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百二十五章、排斥之事①

    总之,就算“灭迹者”这个职位光是听起来就貌似十分酷炫的样子,但是步川小姐这边却也绝对不会去当的!

    专门挖坑搬尸体什么的简直就是太蠢了。

    不过现在话又说回来了,wco组织也真是不得了,对她这个“断罪者”的利用效率未免也太厉害了一点吧?如果今天这一次步川小姐真的把“主控者”在工作上专用的技术给全部学走了、亦或者稍微想远点就连八木瞳那个“宣传者”的看家本领也学上那么一点的话……卧槽,那么步川小姐估计在wco里面绝对就是要超神了吧?还有谁能够像她这样子随便搁到哪里都能直接独当一面啊?

    传说中的“三好员工”也不过如此啊!

    ——只要一旦想到了这里,步川小姐这边就忽然之间感觉自己明明是这么得有用处,貌似就是工资稍微少了一点呢。

    毕竟只要按照现在这样子节奏继续发展下去的话,只要给步川小姐时间,她绝对就会把组织内所有职位该负责的工作都给学会的。所以说到底去哪里还能找到她这样子“指哪打哪”的超级全能型人才啊?

    用得简直不要太顺手啊!

    像步川小姐这样子优秀到彻底没谱的“人才”还不赶紧加薪?那简直就是完全没有天理的事情(竟然还真敢这么自己夸自己呢)……而且学得越多工作得越多的步川小姐此时此刻完全可以说是“一个人直接当好几个人来使唤”了,所以她因此而“提议加薪”那是极为理所当然的事情不是么?虽然说现在的步川小姐升职成功已经正在面临着“加薪”了,但是加薪再加薪那可是喜上加喜啊!

    正所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个世界上绝对没有那种人傻到会拒绝自己的工资一而再再而三地往上涨的。

    #↑特别是步川小姐更加无法拒绝这种加薪的诱惑#

    于是在利益的驱使之下,贪钱成性、无可救药的步川小姐当然就在这个时候理直气壮地开始考虑自己到底要怎么样子委婉地说出这份“给自己加薪”的请求,而且还要想个充分的理由让这个加薪的要求显得不会那么得突兀。

    然而还没有等步川小姐火力全开地大开脑洞,那边翎则像是忽然之间接到了什么讯息一样,直接拿出里兜里地手机随意地看了一眼。

    见到如此之后,步川小姐的眉头就是微微地一跳。

    在这个时候不看气氛地直接找上门来的,应该就是有关于工作上面的事情吧?毕竟在此之前翎就已经和步川小姐说过了她的工作实际上非常得繁忙,一口气就要监视超级多的人,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充当着变态偷窥狂之类的——而且步川小姐也不是什么实力眼瞎的家伙,她随意朝着翎那边看了一眼,就直接注意到了翎现在正聚精会神看着信息的那把手机,很明显和自己的手机就是同一个款式的。

    这也就是说翎这个时候拿出的这个手机,自然也就是说由组织那边统一给援用分发下来、专门用于工作当中使用的黑科技手机。

    所以不是有关于工作上面的事情又怎么可能呢?

    然后完全就不出步川小姐所料,在看完了手机上面的信息之后翎就十分直截了当地表明自己现在十分得不凑巧还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去忙,所以先让步川小姐呆在这里看八木瞳她们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工作着的。

    之后只要完成了自己的工作,翎自然就会重新回来的。

    还没有等步川小姐这边出声去询问她去完成任务大概需要花费多少的时间,翎那边就已经急不可耐地直接转身走掉了。

    呵呵呵,翎这个家伙就直接这么干脆地走掉了么?所以说她就这么放心步川小姐呆在这种重要的地方、而且隔壁的那两个家伙因为职位问题还是完全就没有什么战斗力的人么?就一点都不怕她忽然之间叛变掉没有人可以组织得了她?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步川小姐忍不住就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毕竟刚才翎走的那可真的是好一个“干净利落”呢,不过才仅仅只是几个眨眼的功夫而已就已经直接失去了身影。

    ——好吧,虽然说wco开出来的工资实在是太丰厚了,直接让步川小姐这边完全不可能会有任何叛变的可能性就对了。

    翎这个家伙就是这么放心地留下了步川小姐一个人呆在这两个不认识的人当中。

    即便八木瞳对于步川小姐来说确实是一个相当熟悉的“老相识”,但是重点是现在她可是完全没有那种想要过去“相认”一下的意思好么?毕竟没有等人家发觉到什么、自己就直接主动暴露出身份来的话,那绝对就是有毛病!

    总之在翎毫无挂念地走掉之后,这个中央控制室里面又没有其他的人出现,自然就只是步川小姐三个人的世界了。

    不知为何,现场的气氛总感觉有点格外得尴尬呢。

    毕竟人家八木瞳和那个侧马尾女孩子明显就是相互熟悉、甚至还关系匪浅的同伴,步川小姐这个断罪者诚然就是一个“外人”,现在又没有翎这个家伙充当着她们之间相互良好沟通的“桥梁”,现场气氛自然是尴尬得不得了。

    并没有人有一大堆的问题想要问步川小姐。

    毕竟在这里的人也都不是什么小孩子了,而且从组织里面培养出来的人,无一例外对于被人防备心都比较重。

    即便都是为同一个组织所工作着的“同事”,但是也绝对不会是所有人都像樱田诗织那样子遇上一个“同事”就直接敞开心扉地各种靠近乎着,更多的人是对“同事”保持一定以上的距离……虽说并不是什么冷漠的疏远,但也绝对不是热热乎乎的相处,除非是真的对人家完全知根知底,之后才会会跟着熟稔起来的。而对于步川小姐这个极为神秘的“断罪者”的好奇心,实际上来得也快、但是去得也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