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百三十九章、第一通电话①

    听到了电话那完全就是自言自语的声音,不止步川小姐这边诧异地挑了挑自己的眉头,就连莉莉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估计也是瞬间就觉得这个打进来地电话不似寻常的“委托电话”吧?

    可惜也许是“主控者”也有自己的规章制度需要遵守,所以莉莉并没有在第一时间里面就挂掉了电话,而是继续保持着自己脸上服务性绝对可以获得满分的微笑,颇为锲而不舍地再度十分好脾气地问了一句:“这里是‘世界扫除组织’,请问您需要委托什么扫除任务吗?就算是多么讨人厌的家伙,只要你愿意说出来,我们就可以轻轻松松地为您扫除掉哦~不仅全程免费还没有代价这种东西,所以您完全不需要什么顾虑的~”

    如果不是提前知道这里是wco专线的话,那么步川小姐还真心感觉这里不像什么正经地方,反而还像是某种蛊惑别人入坑的传销窝点。

    没听见莉莉那种充满诱惑性的语气简直就像是传销人员再现么?

    然而电话另一头的那个家伙不知道是真的没有注意到、还是专门故意假装自己没有听见,反正她完全没有任何想要回话的意思,继续自顾自地暗自嘀咕道:“哎呀哎呀,真是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电话竟然是真的啊?”

    既然心里面对此有着怀疑的话,那么一开始就不要拨出电话好不好啊!好歹珍惜一下自己的电话费啊!难道电话费不是钱么!

    ——步川小姐的眼睛里卖弄也就只能看到“钱钱钱”了。

    “不行不行,我还是感觉很不可思议啊……喂喂,你这个听不出原声又十分难听、如同机械人一般的电流音,确定这个电话不是什么高端的恶作剧亦或者新型诈骗吧?”想不到直接就被如此任性地换了一个话题询问了起来、而且还被人家给缺心眼地称呼为了“难听像是机器人一样的电流音”,莉莉的嘴角很明显就抽搐了一下,但是她依旧还是努力保持自己的笑容没有变质,勉强说了一句“我保证绝对不是”。

    “话说回来,你这种神奇的变音是怎么弄到的啊?我也很想试试看啊!”

    然而莉莉依旧白白浪费了自己的控制力,因为电话对面的那个家伙压根就没有在意莉莉这边回答了什么,自顾自又问出了新的问题来。

    呵呵呵,诚然就是想到哪一出就是哪一出的麻烦家伙呢——莉莉深呼吸了一口气竭力让自己本来应该完美至极服务态度不要出现什么裂痕,但是总归来说这个家伙还是太欠扁了!从这些自以为是、完全听不懂人话的说话方式中就透露着一股欠扁的气息!

    忍不住“咯吱咯吱”地狠狠磨了磨自己的牙槽,莉莉眼神那叫一个凶恶可怕,但是她最终还是遵从自己的规章制度再次缓和了点心情。

    “抱歉,这是商业机密,所以我不可能说的哦~”

    当然的事情,话里面所谓的“商业机密”全部都是假的,仅仅只是莉莉这边不想老老实实地说出来而已。毕竟在通话当中将自己的声音给变掉实际上早就已经是个烂大街的技术了,稍微懂点的罪犯的都可以弄得出来,估计也就是wco里面的这项技术会稍微高明一点而已,不过却也“万变不离其宗”不是么?现在的重点是组织的这个电话是用来接受别人委托下来的扫除任务,可不是让那些讨人厌的家伙用来讨论这些东西的。

    然而步川小姐这边却是觉得,这个莫名其妙的电话真的可以直接挂掉算了,她感觉打电话的这个人不是缺心眼就是脑袋里面有坑。

    正常人会大大咧咧地会在这种明显就十分诡异的电话上讨论这些东西么?

    总之一个任性的话题结束了,但是莉莉还没有拉回正题上,电话那头的家伙又任性地说出另外一个完全不相干的话题来:“不过这种可以随便帮助任何人‘清扫讨厌东西’的神秘组织,真的这么简简单单就可以随便联系上了?”

    神特么又开始质疑起来了……

    莉莉真心觉得自己的耐心都快要被磨没了,但是注意到自己隔壁的八木瞳正在饶有兴致地好戏,她是愣是有了一种不想服输的傻念头。

    “保证童叟无欺啊亲!”

    ——竟然连“亲”这种字眼都特么口不择言地说出来了。

    不过现在话又说回来,先别说电话那头的那个家伙说说的这些话怎么会是如此让人不忍直视地蠢比、浑然在无形之间就透露出了一股“蠢天然”的傻劲,要知道步川小姐这边一开始听还完全没有什么其他特殊的感觉,但是随着莉莉和“那个家伙”两人之间的对话逐渐拉伸开来,她怎么就莫名其妙地感觉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声音好像有那么一点点的耳熟?而且不仅如此,就连那语气之间的套路也是同样感觉有点熟门熟路?

    应该是最近认识的“熟人”才对?

    大概是因为在电话上出过来的声音和本音会稍微有点不同之处,所以步川小姐直到现在才意识到自己或许认识电话另一头的那个人。

    正当这个时候步川小姐为这么熟悉的声音以及语气而忍不住各种疑惑的时候,在电话的那边忽然之间就又冒出了一个明显就是属于另外一个人的声音来,语气中带着一丝的惊异:“卧槽,你这个死蠢竟然还真的打了这个电话啊?”

    此时的声音比之前的声音音量要稍微轻一点,所以步川小姐就直接猜测,说话的这个人应该就在打电话那个人身边的附近才对。

    “唔,打了又怎么样呢?”

    而最开始说话的那个被叫着“死蠢”的家伙却显得十分不以为然,连说话的感觉都是辣么得无辜自然,仿佛自己做得事情就是天经地义一般!于是那个在后面出现的、语气比前者要稍微重上那么一点的声音,直接就带着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直冲冲就说着话道:“还能怎么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