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百一十九章、旧相识之人③

    也就是说,八木瞳从与步川小姐相遇之前就已经宣传者了,估计都为组织卖命超久的时间了。

    但是这么一来的话那么另外一个让人不得不在意的疑点自然也就跟着出现,为什么在之前相处的三年时间里面,八木瞳却完全没有认出步川小姐和她一样也是在为wco组织工作的“断罪者”呢?

    毕竟步川小姐毕业之后虽然换了一所学校所有的一切就要重新开始,但是她那“步川依芙”的名字确实压根就没有换过。

    要说八木瞳那边仅仅只是在假装淡定而已?

    唔,虽然的确是有这种可能性存在,但是照现在这个情况看起来也完全不想啊。于是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到底是不是真的,步川小姐十分隐秘地用眼神来来回回看了那个依旧还在不安分地摇动着座椅的八木瞳好多眼,然而却愣是没有发现到她此时到底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甚至都没有怎么注意自己这边……根据步川小姐之前整整三年的记忆,八木瞳貌似也不是那种十分擅长隐藏自身情绪的人吧?

    否则在当初的时候,八木瞳这个“专业背后灵”也就不会那么明显地对步川小姐展露出她对她有点疯狂的迷恋之情了。

    那么是不是在组织里面不会流通成员的名字啊?

    根据八木瞳现在这样子的情况,步川小姐自然也只能大胆地做出这样子的猜测来——现在也只有这种说法才能解释为什么八木瞳明明就是知道组织里面有着“断罪者”的存在,但是却完全不知道“步川依芙”就是这个“断罪者”。

    然而这样子一来虽然貌似那些诡异的地方都能解释得通,但是却又有一个全新的问题出现在了步川小姐的面前。

    翎从一开始就知道她的名字不是么?

    所以直接就在刚才那个猜测的基础上继续深入下去,步川小姐很快就又联想到了翎作为“检测者”的阶级好像比自己高上许多,而自己作为唯一的“断罪者”又比大部分的职位阶级要高……别说像宣传者灭迹者这样子的编外人员了,就算是安歇稍微高级一点的主控者以及惩罚者都没有步川小姐来得厉害好么?反正在步川小姐为wco工作的这么多年来,除了那些领导阶级,也就只有翎这么一个“检测者”要比她高级了。

    也就是说,步川小姐猜测现在造成“八木瞳竟然压根不认识自己”这种情况都是因为“权限”这种东西在从中作祟着吧?

    这种可能性的确非常之高呢。

    就如同步川小姐从相遇的一开始就从阿贞的口中知道了身为下层“扫除者”的樱田诗织所有基本的信息,但是樱田诗织本人却完全不知道任何有关于步川小姐的信息、就连名字也是她自己本人告知出去的一样。

    翎作为比步川小姐职位更加上位许多的“检测者”,自然是能够有渠道知道阶级在她之下的的步川小姐的信息不是么?

    ——正是和“风水轮流转”一样的道理啊。

    以步川小姐的这个猜测作为基础的话,那么这些事情当然就全部都能直接解释过去了……扫除者与惩罚者自成一个可以升职的体系,惩罚者估计也一样能从自己的担当者那边知道所有扫除者的基本信息,然而步川小姐的“断罪者”却比惩罚者还要更加高级,所以这两个职位完全不足为虑不是么?那身为“编外成员”的“宣传者”当然是更加不可能知道属于步川小姐的个人信息了,就算八木瞳是所有宣传者之间的领袖也一样。毕竟按照翎刚才所说的话,就算是领头她也仅仅只是一个宣传者不是么?

    也许你会说八木瞳是一个黑客高手,明显靠着自身这种能力就能直接入侵到组织的情报系统里面探取属于“断罪者”的信息。

    然而讲道理,这完全就是不切实际的事情。

    先别说前提还不清楚“断罪者”就是步川小姐本人的八木瞳到底有什么理由要特地干出这种事情来,就光说wco盛产那么多奇奇怪怪的黑科技,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它的情报系统是完全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能被人给侵入成功的。

    八木瞳入侵计算机的黑客能力就算再怎么厉害得让让人简直叹为观止,但是还不是由组织里面的人亲手教导出来的么?

    不可能会有这种事情的。

    在这个世界上哪里会那种“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傅”的道理,而且wco也不是一个人傻钱多的蠢货,它总不可能花费自身无数资源费心费力地培养出了一个无法控制在自己手上、甚至就连自身内部的情报系统也能够随随便便侵入进去的“人才”吧?这可不是什么在给自己培养“十分便利的工具”,而是无异于等同想不开在给自己制造一个“定时炸弹”,指不定哪天就忽然爆炸直接炸死了自己!

    ——真要那样子的话,这个组织吃枣药丸。

    估计到了这个时候就会有人想,既然在组织里面不流通成员的姓名的话,那么他们之间又是怎么互相称呼对方的呢?

    步川小姐自然也是在第一时间就产生了这样子的疑惑,不过很快的她就又自己解决了这个困惑……因为在一个地区里面进行扫除任务的扫除者实际上也就只有那么几个而而已,惩罚者什么的自然也是更加稀少,几乎是两三个地区在共用一个惩罚者。

    至于翎这个“检测者”什么的也就更加不用多说什么了。

    然后像“断罪者”这样子神神秘秘地职位,之前也已经重复了不知道多少遍,至今为止也仅仅只有步川小姐一个人存在而已。

    所以估计这个地区的主控者(也就是眼前那个侧马尾的女孩)在每一次进行任务分配的时候,都是十分简单地用着“扫除者a”“扫除者b”“惩罚者”之类最基本的代号在进行着称呼的吧?毕竟像这类的成员又不是能随便靠近主控者所工作着的地方(就连步川小姐也是“转正”之后才能过来),所以就完全不是什么必须要认识的关系,用着这种代号来称呼也是没有问题的,反而还十分简单便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