不改色地收走一个人性命的人,基本的敬畏之心还是会存在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