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五十一章、认定之事④

    要知道就连老板大人和枫桦两个人都没有认出自己来,光凭小柴彩香这个大小姐又怎么可能靠着蛛丝马迹认得出来啊!

    步川小姐早该清楚的不是么?

    一想到自己竟然仅仅只是因为小柴彩香那神奇感人、一点逻辑都没有的脑洞回路就直接自爆了自己的身份,步川小姐就感觉自己真的好想去死,真的好想时光回溯之后活生生地用双手掐死之前那么天真的自己。

    要是早就知道小柴彩香这边完全就没有什么证据、只是空口说白话的话,那么步川小姐肯定是打死也不会承认的!

    毕竟没证据就是没证据不是么?

    光凭借自己那模模糊糊的感觉就直接认定一个路过的“陌生人”就是自己认识的什么人,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啊?指鹿为马也不是这样子的好么?就算是被小柴组差点给供上天的小柴彩香也应该要清楚一点,这个世界并不是以她为中心绕着转的,也不是她想怎么现实就可以怎么样的——要是到时候小柴彩香还死皮赖脸地硬要说她是月川的话,步川小姐也可以直接大打出手打一顿给自己出出气不是么?

    正好步川小姐这边也因为小柴彩香光顾魑魅的时候,老是对自己各种动手动脚早早就积累了一大肚子的怨气了。

    保证一出手就绝对不留情面!

    毕竟在所有人的眼中“月川”都是从来温文尔雅地保持着自己平静的模样、从来都不会在客人面前展露出失礼的一面来,哪里还会干出“殴打客人”这么没品的事情啊?那么步川小姐反而还偏偏就直接把自己的财主小柴彩香给殴打一遍!

    哼哼哼,看到时候惨遭挨揍的小柴彩香还敢不敢只是凭着自己那莫名其妙的感觉,就直接任性地断定步川小姐是月川什么的。

    #↑你的脑洞有点辣眼睛#

    ——唔,好吧,虽然说步川小姐都已经事到如今了才说这些话好像的确有点太迟了呢。

    不过摸着良心说实话,其实步川小姐这个时候也大可以忽视掉自己之前到底有多么傻、稍微往好处那边想一想啊……正所谓“祸兮福所倚”不是么?毕竟步川小姐现在还戴着这个严严实实挡着自己大半张脸的唯一兜帽,小柴彩香又没有什么透视眼,当然是不可能看得到她兜帽里面的黑色头发,所以现在就算她自己蠢得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但是却也完全可以避免掉解释自己头发的颜色为什么不一样的问题不是么?

    说“戴假发”虽然也是可以稍微蒙混过去,但那也仅仅只是一时的而已,毕竟两者都是货真价实的真发。

    除非步川小姐有钱自己去买一顶假发来充实自己的谎言。

    可惜先别说她到底有有没有这种闲钱,就光说她就算去买。也不一定能买得到和自己头发一模一样的假发来啊,所以到时候步川小姐估计也只能自己跑去剪头发去了……嗯,想想留着一个大光头的步川小姐也是别有一风味呢。

    #步川小姐:我选择转学(皮笑肉不笑)#

    总之言归正传,如果是真的被小柴彩香给看到自己兜帽底下的黑色头发的话,想来到时候步川小姐就算用着“假发”这个蹩脚的谎言给侥幸地蒙混过去了。可是联系起小柴彩香那边粘人的性格、清奇的脑洞回路,估计从今以后她都会时时刻刻地惦记着自己所遇见过的任何一个留着黑头发的女孩子吧?要知道这个世界上黑头发的女孩子可是少之又少,估计用不了多久就找上在学校上课的步川小姐了。

    要是真的发现了什么,那么小柴彩香一定就会在步川小姐上课睡着懒觉的途中,小直接带着自己的保镖闯进教室里面来的吧?

    想想到时候老师的表情就感觉十分可怜呢。

    ——毕竟作为一名任性而又刁蛮的大小姐,小柴彩香肯定不会懂得到底什么叫做“恰当的时机”呢。

    光是这么稍微联想一下步川小姐就直接情不自禁感觉有点不寒而栗,到时候她的校园生活绝对会被小柴彩香给弄得鸡飞狗跳的吧?也许人家的大小姐脾气一上来,直接忽视所谓的上学年龄,直接跑到学校硬是跟步川小姐一起上学什么的。

    这绝对是要比被秋山美奈发现、被枫桦给发现,都要可怕得多的事情。

    这个时候也千万别说什么小柴彩香就算再怎么自我也不至于会忽视年龄直接做到这种程度上来的了。步川小姐是不会相信的。

    真的是十分抱歉,步川小姐这边还真的就觉得小柴彩香这个大小姐就能如此面不改色地直接干出这种事情来……毕竟之前好几次小柴彩香就已经充分向步川小姐展现过了她的脑洞回路与其他人不一般,这种“超龄上学”的事情又怎么可能拦得住她呢?所以现在说到了这种程度上,步川小姐也充分明白了无论让谁发现自己在哪里上学都是,就是绝对不可以让小柴彩香这个大小姐发现。

    毕竟完全不知道她到底会干出什么样“丧心病狂”的事情来不是么?

    ——未知是很恐怖的事情哦。

    顺便一提,步川小姐这边又情不自禁地十分庆幸起自己上一次在便利店打工的时候遇上的人是老板大人了……如果要是小柴彩香的话,那么她那个情急之下搬出来的“双胞胎”说法绝对是过不了关吧?

    要知道小柴彩香和老板大人可是完全不一样,她肯定是听不懂人话的,毕竟她脑袋的思维里面早就已经自成一个体系了。

    ——能自我成这样子的估计也就只有小柴彩香一个人了呢。

    也许到时候步川小姐就算再怎么磨破自己的嘴皮子,都不可能会让小柴彩香因此而动摇自己内心的想法。反而还会觉得步川小姐那边真是莫名其妙……就算没有真的经历过这样子的事情,但是步川小姐也已经想到了到时候小柴彩香到底会对她的“双胞胎”说法反驳什么话,肯定不外乎“月川就是月川啊”“你为什么要说世界上还有另外一个月川呢”“臆想是一种病需要治的哦”之类的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