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五十三章、迷恋之事②

    正是因为失望的事情实在是经历得太多了(都是那些草包追求者的错),所以小柴彩香才会从来都就没有期待过自己遇上的人可以打得过自己身边的保镖。然而真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真的有人打过了?

    而且还是如此得轻松?

    真的是第一次有一个人在小柴彩香的面前展露出如此强大、甚至让人都会感觉到些许不可思议的战斗能力。

    就算步川小姐是女孩子也无所谓了。

    再者说了,步川小姐诚然已经标致漂亮到了让同为女性的小柴彩香也忍不住感觉到一阵惊艳,即便是女孩子也是完全不成问题的事情好么?而且在小柴彩香那任性的想法里面,可是从来不会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仅仅只有她“愿不愿意”的事情……于是步川小姐那强大的身影直接轻而易举地闯入了小柴彩香的心房里面,牵动起了小柴彩香那从小到大至今都没有为什么人跳动过的那颗心。

    ——她恋爱了。

    没有错,小柴彩香她也没有想到,自己竟会如此毫无征兆地就直接疯狂迷恋上了那个瞬间能打趴自己所有保镖的步川小姐。

    所以就有了后来小柴彩香跟踪步川小姐到魑魅、甚至死赖不走的事情。←百度搜索→

    ……

    总之现在还是言归正传,对于步川小姐在危急当中拯救了自己的事情,小柴彩香当然会感到十分开心,毕竟这样子不就是证明了她当初的眼光完全没有错不是么?就算是步川小姐和她一样都是一个女孩子又能则么样,身为自我主义患者的小柴彩香才不会在意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情,她反正就是要把步川小姐给娶回家当媳妇养——你问问这个世界上到底还有哪一个男性还能比得上步川小姐?

    也许就连她的父亲小柴隆一都有可能打不过步川小姐了,毕竟她的父亲以前再怎么厉害也没用,毕竟他现在也已经老了啊!

    #小柴隆一:粑粑窝心好痛啊qaq#

    想着步川小姐竟然为了自己亲手沾上了别人的鲜血(然而只是为了任务),小柴彩香心中就是越发得甜蜜开心,手上抱着步川小姐腰肢的力气也是跟着愈发用力起来,似乎想要就此直接吧步川小姐揉进自己怀里面似得。

    步川小姐诚然至极被小柴彩香被勒得再一次翻起了白眼来。

    不过不同的是,这一次步川小姐并不是因为什么无语。而是感觉自己要被小柴彩香给勒得要喘不过气来了!

    而小柴彩香这边不仅仅没有什么“快要勒死步川小姐”的自知之明,反而还感觉自己只是这样子不足以表达自己心中欢欣鼓舞的心情——如果不好好表达清楚的话,步川小姐那边又怎么会和自己有同样的感觉呢(步川小姐:抱歉,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会有的)?所以那靠在步川小姐肩膀上的脑袋自然也忍不住各种地方来来回回地蹭来蹭去。软玉在怀还吃了一大堆豆腐的小柴彩香当然就更开森了。

    真的是好长一段的时间没有吃步川小姐的豆腐……哦,不,不对,应该是没有和步川小姐表达“亲近”了不是么?

    小柴彩香诚然感觉自己这一回是直接吃回本了。

    然而在这个时候,步川小姐的注意点却是完全不在小柴彩香此时正在光明正大地吃自己豆腐上面(毕竟真算起来其实也已经吃过不少次了)。反而还是一直在意着小柴彩香一直把脸往自己衣服上蹭的动作啊!

    卧槽,小柴彩香这样子在她的身上蹭来蹭去,绝对无形之间就直接把脸上沾上的血液全部都擦到她衣服上面了对吧?

    ——步川小姐的内心真的十分崩溃。

    以前她老是拿班长大人的裙子当抹布来擦自己的手,现在是小柴彩香把她的衣服拿来当毛巾擦脸了么?然后也正如同步川小姐心里面所担忧的一样,这世道就是一个风水轮流转,她的衣服诚然就是被人给充当成毛巾来使用了……在蹭得感觉心满意足之后小柴彩香这才抬起了头,而那张脸上此时完全就是干干净净、白白嫩嫩的模样,果真就连一点点的血液也都已经彻底不复存在了呢。

    呵呵呵,还真是让人感觉没有想到呢,小柴彩香这个家伙把自己的脸擦得还是有足够干净的不是么?

    步川小姐连续抽搐了一下嘴角。

    如果不是早早就知道了小柴彩香刚才仅仅只是专门在吃自己豆腐的话(毕竟这世界上估计再也没有像步川小姐这么恶意的人了)。也许步川小姐现在都好会以为小柴彩香其实都是故意这么做想要擦脸的吧?

    而且再者说了,像小柴彩香这种唯我独尊的人若是真的想要这么干的话,也会十分理所当然地和步川小姐说起来啊。

    这么委婉(?)的作风也不像小柴彩香呢。

    至于现在躺在地上的那个十分煞风景的山本树的尸体?这是十分重要的事情么?既然这个家伙都是一个死人了,那么小柴彩香当然是完全不予理会,依旧还是十分腻歪地缠着步川小姐不放……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在自己的眼前亲手杀了一个人(即便是为了救自己)肯定会直接震惊得三天都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但是讲道理,小柴彩香是这种“普通人”么?

    先别说小柴彩香对于步川小姐的迷恋程度就完全可以直接忽视这些有的没的,就光说小柴彩香本人就是不在意这种“细节”的人。

    谁让她生长在一个极道家族中呢?

    生活在极道当中最为常见的就是各种人的生生死死、跌宕起伏得让人都有点麻木了,而且在社会生活中的常见地法律什么的。实际上也完全约束不了生活在极道的人多少,他们的行事准则完全就是在讲一个“义气”和“道理”好么?

    所以小柴彩香压根就不在意步川小姐手上到底有没有沾上人命,而是单纯地在意着步川小姐保护了自己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