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五十章、认定之事③

    怎么要死不死地就被小柴彩香给发现了呢?

    虽然心里面瞬间就想到了这个时候自己只要保持坚决否认的态度、打死都不承认自己是月川就好了,但是步川小姐却又犹豫不决了起来,毕竟现在看小柴彩香那边的态度似乎也完全不像是在信口雌黄地随便说说而已呢。

    思来想去也不能在此时找出最佳的对策,所以步川小姐也无奈了,最后就只能如此干巴巴地问了起来。

    “为什么你能这么确定呢?”

    讲道理,正是因为小柴彩香对于步川小姐来说稍微有那么一点“特殊性”(毕竟是“送财童女”嘛),才导致步川小姐现在都无法采用以前的套路来糊弄别人,真的让她完全不好做人呢……毕竟她完全不知道小柴彩香是怎么知道她就是月川不是么?步川小姐当然也是想过直接套用“双胞胎”这个超级万金油的设定算了,但是话语溜到嘴边还没有说出口,她却又想起了什么咽了回去。

    毕竟也许小柴彩香那边并不是靠着“相同的容貌”来确定的,那样她这么说的话,岂不是就是红果果的欲盖弥彰了么?

    这特么就是换一种方式的“自爆”啊!

    说到底步川小姐这边还是需要小柴彩香“人傻钱多”地给自己送钱,所以她又哪里能亲手毁灭自己在小柴彩香心目中的完美形象呢?这也就导致了步川小姐这边的束手束脚,明明心里面有一大堆的忽悠却又说不出口。

    ——她当然是打心底是想要忽悠小柴彩香的,但是重点是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暴露了才无从下口好么?

    不是容貌还能是其他的什么?

    可是如果真的是“容貌”的话也感觉有点不对劲啊,毕竟步川小姐这边不是还严严实实地戴着卫衣的兜帽么?再加上现在这个房间的光线还是这么得昏暗、能看得清楚自己面前的人到底是男是女就已经算不错了,所以小柴彩香又怎么可能透过那一层厚实的兜帽看到步川小姐遮掩住的脸啊!也正是因为无论如何都想不通这些,于是步川小姐这边也终于完全放弃了抵抗的想法,干脆老老实实地承认算了。

    这样子好歹还能挽回自己那岌岌可危的形象不是么?起码不会让小柴彩香对自己产生“谎话连篇”的印象不是么?

    所以步川小姐刚刚才会说出那番如同“自爆”般的话来。

    反正现在承认了自己就是月川也完全无伤大雅,步川小姐相信凭自己的魅力也可以保证小柴彩香不会说出去的……至于为什么这个时候会出现在这种地方、还如此凶残地杀了人的原因,步川小姐也相信自己能圆过去。

    当然,步川小姐完全不担心小柴彩香会因此而对自己产生什么芥蒂。

    毕竟先别说自己这可是拯救了她在危难当中。要知道当初小柴彩香迷上步川小姐的原因就是因为她痛扁了一顿她的保镖不是么?

    ——小柴彩香可是货真价实的“暴力美学分子”啊!

    总而言之这些能够靠着“魅力”亦或者“嘴炮”解决的问题都是完全无关紧要的事情,倒不如干脆一段算了……步川小姐这个时候诚然破罐破摔了,不过别的事情不说,但她却是一定要搞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在小柴彩香面前暴露得如此不明不白的真相!否则的话步川小姐以后的日子肯定都不会安心下来的。心中有着这个忧虑的隐患,她这边压根就能愉快地伪装另外一个身份去干着其他的兼职了好么?

    毕竟如果小柴彩香可以直接一眼就把她给认出来的话,那么就证明着步川小姐此时的伪装还有缺陷,急需要自己的改进啊。

    否则将来还有第二个、第三个小柴彩香的话还要不要让她活啊?

    然而如此期待小柴彩香能说出自己缺陷到底在哪里的步川小姐却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极为干脆的“自爆”式询问。却仅仅只是得到了小柴彩香那边极为简单、甚至都已经可以说是“愚蠢”的一句来。

    “因为月川就是月川啊!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月川不是么?”

    ——小柴彩香你在说什么话步川小姐都明白,可是为什么这些话组合起来的逻辑却就直接让她感到百思不得其解呢?

    所以现在听这番话的意思也就是说,小柴彩香你仅仅只是十分单纯地觉得眼前这个人好像很眼熟的样子,然后在想起这个人到底跟谁很眼熟之后,就直接当机立断地确定这个“有点眼熟”的人就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人”?压根就没有考虑过这两个人之间的“差异”已经远远大于“相似”,只是想到哪一出就是哪一出?觉得这个时候的步川小姐和魑魅的月川有那么一点相似之处,然后就直接想也不想地断定步川小姐就是月川本人?

    呵呵呵,亲爱的小柴彩香大小姐哦,也就是说你绝对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认错人”的这个可能性对吧?

    步川小姐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自己的嘴角。

    #小柴彩香:真是抱歉,在我的字典里面可是完全没有“错”这个字眼、就连想类似的也都没有呢(一本正经)#

    现在自爆成功的步川小姐还能说什么呢?竟然有着如此感人的逻辑思维。真不愧是“世界以我为中心”的任性大小姐啊……你让那些差一点点就能认出步川小姐、但却又因为两者之间差异太悬殊而自我否认掉的人该情何以堪啊?

    #老板大人:我的膝盖好像有点疼#

    #枫桦:不知为何我的膝盖似乎也有点在隐隐作痛呢#

    在得知到事实的真相竟然是如此“残酷”之后,步川小姐忍不住默默伸手抹了一把自己的脸,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到底应该露出怎么样的表情、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样的话才好,诚然只是感觉自己真的是遇上了来自于世界(小柴彩香?)的深深恶意呢——为什么她就那么傻得相信小柴彩香会有什么过人的观察能力呢?逻辑思维感人到了如此让人叹为观止的的地步,也真的是天上地下仅此一个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