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五十八章、甩锅之事③

    所以实际上现在距离去魑魅上班还相隔了不少的时间。

    在看着手机确定了这一点之后,步川小姐当下就直接当机立断地决定自己还是先赶紧回家好好洗一个澡再去上班吧——经过了上次在魑魅洗澡出来偶遇上枫桦的事情,步川小姐感觉自己果断还是小心一点好了。

    毕竟说不定枫桦这个家伙直接更早到那里,然后就直接看到了带着一身血腥味的步川小姐来到魑魅不是么?

    这可是绝对禁止事项呢。

    主动避开街道上行走这的那些熙攘的人群回到了自己所居住的公寓的位置,步川小姐打开房门走进房间之后就有点意外地现今天屋子似乎格外得安静呢?在玄关处脱下自己的鞋子绕着客厅走了一全,果然就注意到了洛小倾那个智商无能的蠢货在这个时间点上竟然没有在屋子里面混吃等死呢……不过即便如此步川小姐也完全没有在意,反正洛小倾肯定不是去当绿帽侠了就是跑出去寻死了。

    这个家伙在一年的时间里面总会有三百六十五天会有这种时候不是么?估计找到了什么新死法就又要跟步川小姐瞎比比了。

    于是直接抓起了欢喜的衣服,步川小姐走进了浴室。

    毕竟这个时候完全没有那个喜欢作死的洛小倾在客厅那边各种瞎吵吵,所以这倒也让步川小姐感到了一些难得的清静……自从洛小倾厚颜无耻(?)的在这里住下以来,她都没有这么清静过了啊。

    心情愉悦如斯,步川小姐在洗着澡的时候竟然还颇为开心地轻声哼起了不知名的小曲来,慢慢悠悠地从浴室那边传了出来。

    ——真是好不悠哉呢。

    看着窗户外面天空那逐渐散开露出其内蔚蓝色天际地乌云、想来应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面是没有什么会下雨的预兆了,所以步川小姐在洗完澡之后趁着自己心情不错,便用着不烫不冷的温水将自己那沾满了血液的黑色卫衣给洗了一遍……果不其然几乎洗出了两大盆混杂着血液的血水,步川小姐也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拎着那个已经被自己给洗干净的黑色卫衣,将其晒在了外面。

    就此直接在身上换上了一件普通而又廉价的白色衬衫,步川小姐顺道轻轻转头瞄了一眼墙壁上的闹钟。

    这才是应该去上班的时间点啊。

    带着一身刚洗完澡才会有的舒适以及精神奕奕。步川小姐穿好了自己鞋子便淡定地走出了大门,自然是准备去魑魅那边上班了——不过实话实说,在想到了头疼的事情之后,步川小姐忽然之间就有那么一点不想去上班了。

    当然不是什么“五月病”。而且步川小姐也没有那个闲工夫患上五月病,她可不想被系统给电疗呢。

    总之步川小姐所顾忌的是小柴彩香啊。

    毕竟说到底,今天不不留神走错了那么一步路的步川小姐姑且也算是“棋错一着”了……虽然还完全不至于“满盘皆输”那么夸张的程度,但是小柴彩香那边也是现了她那不同于魑魅里总是温文尔雅的公关形象的另外一面不是么?唔,好吧。虽然一开始步川小姐痛扁她的保镖就已经完全不能算是什么“温文尔雅”就对了……但是讲道理,“打人”和“杀人”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程度呢。

    前者利用得当的话当然能给自己的形象反而加分不少,但是后者无论如何都不会“逆转”有什么好印象的。

    ——真是幸亏小柴彩香就是一个“特例”。

    不过就算心里面清楚小柴彩香那边绝对不会因为自己“杀人”而直接影响之后对自己的态度,但是这也仅仅只是在保障一直给自己送钱的“财主”不会流失而已,步川小姐心里面依旧还是有着担忧。

    要是在此之后再一次面对上小柴彩香的话,那么步川小姐到底应该对她露出什么样的一面以及态度才好啊?

    感觉这是一件十分困扰的事情呢。

    按照常理来说,步川小姐应该刻意地避开这件事情不谈,委婉地装出一副“什么都没有生过”的模样,让小柴彩香也同样不要提及这件事情……但是你们可是要好好想想小柴彩香那令人忧伤的尿性啊!想想小柴彩香那如此让人捉鸡的逻辑思维,以及从来都不会在自己确定的事情上多想什么的态度。估计步川小姐这边不明说的话她是绝对不会理解步川小姐为什么要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吧?

    可是一旦明说的话也极有可能会引起小柴彩香那边的好奇心,祖自宏锲而不舍地开始追问自己“十万个为什么”。

    所以说完全就是一个“烦”字啊。

    但是接下来的事实证明,老天爷虽然一向对步川小姐的遭遇都充满了恶趣味,但是在偶然之间却还是会稍微眷顾一下步川小姐的……在去魑魅上班的这段时间里面,步川小姐并没有实现自己烦恼的机会。

    ——她压根就没有碰上小柴彩香好么?

    虽然一开始感觉有些意外,但是步川小姐在稍微考虑了一下之后,也觉得小柴彩香没有出现是正常的了。

    毕竟无论如何,今天小柴彩香可是都刚刚经历了一场差点危急到自己生命的“绑架”不是么?就算是在最后的关键时刻被那个忽然之间冒出来的步川小姐给及时地救了下来,但是完全不可置否的是,小柴彩香那边肯定在山本树的“神经质”之下受到了不少的惊吓……小柴彩香是娇蛮任性又不是什么天然呆的神经大条。也许当时和步川小姐相处的时候没什么别样的感觉,但在事后肯定会忍不住感到一阵阵后怕的吧?

    先且不说小柴彩香心里的问题,小柴隆一那边也绝对起到了“作用”。

    要知道小柴隆一可是已经是众所皆知的“女儿控晚期”,在这种时刻当然是心疼自家女儿受到如此可怕的遭遇都还来不及呢。又怎么可能会任由小柴彩香今天晚上再一次出去、离开自己的庇护之下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