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四十九章、认定之事②

    虽然本身的确不是什么让人可以让人值得放心的良民组织,但是“童工”什么的他们还是绝对不会招的好么?

    带着小孩子喊打喊杀到底像什么样啊?

    而且小柴组发展到至今也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需要人数来堆积实力的组织了,自然是不可能随随便便什么人都可以能加入进去的,它本身就有一个系统的找人标准——其中写在第一条的一点,就是成年且自愿的青年人啊。

    然后现在站在小柴彩香面前的这个诡异少女虽然看不到容貌到底如何,但是光从身形上来说,她肯定也还在未成年吧?

    #步川小姐:贫乳怪我喽?#

    总而言之,正是基于以上的这些原因,小柴彩香在这个神秘而又诡异的少女出手杀掉山本树的第一时间里面,就直接确定了这个人完全不可能隶属于小柴组……小柴隆一没有道理会破坏规矩让一个未成年少女加入组织(虽然当初招揽“月川”的时候,人家的确就是一个未成年就对了),而且就算真的招揽了,也没有道理会向小柴彩香隐瞒小柴组里面有这么一个神奇的女孩子存在。

    想想小柴组里面位于金字塔顶端的那些人物,小柴彩香就算没有让关系变得熟悉,但是却也是会有一个脸熟的印象好么?

    里面身居高位的女性的确是有几位,而且是局指可数,所以小柴彩香几乎认识她们每一个人——所以在看到眼前这个女孩子出手杀掉山本树的第一时间里,小柴彩香就直接确定了她并不隶属于小柴组。

    反正小柴彩香就这么确定下来了。

    这么说来,这个神秘诡异的少女真的就是找山本树来“寻仇”的?然后看到被绑架的自己就顺道拯救了一下?

    #↑意外得真相了呢#

    不过脑袋里面这些想法也并没有维持多久的时间,小柴彩香下意识地抬起眼眸去追寻那个身穿着一身就算沾了鲜血却也无法用肉眼看出来血迹来的黑色卫衣的步川小姐……发觉到步川小姐这个时候似乎完全没有任何想要和自己说话的意思就准备转身离开这里的模样,小柴彩香也不知道自己脑袋里面哪根神经搭错了线,诚然那一瞬间就直接将眼前这个人的背影和自己记忆中的某个人彻底挂钩了起来。

    于是忽然之间就下意识从椅子上站起了身子,小柴彩香冲着步川小姐那还没走远的背影就直接脱口而出。

    “你是月川对不对!”

    果然完全不出小柴彩香的预料,就在她的话语直接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的那一瞬间,小柴彩香那双熠熠生辉的眼眸里面诚然就印出了步川小姐那身影猛然就是一顿的模样,于是心中就更加确定了自己那天马行空的想法。

    为什么莫名其妙地就要过来救她呢?

    因为她就是“月川”啊!

    小柴彩香知道。她的月川是绝对不可能就这么放任着她不管的——

    先别说这边意外之间猜中了步川小姐身份的小柴彩香心里面到底是有多么得兴奋,要知道这边一语就直接被言中自己身份的步川小姐可是满脸的不敢置信,心中几乎都是一大片地崩溃状啊……天惹噜,为什么小柴彩香这个家伙竟然可以一眼就直接她给认出来啊?难道说她之前有不小心的露出过什么马脚来不成么?但是这也是完全不科学的事情啊!要知道步川小姐这边可是小心翼翼到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啊!

    就是因为害怕小柴彩香会对自己的身份生起什么猜测来。所以步川小姐才会干脆连话都没有说好么?

    为什么到做到这个份上了小柴彩香还能发现啊!

    而且再者说了,步川小姐这边虽然戴着卫衣地兜帽并没有让小柴彩香看到那和“月川”截然不同的黑色头发,但是就光凭步川小姐在自己对外表现出来的模样,也绝对不可能和“月川”有任何的关联对吧?

    月川是温文尔雅、从未有对客人有过失礼态度的完美夜店女公关,但是她现在可是一位杀人不眨眼的神秘组织成员啊。

    ——两者之间的差距不可不谓是巨大!

    所以步川小姐这边更加有理由确信小柴彩香这个家伙仅仅只是在睁着眼睛胡说八道而已。哪里是真的以为自己是什么鬼的月川啊?所以十分清楚这个时候面对小柴彩香的最佳反应就是“没有反应”,步川小姐诚然直接无视了小柴彩香那陈述大过疑问的华语,立即迈开步伐就继续毫不动摇地门外走去!然而步川小姐却完全没有料到小柴彩香这个时候竟然如此难缠,竟是完全不想让她就此轻而易举地开来。

    二话不说就忽然之间从后面重重地扑了上来,小柴彩香两手就这么朝两边一伸,自然就直接重重地抱住了步川小姐那边的腰肢。

    “你就是月川!”

    ——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小柴彩香此时的语气会是如此得斩钉截铁,她不会是真的有什么鬼的证据吧?

    原本是下意识地就想要像对待洛小倾一样、直接将小柴彩香那伸手抱住自己腰肢的两手给直接毫不留情地用力折开来的,但是想到了对方是小柴彩香,步川小姐这边自然也只能愣是憋着一口气,任由她这么抱住自己不放了。

    要是小柴彩香真的知道她就是月川、然后她还这么歹毒地对待她的话。之后还要不要小柴彩香再愉快地给她砸钱了啊?

    所以总归得来说,步川小姐就是怕了小柴彩香是真的知道。

    然而却是完全就没有想到小柴彩香竟然是如此“蹬鼻子就上脸”的厚颜无耻之徒,见到步川小姐这边仅仅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任由自己抱着不为所动之后,小柴彩香自然就直接顺势将自己的脑袋埋在了步川小姐的肩膀之上,闭着眼睛深深地嗅了一口她身上血腥味低下让人莫名留恋不舍的清香……而步川小姐也没辙了,人家这么吃自己豆腐,可是她却完全不能像对待洛小倾一样对待小柴彩香不是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