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三十八章、绑架之因①

    所以说像小柴彩香这样子自带嘲讽的性格竟然还能在多次绑架当中完好无损地存活下来这特么不是传奇是什么啊?

    ——绝对就是她自身运气极好亦或者老天都在保佑她啊!

    #↑与之相反的就是步川小姐,别说什么运气了,就连老天爷也都看她不爽的样子#

    总而言之,正好就如同步川小姐这边所想象的一样,被如此光明正大地嘲讽,身为大恶人的山本树岂有不被触怒的道理呢?为了让小柴彩香闭上自己的嘴巴,山本这个家伙情不自禁地就又一脚揣上了那个柜子,诚然想利用自己的武力吓破对方的胆子……虽然小柴彩香的反应没有什么被吓到地样子,不过这一次又被踹了一脚地柜子并可是并没有坚挺在原地,而是直接被山本树而踹倒了在地上。

    接二连三出的剧烈响声直接响彻在这个不大不小的房间里面,还闹出了回音来,让在门口偷听的步川小姐微微皱了皱眉头。

    请问可以稍微关照一下她的耳朵么?

    “啧,你这个家伙一直啰啰嗦嗦得特么都在说些什么鬼废话呢?你是谁很重要么?老子就是知道你是小柴组的千金才会抓你过来啊——呵呵呵,我‘亲爱’的大小姐哦,难道你就没感觉这一次的绑架和你以前经历的完全不一样么?”

    吊儿郎当地将双手插进了裤兜,山本树自认为自己十分酷炫地扬着脑袋说着话,脸上的表情倒是显得格外的自信。

    “你这是什么意思?”

    大概是被山本树这么直白地一说也让自己的心中产生了什么不详的预感,所以小柴彩香这边也下意识地就略微收敛了一下脸上的睥睨、并没有用自己与生俱来的傲气疯狂碾压着对方那可怜的自尊心,反而还眯起眼睛十分危险地咬着字眼如此反问了一句……而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却直接让山本树十分敏锐地现了小柴彩香在娇蛮外表下的不安,于是瞬间就仰头诚然一副“啊哈哈哈”的模样大小了起来。

    “呵呵呵,我是什么意思?小柴小姐,天惹噜,我还能有什么意思呢?你自己也绝对是在害怕了对不对?”

    只见山本树这边笑得愈肆意猖狂起来。

    忍不住伸手抹着自己的脸。山本树还是完全抑制不住自己的笑意,肩膀都在疯狂地抖动着:“以前的你每一次被人给绑架走就会马上被小柴组的走狗们给第一时间救回来,他们哪里会让‘尊贵’的你在绑架犯的手上多呆哪怕只有一秒钟的时间啊?”

    原来这就是为什么小柴彩香经历绑架这么多次却至今都没有被“撕票”的未解之谜的谜底啊!

    ——步川小姐瞬间了然地点了点脑袋。

    毕竟还完全没有绑架多久的时间就直接被强行宣告了绑架的“破产”,那么那些人自然也就没有机会“撕票”了不是么?

    “我‘亲爱’的大小姐。你好好想想你现在呆在这个鬼地方到底已经多久了呢?”竟然也知道自己的藏身地对于别人来说诚然就是鬼地方,想来这个山本树也是非常有自知自明呢……就这么格外满足地看着小柴彩香那睁着眼睛怒气冲冲、毫不掩饰讨厌情绪地瞪着自己的模样,山本树忽然就有了一种别样的快感,又故意假惺惺地挑着眉头说道,“哎呀。你现在被这么绑着应该完全看不到时间吧?”

    真是好一个“嘲讽人者人恒嘲讽之”呢。

    想不到小柴彩香原本一直都只有大肆地在那里嘲讽别人的份,然而现在竟然反过来被人给狠狠嘲讽了一番呢。

    “那么,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你现在呆在这个地方已经整整有三个小时的时间……呵呵呵,不出意外的话,今天晚上你会呆在这个地方过夜,然后等到了明天,你也会继续呆在这里没有任何机会离开。”

    说着,山本树就对着小柴彩香露出一个颇为残忍的冷笑。

    “毕竟你那最为强大的父亲在这个时候可是已经完全‘自顾不暇’了,又怎么会有那种闲功夫来找你这个不听话的女儿呢?”

    这一番意有所指的话被山本树给说了出来。自然直接惹得小柴彩香心中忍不住就是微微一凛——她就算再怎么任性娇蛮但也绝对不是什么笨蛋,哪里不知道山本树这个家伙所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小柴彩香十分清楚自己这一回会遭到绑架都是因为自己不听小柴隆一的话直接“偷跑”出来的,如果组里真的在这个时候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的话,也许他们真的会现不到她的消失呢。

    可是哪里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呢?

    小柴彩香从小到大明明都遭遇了这么多次的绑架事故,但是都没有一次这么巧合就直接遇上了这种让小柴组自顾不暇的时候。

    ——啊,她好像想起来了。

    在前几天的时候,小柴彩香的父亲,也就是小柴隆一,就已经用着十分正经严肃的态度告诫过她在这一段时间就干脆呆在家里面,不要再出去随随便便地走动——就小柴彩香每天晚上必定要去的魑魅。小柴隆一也直接不让她去了。

    这特么还能受得了?

    被限制不能去魑魅找月川,小柴彩香当然只感觉十分得莫名其妙,毕竟她要是一天看不到月川就感觉浑身难受好么!

    #小柴彩香:月川出奇迹#

    然而貌似这一次的事态真的有一点严肃,再加上小柴隆一的性格也决定了他一向都是“言出必行”的主。所以在接下来的这几天时间里面他对小柴彩香的监控力度真的十分到位,可以说是小柴彩香就算找个借口想要出去买东西也都是让他忠心耿耿的手下直接“代劳”完成的……而毕竟是被家里人给娇惯着长大的,除了上一次因为要娶月川(?)而和小柴隆一打冷战,她哪里有又被软禁过啊?

    所以没有这种经验的小柴彩香用光了自己能想到的办法却没有任何卵用之后,自然一时半会儿之间还真的逃不出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