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三十九章、绑架之因①

    今天之所以能逃得出来,还是她逮住一个机会才偷偷溜出来的。

    然而让人完全想不到的是,小柴彩香这边才刚刚从自家的后门踏出来没有几步的路程,就直接被人给从后面抓住给熟练地绑上了一辆黑色的面包车——正因为他们手法极其熟练,才让小柴彩香就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出来。

    对于这个时间,实际上小柴彩香真的很想说一句,为什么你们能绑架得这么熟练啊!你们到底绑架过多少女孩子啊!

    #↑打死白学家#

    原本小柴彩香对于自己被绑架的事情也没有多少的在意,还以为自己又遇上了那些完全不知好歹、想要在庞大的小柴组稍微蹦跶一下刷自己存在感的无聊之人,所以刚才表现出来的态度才会那么嚣张任性……但是现在听山本树的这个口吻,似乎自己被绑架的事情并不是自己所想象得那么简单?啊,这么说来也的确是的,小柴彩香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这一切似乎实在是太巧合了一点。

    毕竟这一次的绑架可是小柴彩香才刚刚一出门就直接生的,其中重点是地点是在她自家的后门口啊!

    他们有怎么能知道自己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后门出来?

    所以小柴彩香这边是不是可以大胆地猜测自己那所谓的“逃跑机会”,就是绑架的这一方故意为了让自己“自投罗网”而制造出来的?现在这么一项项的话,小柴彩香这边自然就忍不住感到了一阵阵的心惊。

    毕竟如果这是真的话,那么这就代表着此时并不是一次十分普通的绑架,而是一场从头至尾就针对小柴组的阴谋!

    ——小柴彩香几乎瞬间就知道自己的情况了。

    绝对不会是就此要挟她从而获取高数额、不愁一声的金钱,反而还会被这些“有心人”给当成一种“软肋”,拿去威胁那个因为找不到自己再加上组内情况不安定而心里主将开始不安定起来的小柴隆一,就此获得除了金钱之外对自身更加有利的东西……小柴彩香忍不住就皱了皱眉头,她也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懂只知道耍脾气的笨蛋大小姐,她岂能不知道自己对于小柴隆一乃至于小柴组的意义?

    也许对方手段耍得高,亦或者小柴隆一计谋略逊一筹。也许小柴组真的会因为她而元气大伤一回呢。

    这特么都是什么事啊?

    暗自狠狠地咬了咬自己的牙齿,小柴彩香只觉得想要利用自己来重创小柴组的人实在是太卑鄙了,整张清丽的脸蛋都冷峻了不少——不过小柴彩香也十分清楚,这一场阴谋的“主谋”绝对不可能是眼前这个一看就是被当枪使的山本树。

    不是小柴彩香说话太伤人。而是山本树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小混混,完全没有那种资格去挑战小柴组的资格好么?

    ——山本树的所作所为,注定他仅仅只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

    所以就此就可以直接展开自己的猜想了,小柴彩香可以想得到站在山本树后面的绝对是一个更大的、让人完全不容小窥的势力,而且那个势力的实力估计和小柴组本身也会相差不了不了多少。顶多就是分毫之分而已……要不然这个势力的人怎么会有这种能力在小柴组的“大本营”里面摆弄自己的手段,从而直接心里只想着要跑出去找月川的小柴彩香制造出了一个“逃跑”的机会呢?

    这一次真的有点糟糕呢。

    稍微眯了眯眼睛,小柴彩香忽然之间冷峻的表情也变回了最初的平静而又任性,她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到底该怎么说了。

    于是看着那个笑得完全不可一世的山本树,小柴彩香的嘴角重新勾起了那个仿佛能将别人的所有尊严给彻底践踏在脚下的高傲笑容,她就此完全收敛了自己眼睛里面浮动的思虑,一脸满不在乎地说道:“哼,你以为你这样子说起来我就会直接被你给吓到么?不要太天真了,我可不会不会像你想得那么傻——像你这种圈地自封、甚至还对此沾沾自喜的‘蝼蚁’是绝对想象不到小柴组到底有多么庞大的!”

    也不怕自己嘲讽开得让山本树直接在此爆出自己的坏脾气,小柴彩香诚然摆足了一个对于自己父亲势力盲目信任的娇蛮大小姐形象。

    虽然她现在就是在“本色演出”就对了。

    “哼哼。算了算了,像你这样子的社会渣滓估计也不可能接触到这种程度上来,所以我原谅你的‘无知’好了。”一边说着还一边十分嫌恶地撇了撇嘴巴,小柴彩香脸上尽显一副瞧不起山本树的鄙夷模样。

    这一番话说得也是够厉害,直接就把山本树给当成了那种因为一点点成绩而直接变得完全不知天高地厚的大蠢蛋。

    果不其然,这个家伙瞬间就被小柴彩香给激怒了——

    “你特么这是用什么眼神在看我?瞧不起我么?你特么除了是个小柴组的千金意外,连个屁都不是!”在想着自己是不是该说得在再重一点的时候,小柴彩香忽然之间就只觉得自己脸颊猛然一痛,一抬眼就直接看到了山本树这个家伙此时早就已经冲到了自己面前,正伸手用着自己手指狠狠地钳住了她的脸颊两侧……那双疯狂而又愤怒的眼睛就这么直勾勾地瞪着小柴彩香的眼睛。简直冒出实质性地火焰来一般,果然这个家伙除了“疯狗”意外就什么都不是呢。

    而小柴彩香这边也为此而一个明显的皱眉,诚然感觉自己的脸颊被山本树这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家伙给捏得那叫一个生疼。

    然而她却并没有因此而收敛自己的眼神,反而还将眼神中嘲讽意味给弄得更甚起来了。

    被刺激得更加厉害了。这个时候山本树的心里面估计只想该如何将小柴彩香的骄傲给狠狠践踏在地上:“你真以为小柴组可以在这个城市只手遮天了?我告诉你,你别天真了!正所谓盛极必衰,过不了多久小柴组就会被石田组给踩在脚下不得翻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