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百五十二章、出动之事⑥

    像她这么聪明也是没谁了不是么?

    总之,面对步川小姐那边如此义正辞严地控诉她“滥用职权”的指控,莉莉也没有什么“竟然被拆穿了”的慌乱。

    “哎呀哎呀,到底是不是‘滥用职权’呢?方正组织那边也完全没有说过我不可以这样子做的不是么?”估计心里面也是清楚自己的做法的确有点不合常规,所以莉莉还故意对着步川小姐装傻了那么一下,满脸都是你奈我何的笑嘻嘻模样。

    这话说得可真是……

    好吧,步川小姐这边的确也是找不到什么可以让自己反驳的地方,毕竟的确组织确实没有明确规定不可以让主控者这么做。

    不过确定这不是在钻组织规则漏洞里面的小空档么?喂喂喂,如果这样子下来之后莉莉被组织给发现了的话,就算没有因此而造成什么不良的情况,但是这也算是“违规”中别样的一种,绝对会被组织给好好地“杀鸡儆猴”一番的吧?在步川小姐还在忍不住为莉莉为何这么浪而感到困惑的时候,莉莉却依旧还是一脸的无所谓:“话说回来,人家森古女士现在可是正处于危机当中,你现在还在纠结这种小事真的好么?”

    ——拜托,这种才不是什么鬼的“小事”吧!

    步川小姐都快要被莉莉这种几乎可以说是无赖的态度给彻底打败了,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浪还一脸无所谓的人呢。

    不过这个时候诚然已经是“木已成舟”的情况了,毕竟扫除任务都已经被分配到了步川小姐的头上了,她这边又能有什么办法呢?难不成让莉莉重新把扫除任务给收回去不成?呵呵呵,看莉莉现在这幅态度,估计是绝对不可能的。

    所以步川小姐这边也是没有办法了,最后无语地看了一眼莉莉一眼之后,便慢慢悠悠地从自己的位置上有点磨蹭地站了起来。

    不做没办法啊!

    要是因为这个小小的任务而直接影响了她整体的评价才是真正的“因小失大”了啊!

    “啧,要是没有很高的劳务费的话我可是不会高兴的啊。”毕竟现在着可是完全心不甘情不愿的情况,所以步川小姐情不自禁之间就撇着自己的嘴巴,充满怨念地在嘴巴上直接暗自嘀咕了这么一句……毕竟步川小姐的身价辣么高(?),每一次她出去执行任务可都是能从组织那边赚到外快的好么?在嘀咕完了之后,步川小姐也没有去看莉莉和八木瞳两个人到底有没有听见自己的这一句抱怨声,便直接上路了。

    #步川小姐:请务必不要再使用“上路”这个容易让人误会的词语了#

    在赶去森古女士之前在电话里面稍微提及到过的地址的路上,步川小姐为了稍微多一点了解到这个扫除任务的基本情况,便在自己一边赶路的时候,一边拿着自己的手机看着上面那被情报者给调查得极为详细的各种情报。

    然后这一看就马上有点停不下来了,步川小姐一时忍不住就稍微多看了几眼,路上有什么情况发生都没有怎么去注意了。

    好像稍微有点理解莉莉为什么会对这个扫除任务态度那么奇怪了?

    在完全一字不漏地看完了上面所有的情报之后,步川小姐情不自禁之间就稍微挑了一下自己的眉头,脸上的表情倒是显得有点意外的样子……总而言之,这个扫除任务的基本情况和步川小姐之前根据电话里面的蛛丝马迹而做出来的设想完全就差不了多少,森古女士确实就是长期以来都忍受着被家暴的日子,而她委托给WCO想要扫除掉的人,毫无疑问当然就是那么一直对她实行着残酷家暴的丈夫了。

    实际上,这个世界里很多的婚姻都不是能用“幸福”二字可以形容的,而森古女士明显就是那些不幸福的成员之一了。

    而且“家暴”这种事情确实是十分频发的。

    和那些婚姻充满不幸的女性差不多都是同样的一个套路,与森古女士结婚的那个家暴男最开始也并不是“家暴男”——起码在森古女士恋爱时期里面这个家暴男真心表现得完全滴水不漏,让人完全想不到他会是这种动不动就出手打妻子的人。

    然后在家暴男各种蜜罐地灌溉之下森古女士迷迷糊糊地结了婚,虽然度过了一段幸福的日子,但这种美好的日子却也没有维持多久。

    于是噩梦就这么来临了。

    不知道到底因为什么样子的小事情,家暴男终于在一无所知的森古女士面前暴露出了自己那极为凶残的一幕,而家暴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就这么持续了下去……虽然说每次在家暴完了之后的第二天早上,家暴男都会以泪洗面地跪在森古女士面前恳求原谅并表示自己再也不会这样子了、而森古女士也因为心软而一次又一次地原谅了他,但是事隔完全没有多久的时间,家暴男又会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继续进行家暴。

    这样子的过程真的让人绝望而又痛苦,森古女士享受着家暴男难得温柔的一面,又畏惧着下一次的家暴会让自己变成什么样子。

    森古女士日子便就这么逐渐变得战战兢兢。

    根据情报者的细心调查,这个家暴男似乎真的十分擅长表面一套里面一套的变脸功夫,要不然最初在恋爱时期也不会在森古女士面前表现得完全滴水不漏吧?只是这份伪装在结了婚之后,就直接彻底褪了下来。

    起码从家暴男对森古女士开始使用暴力以来,就完全没有人能发觉到他这凶残粗暴的一面,街坊邻居也都是如此不曾发觉到什么。

    ——用着高超的伪装技巧,在外人的心目中全程保持着温文尔雅的传统好男人形象。

    毕竟这个男人实在是太擅长在别人面前伪装自己了,所以估计这种事情说出去也不会有什么人相信,就算森古女士这边说得再怎么严重,人家那边肯定也只是会单方面地认为“夫妻俩闹别扭吵架了”的小小程度而已。(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