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百二十三章、天才之事③

    因为就是看着和自己迷恋之人那么想象的步川小姐各种不爽,所以八木瞳才一反常态,不善地说出有点针对的话语来。

    而被八木瞳针对的步川小姐对人家有着误解,自然这个时候也不会多么在意的。

    再者说了,那些看似绵里藏针的话实际上也完全不能算在那种“太过分”的范畴之内,所以除了步川小姐对八木瞳原本就“熟悉”的人以外,其他的人同样也是没有在八木瞳和步川小姐的对话之中多想了什么……而且光是看着就明白八木瞳她们肯定是共同处事很久时间的“小团体”,然后忽然之间就加入了一个全新的成员来,那个新进的成员届时会被这两个“老成员”给轮流调侃那不是再为正常不过的事情么?

    反正权当这是给新加入小团里面的“新人”一场“充满爱与正义的试炼”,自然没有人想到实际上八木瞳对步川小姐有着敌意。

    ——虽然步川小姐完全不是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新人就对了。

    在其中唯一察觉到了那么一点猫腻之处的,自然就是那已经从自己的座椅上站起来、貌似和那个八木瞳关系匪浅的“主控者”。所以在翎和步川小姐都不甚在意的时候,她是用着有点诧异的眼神稍微瞄了一眼八木瞳。

    她们两人之间的关系的确不是普通的“同事”。

    当然,这名梳着侧马尾的“主控者”并非是什么拥有特殊的一技之长的“天才”,反而的的确确就是八木瞳口中一直充满不屑地嫌弃着的那种没有智商的“笨蛋”……然而就算那个心高气傲的八木瞳一向都看不起那些无法在天赋上超越自己的平凡人,但是要知道她们两个人可是从被组织收养开始就被分到了同一组、然后就这么在组织的培养下一同努力学习直到长大成人,没有点亲情也是有点友情的。

    所以正是有了这份羁绊的存在,八木瞳就缓和了一点自己不友善的态度,把她看成了那种“还是稍微能抢救一下”的笨蛋。

    #↑喂,依旧还是笨蛋吧!#

    虽然一起工作的时候一直都被八木瞳给嫌弃着自己的平庸、没有在什么特定的领域上有所建树,但是两人在工作时朝夕相伴的相处时间却是货真价实存在的,所以这个侧马尾女孩还是比较清楚自己这位同伴到底是什么样的货色。

    看不起别人,歧视着别人,心中的自我优越感强烈得简直让人完全无法忍受,从来就没有拿过正眼去瞧什么其他人。

    就连她这种关系亲密的“友人”也是被嫌弃居多好么?

    八木瞳的世界很小,里面仅仅只有那么一个孤高的自己孤零零地存在着,强烈地排斥着身边有任何人可以和自己平等相处,仿佛只要那样子的话就会因此而失去自己该有的骄傲一样——俗话说得好,“天才和疯子只有一线之差”,八木瞳诚然因为自己这份恃才傲物的心态直接病态得达到了那种“和这些无知愚蠢的平凡人们多说哪怕只有一句话自己的智商就会直接呈直线被拉低下去“的可怕程度。

    这绝对已经是一种别样的中二病了。

    虽然在计算机上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八木瞳确实有这种用自己的智商傲视碾压别人的资格,但是果然是病就是需要去治疗的呢。

    然后再话说回来,现在出现在眼前的这位“断罪者“应该在八木瞳的眼中就是那种完全不能达成交流条件的“笨蛋”才对,否则在一开始翎说话给她们介绍人家一开始,她也不会自顾自地用着那种完全无视人的态度了。

    可是为什么在忽然之间,持着自我骄傲不会和任何平庸者说话的八木瞳一言不合就对人家变得有点咄咄逼人起来了呢?

    难道这个断罪者有什么特殊之处不成么?

    毕竟这是事关自己唯一一个相互成长起来的诱人(虽然也许八木瞳那边完全不会承认这一点的),而且本身步川小姐这个被组织重金聘请过来的“断罪者”也神神秘秘得让人产生出了些许的好奇心来,所以这名侧马尾女孩自然无法在情绪上隐藏住自己对这些好奇得不得了的杂役……然后一时之间没有留意,她就情不自禁地多看了几眼步川小姐,而后者依旧还是一脸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的平静。

    总之,这场难得的“好戏”就这么上演了一段时间。

    估计翎这个家伙对于这种小规模的欺负人戏码十分得有兴趣,所以她从头至尾都是十分恶意地站在旁边看着这份热闹。

    虽然说八木瞳因为自身完全拒绝和别人交流从而导致自己和别人交际的语言能力稍微有点弱化了、毒舌的战斗力自然也不会强到哪里去,而且步川小姐本身就是一个毒舌到让人想要自杀的货,完全就不需要别人专门过来帮助自己解围。

    但是作为一个比步川小姐职位还要上层的检测者,难道翎就不应该展现一下自己作为“领导人”的能力,上前稍微调和一下么?

    ——光是站在那里看戏可是超级吸引仇恨值的啊!

    然后估计是认为这场十分难得的热闹很快就要直接迎接结尾了、亦或者是自己本身已经看热闹看得心满意足了(无论怎么想都是后者的可能性比较高),所以在八木瞳愤懑不平地张嘴继续想要说什么话之前,翎忽然之间就站了出来打圆场了……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手掌直接就吸引了大家对自己的注意力,翎扬起了一个切开都是黑的笑容来,让步川小姐更加确定了她只是看热闹看够了而已。

    请问痛扁自己的上司会不会扣工资啊?

    步川小姐认真地思考着这个事情,但是到了最后,她果然因为“绝对会被小心眼地扣掉工资的”而直接不了了之掉了。

    ——哎呀,真是令人可惜呢,明明大家是这么得期待。

    反正翎这个家伙如此好心地就为那个还在处于话题中心的步川小姐说话,诚然就直接缓和了现场有点诡异的气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