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四十章、绑架之因③

    等等,石田组?

    终于从山本树的嘴巴里面得到了自己现阶段最想要知道的内容,小柴彩香眼帘微阖,下意识地就直接眯了眯眼睛——如果她的记忆力没有出现错误的话,这不是在隔壁城市里面知名度极高的极道组织么?

    就如同在小柴组在这个城市里面可以随随便便就呼风唤雨一样,山田组在隔壁的那座城市也是差不多同等的地位。

    可是来自于隔壁城市的极道组织,怎么突然之间就跑到这个城市来折腾了呢?

    的确,小柴彩香从来都不是什么优秀得令人赞叹的人,毕竟她从小开始她就被自己家族里的人给溺爱得好像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她不能得到的一样、从而直接就养成了一身的娇惯傲慢,甚至就连思想也都有点病态地产生了“世界以我为中心”的想法来……但是即便现实如此,但小柴彩香本身却也是有优点存在着的,起码比起其他同样任性过头的大小姐来说,她诚然多了一份遇到危险却不慌乱的冷静以及沉着。

    说到底能有这一份“优点”也是拜她的“家庭环境”所赐,毕竟她是在极道当中出生的小公举,成长起来又哪里会这么简单?

    ——“任性娇惯”是被家人给溺爱出来的,但“冷静沉着”却是极道子女必然会有的。

    也正是因为得益小柴彩香这十分难得的临危不乱的冷静,所以在意识到了自己的情况真的有点不妙之后,她才会故意借着自己的任性将那傲慢的态度给表现得极为淋漓尽致、充满了让人血管暴跳的嘲讽干。

    直接愣是让山本树这个家伙自己自爆了。

    看山本树此时诚然满脸气急败坏的恐怖狰狞模样,估计也压根就没有想到小柴彩香这是故意变着法子让他爆出幕后黑手的。

    不过就算知道了小柴彩香的小聪明又会如何?想来性格如此自以为是的山本树对于这种“小事情”压根就不会在意多少,毕竟讲道理,现在小柴彩香就在他的手上诚然无法动然一丝一毫,即便知道得再多也肯定闹不出什么大风浪来啊……至于为什么一看就知道肯定不会关心组织里事情的小柴彩香会知道在隔壁城市横行的山田组,那其实也不难理解,这还要多亏于小柴隆一真的对她溺爱到了极点啊。

    即便和自己手下讨论的是组织里面十分重要的事项,但是小柴隆一却从来没有在小柴彩香面前主动避嫌过。

    ——大有一副“反正你也听不进去”的态度。

    #↑知女莫若父#

    所以小柴彩香这边就算从来都没有正式接手过关于小柴组的各种工作事项。但却也对小柴组里面大大小小的事情也有了一个大概的理解,更是记得在不久之前的时候,小柴隆一貌似还提过“山田组”这个名字不止一次呢。

    就是因为每次提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小柴隆一的脸色都会变得严峻几分,所以小柴彩香对于山田组的印象还是蛮深刻的。

    山田组不会是打算把自己的爪子伸到这个城市里来了吧?

    毕竟现在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可能性了。小柴彩香当然直接就想到了这一层上,要不然实在是没法解释山田组莫名其妙地就开始谋划起了针对“小柴组”的阴谋来……不是想要趁着这个机会“谋权篡位”又是什么啊?所以到了现在小柴彩香终于明白自己的“任性”好像在这一次真的闯祸了,也同时在瞬间就理解了小柴隆一之前对自己的看管并不是什么鬼的“小题大做”,而是真的为了保护自己不受到波及。

    谁叫她行事那么高调几乎让周围一圈子的城市里、行走在极道上的人都知道她是小柴隆一的掌上明珠啊?

    谁叫她好的名声一个都没有,传出去的全部都是刁蛮任性的“丑闻”啊?

    身在极道家族却因为父亲溺爱以及自己任性得不想过得太辛苦、而没有被培养出一丝一毫极道子女该有的处事能力。没有保镖保护的话一个人就什么都做不了,这特么不是什么卵用都没有的“花瓶”还是什么啊?

    而且重点是明知道自己十分容易就被居心叵测的人惦记上,却还任由自己这么大个的目标亮晃晃地直接脱离小柴组的重重保护。

    所以说她这不是摆明让人家赶紧抓她过去当可以威胁小柴组的人质么!

    在想到了这里之后,小柴彩香就算心里面依旧还是没有达到“追悔莫及”那种颇为严重的程度,但是却也有那么一点影响,她那本该清亮透彻的眼眸也因此而忍不住就直接稍微暗了那么一下……不过这一份黯淡也仅仅只是一闪即逝而已,小柴彩香脸上的傲慢以及满心的不屑并没有因为困恼自己的过失而主将开始收敛起来,高高在上得不可一世,就如同她刚才好像压根就没有想那么多一样。

    毕竟小柴彩香脑袋还算是十分清楚,她知道自己的形象应该仅仅只限于“极为盲目地自信自己父亲的能力”的任性大小姐。

    ——虽然不止一次说她的确就是在本色演出就对了。

    这样子的形象的确会惹得山本树极为不快、或许还会因此而对她不利也说不定。但是这却是一层十分良好的外包装,也在另外一个方向上保护着小柴彩香……你说一个另有阴谋的绑架犯,会喜欢看到一个遇到危机保持沉着冷静、甚至还能从蛛丝马迹中剖析出隐藏在真相的人质呢?还是会喜欢看到一个嘴巴恶毒、性格任性无脑,但是智商上却是单纯到愚蠢地信任自己父亲肯定无敌的人质呢?

    于情于理,后者虽然让人糟心但却也让人感到放心,特别是像山本树这样子心比天高、自以为是的人。

    他就连小柴彩香一点点(?)的嘲讽都能激动成这样子,哪里还受到了一个人质可以在智商上疯狂地碾压他啊?绝对会让山本树可怜的自尊心毁于一旦,也许会为了体现自己的“高人一等”,干出虐待人质的事情也说不定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