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百零四章、别人家的成绩④

    不不不,这已经完全不是“怜悯”两个字可以包容在内的程度了,他们那眼神完全就是看待一个将死之人该有的眼神吧?

    这已经涉及全校程度的“冷暴力”了好么!

    也不知道是被步川小姐那高贵冷艳的冷笑声给吓到了、还是被众人那充满了怜悯以及可悲的眼神给刺激到了,反正在茶发卷毛的身边那群人当中终于冒出了一个“出头鸟”,似乎想要再稍微“抢救”一下自己未来的校园生活。

    ——茶发卷毛和步川小姐两个人相相互比较起来的话,当然是步川小姐那边比较可怕啊!这两人完全就是没得比的啊!

    终于有了一个人看破了这个真相呢,不过现在也不算是太晚。

    总而言之,这个忽然之间“看破红尘”而直接冒出来的男生在茶发卷毛一本正经地对步川小姐在考场上“作弊”这件事情各种滔滔不绝的时候,直接就从他的身后直直接伸出了自己的手,在那一瞬间之内就狠狠捂住了茶发卷毛那一张开就完全没有任何想要闭上的意思的嘴巴!而有了一个人出手了,自然也就陆陆续续带出了其他人的勇气,竟然也在同一时间就冲上前限制住了茶发卷毛那因为忽然被人捂住嘴巴而不断乱挥舞的手臂。

    于是就这么几个人一起在这里齐心协力,一同将这个即将祸害自己未来美好校园生活的家伙给直接往人群外面拖走。

    拜托请务必给他们一条活路走啊!

    就这么拖着茶发卷毛逐渐远离步川小姐视野范围之内的这几个人虽然脸上全部都是完全如一滩死水一般的“平静”,但是现在也仅仅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这“平静”明明就是一脸的“生无可恋”啊!

    摊上这种完全不懂得在校霸面前收敛自己、反而还肆意谩骂诽谤人家的班长,他们这个时候特么还能说什么呢?

    人要作就会死!

    ——他们已经最好了之后被茶发卷毛在班级里面穿小鞋的心理准备了,反正肯定比被步川小姐盯上的结局要好。

    而现在被好几个人合伙一起拖走、完全没了最后一份优等生形象的茶发卷毛虽然脸上十分狰狞恐怖,但是实际上他的心里面还是没有想到要给这些一言不合就直接拖走自己的人穿小鞋的程度上,甚至茶发卷毛现在都完全没有心思却在意为什么这些人好好地就忽然之间捂住他的嘴巴还要把他给活生生拖走……毕竟在此时茶发卷毛的心里面,步川小姐那惊世骇俗的成绩才是占据了大部分注意力好么?

    就算现在自己的嘴巴被捂住诚然什么话都说不了话,但是茶发卷毛心中却还是一刻不停地发出一阵阵不敢置信的咆哮声。

    ——为什么会是b班的人获得全年级的第一名啊!

    即便从一开始到现在就压根没有什么人过来附和他的想法、就算一直追随他的那些小跟班也是一样(虽然说这些小跟班就是这个时候直接拖走他的元凶),但是茶发卷毛可不会觉得是自己错怪了人家什么的,依旧还是十分固执地单方面认为像步川小姐这种出身于b班的人绝对不可能拥有这种能力考出这样子的成绩来!步川小姐绝对就是在考场上作弊了。否则她怎么可能考得比自己还要出色啊?

    却压根就没有想到过步川小姐那直接霸道地碾压了全年级段的成绩,完全就不是什么“作弊”能够弄出来的水平。

    诚然茶发卷毛就是被“偏见”给糊住了自己的智商嗯。

    而且除去这些不说,国语考试上面的作文分也是……如果不是步川小姐的肚子里面真的有不少的“墨水”存在的话,估计最后的作文分也不可能仅仅只是被老师给不疼不痒地扣了小小的三分而已。

    但是如果可以站在茶发卷毛的角度稍微理解一下的话,其实也怪不得这个家伙会有这么偏执到疯狂的想法了。

    总的来说,还是步川小姐她身上的锅。

    毕竟步川小姐如果本身的成绩就是如此“狂霸酷炫拽”的话,那么为什么她在最后没有进精英云集的a班而是去了“被淘汰下来”的b班呢?这样子一来,不就是间接证明了步川小姐在入学考试上面所发挥出来水平,也仅仅只是能够只能进入b班的么?

    要是当初步川小姐能够发挥出这样子让人只觉得不可思议的成绩来,那么不用多说,她绝对妥妥就是进入a班的料子啊!

    真那样的话,茶发卷毛现在又何苦如此疯狂呢?

    毕竟作为隔壁a班里面完全当之无愧的第一名、也就是“原?年级段第一”的茶发卷毛,可是一直都以自己“第一名”的身份引以为豪,甚至时时刻刻都不忘跟别人吹嘘一下自己在入学考试上面荣获“入学考试第一名”的绝顶成绩——享受着别人对自己那可望而不可及的艳羡目光,茶发卷毛的优越感才会一日比一日严重,直到后面完全就是把自己当成高一优秀学生之中的“领袖”来自居了!

    现在猛然之间被人推下了“第一名”的神坛,茶发卷毛的美梦行了,当然只感觉自己这是活生生地被别人给打肿脸了。

    ——何止是一个“疼”字可言的?

    当然的事情,茶发卷毛这边无论怎么样都完全不可能知道的,造就步川小姐在这两次考试当中发挥出来的水平差距竟然会如此之大的原因,仅仅只是因为步川小姐在入学考试上压根就没有在认真地考试而已,几乎整天考试下来都是在懒懒散散地划水当中……完全就没有放在心上、甚至随便潦草地就在上面写下答案的考试,又怎么可能让步川小姐以“第一名”的成绩进入隔壁的a班呢?

    要知道系统虽然一直都要求宿主的成绩要在学校里面名列前茅,但是“入学考试”是额外的事情,完全不在这个范围之内。

    没有压迫就没有动力,步川小姐自然不可能会有多么认真去考试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