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百二十章、旧相识之人④

    而能够直接验证步川小姐此时这种奇妙猜想的,就是翎刚才在为她们三个人互相介绍的时候所说的那些话了。

    ——翎的表现诚然已经说明了一切。

    那个时候还在注意着八木瞳反应的步川小姐还没有怎么在意,但是现在一旦回想起来的话,翎不是完全就没有提起过她们的名字么?仅仅只是简单直白地把她们三个的职位复述了一遍而已,完全没有任何提及到名字的意思呢。

    等等,步川小姐忽然之间又了有个奇妙的想法。

    就算主控者那边觉得给进行任务的人用上那样子的代号实在是太模糊、完全就没有什么代表性,但是说不定他们是用担当者的“名字”来分配那些人的“称呼”的呢?比如步川小姐的担当者是“阿贞”,就直接极具代表性地称呼“饲养那个阿贞的家伙”之类的……毕竟主控者最常接触的肯定是各个扫除者以及惩罚者那边过来接任务的担当者,而且wco里面每个成员的担当者都是完全不一样的啊!

    正当步川小姐在自己心里面各种脑洞大开、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个身为“主控者”的侧马尾娇小女孩也没有闲着。

    ——她对步川小姐好奇明显比八木瞳要多一些。

    直接从自己的座椅上轻轻地跳了下来,侧马尾女孩就这么一边颇为认真地盯着步川小姐一边绕着她走上了那么一圈,然后忽然之间就张嘴开始说话了:“所以你就是那个任务效率特别高的‘断罪者‘本人?以及担当者‘阿贞’的主人?”

    呵呵呵,瞧瞧步川小姐刚才都瞎猜了什么啊?

    果然到时候真的硬要来一个比较具有代表性的称呼的话,就直接套用了自己最常接触的担当者的名字呢,

    虽然步川小姐这边wco不让成员的名字在组织里面流通的确会在日常生活上面造成不少的麻烦(就比如说现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对方),但是却依旧还是能够感受得到wco对成员的良苦用心呢……毕竟无论怎么说,wco这样子的的确确是十分有效地保护住了组织里面各个成员的信息,因为压根就没有人会用真实的名字来称呼别人,所以直接就堵住了任何一个可能泄露出个人信息的渠道。

    就算主控者他们忠心于wco、完全不可能会有这种“卖主求荣”的可怕想法,但是总归还是隔墙有耳不是么?

    没有人能百分百地保证这些信息不会被无意间地泄露出去。

    所以说,从一开始就直接杜绝了真实姓名在组织里面相互流通才是最为正确的做法——总之也正是因为wco的这种做法,才让步川小姐在这个时候得以“死里逃生”,在八木瞳的面前成功地保护住了自己的身份。

    也许组织当初选择这么做的饿原意压根就不是为了步川小姐隐藏身份,但是现在帮助到了步川小姐却是完全不争的事实。

    反正就是太感谢wco的“亲切”了!

    总而言之,步川小姐现在也不能光是站在原地发呆、仅仅只是想着有关于自己的事情而完全不去理会人家什么的。所以在听到了侧马尾少女那大概是为了强调“任务效率特别高”而再三向自己确认的询问之后,步川小姐不可置否地耸了耸自己的肩头,平淡地说道:“任务效率超高什么的还完全算不上,不过‘断罪者’以及饲养着阿贞的人,的的确确是我本人没有错。”

    那完全就是从善如流的平淡模样,就好像刚才那个被侧马尾少女拐着弯夸奖的人完全不是步川小姐她自己一样呢。

    毕竟在“职场”上做人总归要谦虚一点比价好不是么?

    #↑神特么的职场#

    既然身为“主控者”的侧马尾少女已经在这个时候直接开了头,然后隔壁不远处的那个八木瞳当然也没有将自己排除在外当一个安静的“多动症患者”,而是在步川小姐话音刚落之后直接扬起了笑容来。

    虽然八木瞳的脸上戴着那两个那厚到几乎要人命的眼镜片,但是嘴角那么明显的笑意还是让人可以看得出来的。

    ——毕竟又不是把眼镜戴在嘴巴上。

    轻轻地侧了侧自己的脑袋,八木瞳看着那个在侧马尾女孩各种打量下还能维持一脸平淡的步川小姐,似乎终于在这个时候也升起了一点寻常人该有的好奇心来。一边懒洋洋地伸展了一个懒腰,八木瞳一边饶有兴致地就对步川小姐开始调侃起来了:“哎呀哎呀,我还以为被组织这么看重的断罪者到底拥有着什么样的三头六臂呢……原来也仅仅和普通人一样,只有一个脑袋和两个胳膊啊?”

    呵呵呵,如果真的是三头六臂的话那么就完全已经是世界奇妙物语了吧!

    ——步川小姐都想直接翻一个白眼过去算了。

    虽然她们两个人在毕业之后已经有着号一段的时间没有见到面了,但是八木瞳这个家伙果然依旧还是老样子呢……明明在“步川依芙”的面前表现得恨不得把自己最好最完美的一面展现出来,但是在其他人面前态度却是直接糟糕了许多。

    而现在没有认出眼前的步川小姐就是记忆中的“步川依芙”的八木瞳,自然是用着对着其他人的态度来对待步川小姐的。

    不过,其实这样子也是挺好的。

    与其被八木瞳那样是像是对待一个不容侵犯的神邸一样格外小心翼翼而又憧憬地拥护着,步川小姐实际上还是更加宁愿像现在这样子和八木瞳气氛不算友好地稍微斗嘴一下,毕竟起码这样子不会让她感觉莫名其妙地慎得慌不是么?而且步川小姐真心是不想自己又一次陷入和三年前的状态,硬生生在身后多出了这么一个“背后灵”了——所以步川小姐再一次耸了耸肩头,真个人显得格外漫不经心。

    “不是你期待的那种怪物还真是抱歉啊。”

    不得不说,步川小姐态度不知道该说是“傲慢”还是“神经大条”,让八木瞳忍不住就微微抽搐了一下自己的嘴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