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八十七章、最后果然如此③

    正是因为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从魑魅店里面走出来的枫桦,所以步川小姐这边才会在此时表现得这么激动。

    先别说步川小姐脸上的表情暴露了一切,就光说那没有像往常那样子对洛小倾唯恐避之不及就已经足够证明这一点了——主动扯着洛小倾的手腕,步川小姐快步匆匆地朝着前方不远处那很少有人会经过的小巷子。

    虽然心中念念有词地祈祷着上天的运气站在自己这边,然而却不料步川小姐最担心的事情果然还是如期发生了。

    没有错……

    步川小姐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flag体质,枫桦还真的被她给说中了,就在她身后的不远处走出来。

    最开始的时候,脑袋里还想着其他东西的枫桦并没有去在意那个站在魑魅门口不远处的、格外吸引别人实现的美少女(洛小倾)。再者说了,两人之间的距离还算是有点远的,所以枫桦这边也是有点看不大清楚,也就没有觉得洛小倾那张脸到底有多么得眼熟了——毕竟这里可是未成年止步的歌舞伎町,枫桦可定也就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所任职的那所学校的学生们,是绝对不可能会到这种地方来的。

    虽然说店里面还有北野柚子那个******的存在没有错,但是人家毕竟已经是成年的高三生了,可不是什么未成年人。

    所以两者当然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

    不过在偶然之间注意到了洛小倾的视线似乎一直都放在那个刚刚踏出魑魅门口的步川小姐身上、眼神还在看到步川小姐的那一瞬间就直接闪闪发亮了起来,枫桦自然也不由自主地将视线放了过去,终于开始正视这号人了。

    难道说又是一个被月川的完美颜值所蛊惑的无知少女么?

    毕竟同样的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所以枫桦在看过去之前实际上心里面早就很快有了一个先入为主的想法来。

    于是洛小倾那张精致过人的面容,这个时候终究还是在枫桦的视线里面逐渐和自己记忆里面的某个学生稍微重合了那么一下……虽然这件米田共之绿色的外套品味让枫桦实在不敢恭维什么,但是那张脸绝对感觉十分熟悉对吧?不过枫桦还没来得及皱起眉头去想这个眼熟的人到底是谁,却不料那个一直都背对着自己的步川小姐却是率先就有了动作,直接快步地朝着那个人走去。

    而且在枫桦所在这个角度十分微妙。反正可以十分清楚地看见步川小姐在擦身而过的时候直接强行撤走人家洛小倾的小动作。

    于是自然就差异地挑了挑自己的眉头。

    毕竟一直待人彬彬有礼的步川小姐可是从来都没有对什么人做过这种主动而又带着点出格的动作来、就更别提还强行拉走别人什么的了。作为步川小姐观察者之一的枫桦,又怎么可能不会对此感到惊讶呢?

    不过虽然步川小姐这边突如其来的行动让人有点措手不及,但是无论怎么说,枫桦这边终究还是认清楚了洛小倾那张脸。

    ——怎么她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呢?

    然而想起被步川小姐拉走的“那个人”到底是谁之后才是现在的问题所在之处,而这个重要的问题又是让没有什么情报的枫桦各种百思不得其解,所以一时之间就忍不住就轻轻地摸着自己的下巴直接又稍微侧了侧脑袋,那张姣好而又充满魅惑的面容上此时此刻明显浮现着一丝丝的困惑之意……如果她的眼睛以及记忆力并没有出错的话,刚才那个十分显眼的家伙绝对就是她所执教的学生中的一员吧?

    虽然到底叫什么名字并没有被记住,但是枫桦唯一还能记得的是,这个人好像和那个让人头疼的“问题学生”貌似很熟的样子呢。

    所以现在问题就来了——

    明明是一个才上高一的小屁孩而已。怎么会到这种鱼龙混杂的歌舞伎町里面来?而且还就直接站在魑魅门口?其中最让枫桦无法置之不理的话,看刚才那样子貌似“月川”还就是认识她的样子?

    想到月川本身就是一个高中少女却过来夜店打工的事情,枫桦就又直接想到她们两个人也许是在“学校”里面互相认识的吧。

    当然也不能完全排除只是“朋友”的可能性。

    不过一想到那个作为敌对派阀首领的月川非常有可能和自己所教的学生(也就是洛小倾)真的是“校友”的关系、也就是自己所任职的学校里面所上学的其中一名学生,枫桦的心脏忍不住就稍微停顿了那么一下……想着自己有可能会在学校里面直接遇上穿着一身学生制服的月川,月川也会看到身为体育老师的自己,枫桦也完全说不清楚自己这个时候心里面的情绪到底是期待居多还是困扰更甚。

    要是被月川给发现自己是一名老师的话,感觉事情会变得十分诡异吧?

    ——就像步川小姐不想被别人知道自己到底在哪所学校上学一样,枫桦当然也是希望自己本职工作是完全保密的。

    #↑虽然说步川小姐早就已经知道了#

    但是如果真的凭心而论,枫桦这边却又非常得想要知道步川小姐在学校里面穿着一身学生制服的模样……那肯定和现在一身黑西装、充满禁欲感的模样完全不同。会青涩得更多,会更加充满她那个年龄段该有的样子。

    让人有点心痒痒的不是么?

    而且这样子一来,枫桦就完全可以李忠自己老师的身份理直气壮地去欺负还只是学生的步川小姐,重点是她还反抗不了。

    哎呀。这种事情光是想想就觉得十分得有趣呢。

    所以说也真的是幸亏步川小姐在那个时候非常得有“先见之明”,十分及时得就阻止了洛小倾那边想要开口说话的作死为——否则估计就在“川川”那两个字从洛小倾的嘴巴里面脱口而出的一瞬间,枫桦这边就不仅仅只是知道了步川小姐和洛小倾是“相识”的事情、猜到了她们有可能是同个学校的“校友”,而且还会直接知道她和“步川依芙”一样被洛小倾给厚颜无耻地称呼成“川川”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