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百五十五章、家暴之事③

    性别差异、体格不同以及性格区别之上,就决定了森古女士无法在家暴当中占据着主动权,只能默默地当着“被害者”。

    既然注定了自己不可能反抗成功,那么还不如就干脆就不要再反抗,毕竟徒劳的反抗只会更加严重地加剧施暴者那暴虐残忍的情绪——所以面对着家暴男那一句比一句更加伤人、更加无理取闹的话语,森古女士为了保护自己,很明智地选择闭上了自己的嘴巴不再继续跟他争辩下去。无声与沉默在家暴男看来也许就是“妥协”的一种,但是在森古女士看来,这却是一种另类的、不会伤害到自己的“反抗”。

    所以“离婚”的话题并不仅仅只是出现了那么一次而已,每一次鼓起勇气的森古女士都会重新再和家暴男提起这个禁忌的话题。

    虽然一直都是以森古女士的沉默作为收场就对了。

    而正是这一次又一次的提起,让家暴男终于隐隐约约之间察觉到了森古女士心里是真的有想要逃离自己身边的想法、并不仅仅只是一时兴起而已,所以家暴男很快就从一开始的破口怒骂,逐渐转变成为了现在的威胁。

    威胁的方式有很多种。

    毕竟森古女士和那个自私自利、满脑子只有自己一个人存在的家暴男不一样,她有很多牵挂以及必须要照顾的人。

    家暴男威胁着如同森古女士敢和律师提出离婚的话,那么他直到死也都不会放过她的!森古女士不是很疼爱自己那可爱的女儿么?那么到了离婚诉讼的那个时候,家暴男就会费劲所有的关系将女儿判给自己……毕竟他有工作有家产,比森古女士这个全职家庭主妇更有能力抚养女儿健康成长不是么?然后成功之后就让女儿作为森古女士的代替品,在森古女士看不到的地方尽情地在女儿身上施暴!

    ——你想逃?那你能带着女儿一起逃么?

    家暴男就是这么恶狠狠地威胁着的,完全就没有想过森古女士的女儿也是他自己的女儿、身上也流着和他一样的血。

    先别说森古女士无法抛下自己的女儿在那个残暴的家暴男身边不管不顾,就算森古女士真的可以狠下心完全不关自己的女儿也完全没有用,家暴男依旧可以让森古女士在离婚成功之后也完全没有什么好日子可以过!

    都已经结婚这么多年了,谁会不知道她的老家在哪里而她的父母又是谁呢?

    找几个地痞流氓过去天天捣乱还不简单?

    可以狠下心不管自己的女儿的未来会变得如何,难道还能继续狠下心不管自己那年迈、本该享清福的双亲么?真的可以咬牙抛下所有对于自己而言非常重要的人,只为了可以躲开一个人从而让自己获得一时的安宁?不得不说,这个家暴男不仅人渣得完全无可救药,而且威胁起来还挺有模有样的……如果森古女士真的有如此狠的一颗心,那么她也就不是一个性格懦弱的人了,从一开始就不会有被这个家暴男给家暴的可能性了。

    正是抓住了森古女士心里惦记牵挂着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这一点,家暴男轻而易举地就可以把森古女士随心所欲地操作在自己手上。

    估计是大大地满足了他那肮脏而又丑陋的操控欲。

    在那本日记上还记载着,森古女士曾经有一次也鼓起生平以来可以说是最大的勇气,趁着家暴男因为工事而出差的那几天时间里带着自己的女儿逃走了……双亲萘胺的事情她还没有来得及考虑,那个时候她只想着带着自己的女儿逃得越远越好。

    怎么可能在那个恶魔的家暴之下,浑浑噩噩地过完自己的一生呢?

    森古女士直到现在也佩服她当初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认为也许是女儿那双渴求而又忍耐的眼神深深地激励了自己。

    然而让人只觉得可惜的是,森古女士这一场逃亡之旅还完全没过上几天的时间,就直接被迫画上了一个作为终结的句号——好不容易出差回来的家暴男在看到自己那空无一人的家的第一时间里,他并没有惊慌失措,也没有让自己大费周章地动手去疯狂地寻找森古女士那对母女。家暴男仅仅只是一脸平静地放下行李出了门,来到了警察局,然后在警察面前像模像样地哭诉自己的妻子失踪了好几天就完全足够了。

    毕竟他们还没有离婚不是么?

    无论是出门被坏人给拐卖还是赌气来个离家出走什么的,警察都会帮他找到那对肯定完全逃不了多远的母女。

    于是就这么被找到了也是理所自然的事情了。

    然而被警察找到不是最恐怖的事情,最恐怖的,是被找到之后所要发生的事情啊……果不其然,那个家暴男在警察面前直接一脸深情而又痛苦地抱紧了自己,完全没有怪自己离家出走,而是责怪着都是自己的错。

    看着那张外人面前就变得极为陌生起来的脸,森古女士心里却是冷得可怕,冷到了甚至连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了。

    ——时至今日她还回去相信这个人渣的嘴脸就怪了!

    然后被家暴男相拥浑浑噩噩的回到家之后,迎接森古女士的“惩罚”,自然就是家暴男那变得更加变本加厉的家暴了……因为这一次是森古女士带着女儿一起逃的,所以家暴男就直接当着森古女士的面,第一次对自己的女儿下了重重的毒手!也许这是家暴男对自己的一种警告,也许仅仅只是家暴男十分单纯地早就想要这么干了,反正在日记上那潦草而又模糊的字迹,足以见证森古女士当时那混乱而又崩溃的心。

    森古女士就这么原原本本地将这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和那个一直建议自己赶紧去离婚的闺蜜全部都说了出来。

    她不是不想离婚,而是真的没有办法离婚好么?

    而听完了这些难以启齿的一切之后,闺蜜估计也因为家暴男那可以说是“穷追不舍”的威胁而有点犯难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