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百一十七章、旧相识之人①

    所以说为什么本来应该永远老死不相往来的这个人现在会呆在这里?让步川小姐都开始怀疑这个世界的真实性了。

    毫无疑问,这绝对是上天的恶意!

    没有任何防备的步川小姐此时此刻心里面自然是那叫一个几乎都是崩溃的,能维持自己不要失声叫出来已经是非常好的事情了——因为步川小姐从之前那所学校成功毕业之后,就压根没有想到过自己竟然有一天会遇上以前学校的“老相识”啊。

    不想遇到也绝对不能遇到。

    所以对于步川小姐来说,这个时候完全不是什么“人生何处不相逢”的感人情况,反正还是一场“史诗级的的灾难大片”。

    言归正传,现在步川小姐此时最无法放置不管的重点就是为什么这个擅长计算机侵入、应该在外地上大学的家伙现在会出现在wco组织内部的根据地里面啊?如果仅仅只是在外面的大街上巧遇的话,步川小姐估计还不会震惊成这幅几乎要自爆的模样,可是在这种地方碰面真的就是要人命了……要知道之前被这个家伙给活生生纠缠了整整三年的步川小姐,还真的是第一次知道她竟然也是wco组织里面的人啊!

    到底是从很久以前就已经是所谓的“同事”了,还是直到了最近才被wco发现了这份天赋然后吸入组织里面的?

    无论是前者就还是后者都让步川小姐感觉莫名慎得慌啊。

    然后就在此时,步川小姐忽然之间就想起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于是原本搞不清楚地方瞬间就全部通畅开来了……从以前相遇的开始,眼前的这个家伙就对步川小姐表现出了完全超越了一个普通学生该有的超高级计算机水平不是么?

    以前步川小姐就十分在意这种事情了,然而都被对方给含糊其辞地各种蒙混了过去,于是久而久之她自然就没有放在心上了。

    所以,敢情这种**技术是被wco给专业培训出来的么!

    从刚才在监视画面上,步川小姐就知道了这个计算机水平超高的家伙在组织里面承当着的职位就是“宣传者”,也就是说,是在各个地方为wco的“扫除业务”大力地宣传招揽委托者上门——有的宣传者是在大街小巷里面散发各种小广告、堪比顽固不化的城市牛皮癣,也有的宣传者是在网络上混进各个团体当中,乘其不备就趁机来一发广告的,还利用自己的黑客技巧愣是让人家管理员奈何自己不得。

    从当初展现出来的那种高超黑客的入侵技巧来看的话,这个家伙不正是超级适合后面那个更让人头疼的“宣传者”么?

    这么厉害的黑客技巧原来是用来打小广告用的啊!

    以前步川小姐就觉得这个家伙奇奇怪怪的了,而且有时候还直觉还总告诉她这个家伙和普通的学生不一样……当初步川小姐还单纯地认为这个人就是怪了一点、宅了一点而已,原来竟然是在wco里面共同做事的“同事”么?

    真是怪不得啊怪不得,步川小姐忍不住在自己心里稍微唏嘘了那么一下,原本很多不清楚的谜团自然也就直接迎刃而解了。

    ——意外得有“猿粪”呢。

    话说回来,貌似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都是“这个家伙”“那个家伙”的、人家到底叫什么名字步川小姐还没有来得及解释?如果步川小姐这边的记忆力没有出现什么误差的话,那么这个家伙的名字不出意外应该是“八木瞳”……光是看着这个名字的话,其实还是意外得十分别致的,完全就想象不到拥有这个名字的人竟然会是眼前这种戴着一副超厚眼镜、明显就是一个死宅少女的模样不是么?

    步川小姐如此之差的记性之所以能记得住人家的名字,不仅仅只是因为人家名字有着特别之处,更是因为她实在是太麻烦了。

    在之前三年的时间里面,这个家伙就一直接连不断地缠着她好么?

    那缠人的功夫也不知道到底是wco教得、还是说八木瞳她自己自学成才的,反正缠人程度完全就不下于洛小倾——并不是说她和洛小倾一样都凑不要脸的,毕竟她们两个人缠人的方式是不一样,但是论麻烦的话却都是又都差不多。

    没有错,八木瞳和洛小倾不一样。

    洛小倾就是靠着自己那张简直比“城墙”还要厚的脸皮走遍天下都不怕,死皮赖脸地对着步川小姐做着各种凑不要脸的事情,仿佛每天不惹步川小姐生气然后被揍几下就浑身完全不舒服似得,诚然朝着“抖m”的道路越走越远(洛小倾:异议!)……而八木瞳并没有那么凑不要脸,她仿佛就把步川小姐给看成了什么完全不容亵渎的神明大人一般,完全就是带着莫名其妙的憧憬以及迷恋。

    两人之间相识的契机其实步川小姐也已经记不大清楚了,只是隐隐约约地记得好像是八木瞳主动接近得自己。

    然后莫名其妙就变成了那种模式。

    就如同一个追随着令人憧憬的高位者的小跟班、又如同某种只会盲从自己自己仰望的神邸的信仰者,八木瞳每天都跟在步川小姐的身边,就算步川小姐言明自己不喜欢这样子,却依旧还是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继续跟随着。

    当然的事情,就算八木瞳藏得再好,但是凭步川小姐那惊人的察觉力她自然早就从一开始就已经发现到了。

    只是不好意思说明白而已。

    毕竟当初八木瞳虽然奇怪但却么有对自己做出什么比较奇怪的事情、甚至也可以说是有恩于自己(专门找来的高难度试题),而且再加上步川小姐那个时候还算是根正苗红,远远没有现在这样子对待别人恶劣而又糟糕。

    于是对于八木瞳那仿佛“背后灵”般的行为步川小姐也就只能视而不见了,反正每次到要放学回家她都会主动消失的。

    可是“不说明白”不代表这“不在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