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百四十五章、第二通电话③

    随着莉莉嘴里的话语逐渐说出口,电话的另一头也是跟着同一时间渐渐没有了声音,到最后就直接再次陷入到了如死一般的寂静当中。

    不过说到底现在和刚才同样处于沉默当中的情况有那么些许不一样的地方,毕竟这一次的步川小姐可是大胆地猜测这个被莉莉给称呼为“森古女士”的女性,也许周遭身边发生了什么让人不能预料的危险的不是么?所以步川小姐自然就直接多了那么一个心眼,故意竖起了自己的耳朵,认真地去倾听在电话那边除了森古女士本人那有些单薄的呼吸声以外,是不是还有什么其他让人感觉到耐人寻味的动静。

    果然完全不出所料,步川小姐这边想得倒是不错,她确实就是听到了游离在呼吸声之外的、十分轻微的嘈杂声。

    好像夹杂着什么东西撞到什么上来的碰击声。

    那些完全听不出这到底是因为发生了什么而制造出来的动静和此时森古女士的呼吸声相比较起来,听起来的确是轻上了许多,就好像事发地点距离森古女士现在打电话的地方稍微有上一段不小的距离。

    不过手机亦或者座机实际上收音效果也就在那么一段距离之内而已。

    现在步川小姐能够从电话中听得到动静的话,也就从侧面证明着这个事发地点实际上并不是她刚才所想象得那么遥远吧?

    估计那也仅仅是几米的距离而已,要不然这个森古女士在给wco打电话的时候也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子的小心翼翼,而且还如此煞费苦心地冒着“一不小心就会被人给直接挂掉电话”的风险,来用“外卖”隐藏自己打电话的真实意图了——而且步川小姐绝对应该不是自己这边出现了什么幻听,她好像确实是在那一阵紧接着一阵的轻微嘈杂声当中,听到了好几声声线十分稚嫩、貌似年纪并不怎么大的哭泣声?

    至于为什么说步川小姐刚才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什么幻听,实际上是因为这个有些稚嫩的哭泣声并不是一直出现。

    而是在偶然之间才会时不时地冒上那么小小的几声来。

    不过想到森古女士那边的情况比较复杂,说不定身边不远处就有一个可怕的“大魔王”(你是在指你自己么步川小姐?)存在考验着人的精神抗折磨能力,而且步川小姐这边可是都已经如此清晰地听到那么多声来了,应该就不可能会是什么鬼的“幻听”了吧?再者说了,这样子偶然之间会发泄出几声来的沉闷哭泣声让听的人着实感觉有点慎得慌,就好像那个哭泣的小孩子是被什么可怕的人给强行要求憋着不要哭出来一样。

    反正电话那边真实的情况究竟是什么虽然现在步川小姐还不怎么清楚,但是森古女士的处境极为糟糕诚然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搞不好别说那个小孩子,就连她自己自身的生命安全都会被威胁到呢。

    虽然说步川小姐觉得这种情况已经十分糟糕的事情应该尽快去报警,而不是过来如此天真地依靠wco这个莫名其妙的组织就对了……嗯,好吧,为wco拼死工作、还拿着那么巨额的工资的步川小姐说组织不可靠也完全不对啦。

    毕竟讲道理的话,wco比起警方来说即便破案的能力完全不行,但是光论杀人效率却是可以直接甩开警方好几条街的啊!

    #↑和警察比杀人是几个意思?#

    总而言之,步川小姐这边也是很快就注意到此时此刻和森古女士正在通话中的莉莉,脸上表情也绝对算不上什么轻松亦或者漫不经心,估计也是和步川小姐一样听到了在那阵轻微嘈杂声之下时不时会传过来几声的、完全就是属于小孩子特有的哭啼声……电话传递过来的声音步川小姐可以听得到,没道理莉莉这边就听不到,所以步川小姐完全可以看得见莉莉的嘴唇因为内心的慎重而逐渐抿紧了起来呢。

    等等——

    这么说起来的话,也许森古女士刚才莫名其妙地沉默下来并不是感到难言之隐什么的,而是故意让她们可以从电话中听到其他声音?

    毕竟在“点外卖”的途中忽然之间沉默下来什么话都没说,在别人的眼中看来就是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呢。从打来电话的一开始行动说话就如此谨慎小心的森古女士,实在是没有道理智商一言不合就直接下线掉的。

    想来就是森古女士就是为了向步川小姐她们透露出自己此时处境的一点情况,才终于鼓起勇气这么干出来的。

    毋庸置疑,她这样子绝对就是在冒着一定的风险。

    应该是觉得现在沉默的时间已经够长了,所以为了不引起“那个人”对自己这边的注意,森古女士终于就又发出了声音,承认了一句:“是的,你刚才重复的菜单并没有说错,我确实是点了那些东西。”在这一句话当中,实际上也就仅仅只有那么两个“是的”的字可以听,后面的那些话都是森古女士为了给自己刚才一阵莫名其妙的沉默时间找一个比较合理一点的理由而直接临时直接随便瞎编出来的。

    虽然说这边知道实情的莉莉听起来会感觉好像有点怪怪的,但是外人在连接前后文之后再听起来,倒也不是显得那么得奇怪。

    反正森古女士的机智在此时展现得淋漓尽致。

    不过话说回来,步川小姐并不知道为什么森古女士在刚才说话的时候,她的声音会忽然之间就变得那么喑哑低沉,其中好像还带着一点充满苦楚而又无奈的干涩之感……也许这种心情波动的转变,是被之前那几声属于小孩子的哭泣声给弄的吧?

    稍微联系一下就能想得到这个小孩子和森古女士之间的关系,肯定就是相互存在着血缘关系的亲人,而且应该是亲生的孩子。

    听到自己的孩子在哭,哪个为人母的女性会无动于衷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