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百三十五章、谎言之事③

    没有错,像步川小姐那样子拙劣至极、完全没有什么技巧可言的谎言终究嫩得很,压根就挡不住事实的真相滚滚而来啊!

    虽然说心里面明明就知道自己对面的的这两个诚然在不知不觉之间就已经沉溺在“探求真相”当中的家伙们,是完全不可能知道自己就是她们嘴巴里口口声声地说着的“那个人”,但是步川小姐这边却依旧还是感觉谜一样的无颜以对。

    想不到这一天来临得这么快呢。

    步川小姐忍不住一边感慨着因果报应真是屡试不爽,一边就伸手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就别提她现在这幅样子有多么忧伤了。

    所以说,莉莉如果真的可以在网络上找到任何有关步川小姐身后的“神秘家族”的信息就真特么怪了,因为这个世界上真的压根就没有这种家族啊——被说“神秘家族”到底厉害不厉害了,毕竟可以就连“家族”这个本身就不存在,又怎么可能在网上看到相关的信息呢?被莉莉如此毫不留情地拆穿了一脸,重点是人家那一句句还讲得那么有道理得让人无法反驳什么,真是让步川小姐真心感觉自己的脸在这个时候火辣辣地疼得厉害。

    也许在这次“打假行动”(?)过后,八木瞳心目中长期以外对步川小姐的那种“完美女神”形象,就此直接全部破灭也说不定呢。

    谁让步川小姐本身就不是什么女神呢?

    ——真是抱歉啊,你一直憧憬的“女神”就是这种满嘴胡话、说出来的话十句里面甚至都没有一句可以相信的穷逼。

    本来以为那个内心对步川小姐极为执拗的八木瞳被莉莉的这么一大盆冷水狠狠地浇在头上之后,要么会因为无法接受现实而直接陷入了满脸呆滞的懵逼状态,要么就是抗拒这种让人幻灭的现实而直接炸毛起来、一言不合就再次和莉莉撕逼起来,反正样子看起来绝对不会在维持在那种自信满满的模样……然而却不料这盆冷水浇了就等于白浇,八木瞳没有一点觉得荒谬亦或者无法接受,反而那双在厚厚镜片下的眼睛更加闪耀了起来。

    “就是这点啊!!”

    “哈?”

    被八木瞳这前言不搭后语的叫声给吓了一跳,莉莉用着错愕的眼神望了过去,仿佛在看待某种又犯病起来的精神病一样。

    “莉莉你说得的确没有错,但是你却忽略了另一种可能性哦——”带点卖关子意味地轻轻挑了挑自己的眉头,八木瞳有点兴奋得情难自禁地移动着自己身子下的座椅直接顺时针转了一圈,让莉莉那双原本错愕的眼神逐渐变得愈发怜悯了起来。

    之前被八木瞳那么一说还真心觉得自己确实是有可能错怪了人家,但是再去看看现在她这幅模样,不就是“臆想症”再度开端了么?

    哪里还什么其他的可能性啊?

    在这种极度的兴奋之下,八木瞳浑身都带着一种激动的颤栗,在被厚厚眼镜片挡着的眼睛当中也浮动着点点的狂热之色,诚然已经完全不想去管莉莉那绝对就是在无形挑衅自己作为“天才”威严的诡异眼神……只见着双脚一踩地板停止下了座椅旋转的八木瞳,随之就用力地一拍自己座椅上边上的扶手,情难自禁地大声道:“难道莉莉你就没有想过,不是网络上没有‘那个人’的任何信息,而是你找不到而已么?”

    诶?

    毕竟从来都没有想过也许会有这种可能性,所以现在被八木瞳这么一提醒莉莉自然马上就位置一愣,甚至连思维都跟着呆滞了一下。

    不过这么说起来的话,好像的确有不太对经的地方?忍不住就抿了抿嘴唇,莉莉届时才稍微意识到了些许的诡异——没有错,莉莉确实没有在网络上看到任何有关于步川小姐本人的信息毫无疑问,但是这本身就不可能不是么?

    无论究竟是不是一个平凡的学生,只要是在学校上学的话,就肯定在那所学校里面有着有关于自身详情的学籍档案。

    毋庸置疑,步川小姐肯定也会有着自己的学籍档案。

    虽然说在网络上确实不能直接普普通通得搜到这种几乎记载着学生全身家当的学籍档案、想要看到自然还是需要动用一点比较高级的“特殊技巧”,但是如果仅仅只是“名字”这种无关痛痒的程度而已的话,还是可是简简单单不用靠任何外力就在学校的网络上找到的吧?就比如说入学考试之后出来的“入学班级名单”,可都是有在学校网络上公布出来,以供那些参加入学考试的学生们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入学成功。

    所以只要是成功入学的学生,就算本身再不引人注目、没有什么特殊的事迹可以发扬,但也绝对会有一个名字在学校网站那边的。

    然而……

    正如莉莉之前口口声声所说的一样,她的确是真的没有在网络上找到任何有关于步川小姐的信息,甚至也没有没有发现到步川小姐的名字出现在学校那边的网络上,就仿佛步川小姐从来都没有入学过甚至也没有毕业过的样子。

    之前深信不疑地认定八木瞳靠着自己的“臆想症”虚构出了“步川依芙”这么一个人来,就是和这一点脱不了什么干系。

    可是八木瞳刚才忽然那么一说,莉莉还真的没有底了。

    毕竟曾经的三年时间里面,八木瞳所有说的有关于“步川依芙”的事情都是那么得栩栩如生,每一件都是如数家珍般不厌其烦地讲来讲去,而且随着时间的推进新的事情也会跟着出现,就仿佛那些的一切都是在八木瞳亲眼见证下发生在自己眼前的一样(本来就是)!再加上现在性格本该有点冷淡厌世的八木瞳竟然会如此狂热的诉说着这些事情的模样,莉莉心里面终于还是有了那么一点细思恐极的感觉来。

    “你的意思是说——”

    如果八木瞳那边的想法都是正确的话,那么步川小姐的确还是十分恐怖的啊……莉莉想着忍不住就稍微眯了眯自己的眼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