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八十章、考试之事④

    看看若月未央现在那几乎像是吃了整整三斤翔一样的脸色,果断也真是难为她这么辛苦地为自己成绩拼搏了呢。

    ——虽然感觉完全没什么卵用就对了。

    在大家的共同用功地努力之下,现在这个班级里面的“学习氛围”真是极为得浓郁,让人光是看着就感觉也想拿起课本一起看了……然而这个世界上有的人需要自己的努力去好好用功,但却也总有人完全不需要用功。

    而此时在这种氛围之下显得格外得异类的人,当然就是步川小姐以及洛小倾这两个完全无所事事、一脸悠哉悠哉的家伙了。

    谁让她们都是被系统压迫过来的人呢?

    班级里面其中一些看书看得都感觉快要直接吐出来的学生偶然之间因为受不了高强度学习而稍微从课本里面抬起头来偷懒一下的时候,就直接用自己眼睛的余光,瞄到了那个现在完全就没有任何临近考试该有的模样的步川小姐(诚然洛小倾已经被别人给下意识地忽视过去了)——如此一脸百无聊赖地望着窗户外面,脸上迎接着那暖暖而又明媚的眼光,甚至还时不时地伸手打上一个懒懒的呵欠。

    卧槽,这特么也太悠闲一点了吧?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所以这些看书看到吐的学生们心里面顿时之间就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啊!

    他们也很想像步川小姐这样子一点紧张感都没有好么?

    然而这些学生毕竟不是步川小姐这样子的“不良学生”(重点是学霸值完全比不上),他们要是考试差了就要完蛋了……别说被老师“请家长”的话实在丢不起那个人,他们自己心里面也完全接受不了落差太大的成绩啊。←百度搜索→

    在b班这个班级里面,实际上学生们地成绩都是差不多十分得相近,就算入学考试上考得最差的也不过是少了那么几分而已。

    要是这一次考得不好直接变成了最后一名不就是超级丢脸么?

    正是因为有着这一层的忧虑,所以面对这一次毫无征兆的突击考试学生们的反应才会变得这么强烈,不仅仅在心里面想着考不出好成绩会遭受隔壁a班的嘲讽,也是担忧着自己会不会考不好而成为自己班级里的最后一名……所以说步川小姐现在可以这样子无忧无虑真的是太让人羡慕了呢。作为一名让老师操透了心的“不良少女”,想来应该对于自己的学习成绩无论多么糟糕都是完全无所谓的心态吧?

    ——真好呢不良学生。

    不过等一下,这么说来的话这个班级里面“最差的成绩”应该是由步川小姐这个完全不学习地人来顶替的吧?

    想到了“不良学生”就是专门占据这班级里最后倒数几名的存在。这些学生们心情瞬间就感觉豁然开朗,十分奇妙地变得好受了许多呢……反正班级里的最后一名肯定不是他们,这不是让他们可以趁机放松一下么?

    心中也不嫉妒步川小姐的无忧无虑了,身心放松的他们在这个时候失去了危机意识。当然也就看不了多少书了。

    时间就这么白白地浪费了过去。

    所以说,他们绝对都是直接忘记了在刚开学的那几天时间里面所发生的事情了对吧?步川小姐因为上课的表现太过于糟糕,而老是会被课上的任课老师给各式各样地“花样找茬”、找上许多难度一看就超越高一水平的安替来让她上来解答!而在那个时候步川小姐有被老师的题目给难倒么?无论是多么难的难题,拿到老师的钱上台去解答的步川小姐都是直接一气呵成地将完美的答案给写上黑板之上。

    先别说写在黑板上的字到底是多么得工工整整、让人感到美观好看了,就说最终的答案就是完全得天衣无缝。

    所以说这是flag啊!

    ——他们一定会为自己这个时候的天真付出“代价”来的。

    然后早会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过去了。在下课休息的十分钟也跟着过去之后,众人自然就直接终于迎接来了考试的时间……第一门所要考试的项目,当然毫无疑问就是“国语”,也就是汉语和日语两门一起考的项目。

    毕竟是两种不一样的语言,所以在老师分发试卷的时候就直接分到了两张完全不同的试卷,一张是汉语另外一张就自然就是日语。

    不过汉语试卷难度比日语试卷要低得多那是肯定的,谁让这里是11区呢?

    在拿到这两张试卷的一开始,步川小姐就直接随意地将两张试卷翻来覆去了几下,瞄了一眼上面所有的题目。在确定这些题目都已经在自己的脑袋里面有了大概的印象之后,步川小姐便微微勾起了嘴角。看也不看地就随手拿起了旁边的一根笔,直接就顺着日语试卷上面的题目一步步地做了下来——不说步川小姐此时试卷做得到底多么得快速准确,就光说她那完全没有停顿的写试卷过程就已经足够让人目瞪口呆了!

    笔杆子竟然完全没有任何得迟疑,特么难道说步川小姐写试卷的时候完全就不需要用脑袋思考一下么?

    这绝对就是在乱写吧?

    可是看步川小这幅“下笔如有神”的模样又不像是在胡诌……总而言之,那些从考试一开始就忍不住转过头去关注着步川小姐、就等着看她的笑话的人,诚然都被眼前的这一幕给吓得差点没有直接喷出一大口的老血来。

    说好的要在考试的时候直接睡觉交白卷的呢?

    在这个让人极度不敢置信的时候,这些家伙们好像终于想起了步川小姐貌似并不是一个十分普通的不良少女呢。

    ——嗯,确切的说,是一个有着学霸光辉的不良少女。

    可是这也太突然了啊?明明步川小姐之前在上课的的候都是二话不说直接趴在桌子上睡得那叫一个昏天黑地雷打不动,为什么现在到了考试这个完全正好可以安静睡觉的“大好时机”。反而就直接变得这么认真起来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