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百四十六章、第二通电话④

    而且也许迫使着森古女士本人直接做出了这种打电话给wco、向主控者的莉莉委托下“扫除任务”的行为,也许并不是森古女士因为自己的生命安危无法得到保障,而是完全看不得自己的孩子受到胁迫甚至还受到危害——很明显莉莉也是十分理解森古女士那边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所以她又一次轻声宽慰了她几句,然后又出声问道:“既然你现在不能直说,就是说您要扫除的‘那个人’就在身边不远处对吧?”

    “没、没错……”

    深呼吸了一口气勉强平静下了自己波澜起伏的心情,电话里的森古女士最终还是恢复了之前在说话的时候还算是镇定的模样。

    不过也许是电话那边的事态严重程度升级了,步川小姐直接就听到了电话那边的那个小孩子忽然之间就是一声尖锐乃至有点歇斯底里的尖叫声,之前隐忍得很好的哭声瞬间就全部爆发了出来,一直重复着“不要不要不要”几个十分单调而又充满无助的字眼——森古女士的声音也是在瞬间就变得有点高亢起来甚至说话还十分得急促,之前她那被隐藏得很好的惊恐之情,同样也在这个时候直接就毫无保留地全部爆发了出来。

    森古女士应该是下一刻就故意伸手捂住了话筒那用来说话的位置,所以她这个时候到底在说什么步川小姐和莉莉都没有听清楚。

    不过可以猜得到她应该是在阻止事态变得更加严重不可收拾。

    事情发展到了现在这幅模样,步川小姐自然也已经可以猜得到这一次的事件到底围绕着什么样子的主题,肯定和“家暴”脱不了什么干系……正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遇上这种事情自然也只能将一切希望寄托在虚无缥缈却又让人幸存一点期待的wco上了吧?

    在这种事情上报警的作用的确不怎么大

    就算在被家暴的途中直接完全不堪忍受地报警了,但是要是自身的运气不好的话,实际上很大几率是会遇上那种不管事的警官。

    如此一来估计也就只能头疼地以“你们小两口子的事情直接自行解决吧”简单地作为收场,而且不说完全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家暴的问题,反而还会“报警”还会直接更加激怒那个家暴男,让他把家暴弄得更加兴起、更加残暴而已——如果想要一次性直接永远地解决这种时时刻刻都威胁自己以及孩子生命安全的“麻烦”,仅仅只是简单地报警又有什么用呢?好运气遇上了一个管事的警察,人家又要怎么管才好呢?

    顶多也就是一顿皮肉不痛的“批评教育”而已,被家暴的人又不是他们,他们又怎么知道那到底是有多么得痛苦。

    精神压力什么的更是不堪重负。

    而且那个家暴男在被“批评教育”了之后也完全可以在表面上把所有功夫都做得完美无比,弄出一副“自己已经完全虚心悔过、绝对改过自新”的三好丈夫样子,可是一旦回到加重关上了大门挡住别人视线之后,谁又知道他是不是又“旧病复发”了?

    说到底,这种事情在别人眼中看来也仅仅只是别人家里面的“家务事”而已,难以插手不说又感觉对此不忍直视。

    所以还不如直接一开始就装作看不见。

    就算可以有“离婚”这个途径,可是“离婚”这种事情是可以单凭一个人就能直接单方面全权决定下来的么?家暴男几乎都是一个样,控制不住打妻子又不想让妻子逃走,直接咬死不要离婚也完全没有办法不是么?法官那边也完全可以直接就用“两人之间尚有感情基础、男方也有悔过决心”为理由,荒谬地愣是不让他们离婚,到时候脸皮都已经撕得那么破了,估计回到家就是一顿家暴,别想自己身上有几块好肉存在了。

    反正一开始的时候女性对于“家暴”没有什么防抗的能力,那么到最后估计也反抗不了。

    只能依靠外力来帮助自己脱离苦海。

    而且其他的因素暂且不说,在这个世界也总是不会缺少那种总喜欢会说“好歹也为了你们之间孩子着想啊”“孩子不能没有爸爸啊”“这个世界上哪不会吵架的夫妻啊”“忍忍就可以直接过去了”的家伙。

    家暴可是会威胁到生命的好么?

    ——在被家暴男杀掉之前,那么也只能首先杀掉对方了。

    可是如果是真的到了那样子的时候,实际上大部分被家暴的女性也没有那个胆子去动手,也仅仅只是在自己的脑袋来回浮现这个想法而已。然后就在这个时候面前直接出现了wco这个完全不需要自己亲自动手、就能让自己直接轻轻松松甚至后顾无忧的杀人渠道,那么无论这个组织到底是真还是假,那些已经被完全家暴男逼入绝境里面的女性肯定就会像溺水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死死将其地拽住不肯松手的。

    想来这个森古女士也应该是如此的套路。

    不过听莉莉刚才说得那些话,森古女士应该是上一次有打过电话来要委托任务吧?仅仅只是因为各种原因而没有成功委托下来而已……然后森古女士应该是稳住了那个家暴男的情绪,重新接起了电话来:“抱歉,刚才稍微发生了一点事情,所以离开了那么一下。”

    “那个人手上有武器么?”

    莉莉当然知道大概的情况当然不会在这一点上纠结下去,所以直接就紧随其后地继续询问了下去。

    “yes。”

    面对这个重要的问题,森古女士直接就十分快速而又简洁地回答了一句,估计是早就想要提及到这一点而苦恼自己没有办法自己提起来而已。然后还没有等莉莉继续说什么,步川小姐就直接就听到了电话那边又传了一阵十分粗犷而又大声的男声,语气十分得不好,正在那里暴躁地低吼着“不要点太少了啊”。直接就让正在打电话当中的森古女士直接倒吸了一口冷气,连忙回过头去像是回答又像是安抚一样地说了一句。

    “我知道我知道,你冷静一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