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三十五章、绑架之人②

    如果情报者那边在情报栏上刊出来的照片没有出错的话,那么这个家伙就是这一次的“任务对象”了吧?

    也就是那个一个叫“山本树”的男人。

    哎呀哎呀,这可真的是如同教科书般的“得来全不费工夫”呢……看到那个健硕男性的侧脸和照片有着百分之八十的相似程度,步川小姐这边自然忍不住就稍微勾了勾自己的嘴角,显得心情十分不错的样子。

    在注意力全部都放在山本树这个家伙身上的时候,步川小姐这边倒也是忘记在意小柴彩香为什么会被绑架到这里来的问题了。

    “我只知道我要吃蛋糕——”

    真是果不其然,小柴彩香这个刁蛮大小姐张嘴闭嘴都是各种蛋糕来蛋糕去的,诚然就是一副“要是没有吃到蛋糕、就绝对不会死心”的样子……不过倒是话说回来,山本树这个家伙也真的是不愧长年都在作恶多端,所以他的外表映衬他的行为看起来就绝对是那种“一言不合就直接砍你全家”的凶恶之徒,就更别提他现在故意瞪起眼睛来的模样到底能吓哭多少胆子比较小的女孩子了好么?

    然而现在的问题就是,小柴彩香却并不是那种可以被吓到哭的女孩子,她反而还愣是没有把山本树的恐吓给放在眼里好么?

    “嗤。”

    想不到直接就翻了一个如同看待白痴一样的白眼,小柴彩香还直接从嘴中发出了一声极具嘲讽意味的嗤笑声……也许正是小柴彩香从小生活的环境比较复杂,围绕在身边的人又都是一些凶神恶煞的人,所以早就对这一条免疫了吧?

    毕竟小柴彩香这个极道小公举,可是就连面容最为可怕的小柴隆一、也都是一言不合就直接上去呼巴掌的存在呢!

    #小柴隆一:粑粑心好痛啊qaq说好的女儿都是小天使呢!#

    被这一声明显的嗤笑声给彻底嘲讽到了,山本树说实话也是一个说一不二地暴脾气,要不然他能一言不合就直接砍人全家么?所以一个没忍住,心里烦躁的山本树就又直接对小柴彩香说了几句非常不好的话来——然而这些重话却是完全石沉大海,小柴彩香压根就没有把这些话给听进去!还没有等山本树这边把气顺过来,小柴彩香转过了头。又特么对她冒出了一句“我要吃蛋糕”的话来!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种女性啊?

    山本树绑架过的女孩子就算没有一百个,但最起码也有五十个了!但是他可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不自觉的好么?

    这可是被绑架了啊!

    看着小柴彩香那即便被自己给活生生束缚着身体以及手脚、但是脸上却依旧有着一种莫名优越感的面容,山本树只觉得自己心里堵得慌……就算小柴彩香本人长得很好看没有错,但是他却完全没有那种“兴趣”好么?

    不仅仅只是小柴彩香的身份让他不可以随便的轻举妄动。更是因为小柴彩香这边奇葩的表现实在是让他掉足了胃口。

    ——哪有被绑架了还吵着要吃蛋糕的啊?虽

    然并不理解小柴彩香对于“蛋糕”这种让人发腻的食物到底有着什么诡异而又奇葩的执着,总之在山本树这边视角里看来,小柴彩香此时此刻那高高扬起的脑袋、脸上那甚至完全可以说是不屑一顾的表情……卧槽,诚然已经把她那“极道小公举”的的风范给展现得一览无遗了好么?如此油盐不进(除了蛋糕)的任性大小姐模样,着实让山本树心里气郁得更加厉害。脑袋也是一阵阵得在发疼。

    为什么区区就是一个被他掌握生死大权的“人质”而已,她却敢用这种优越感极强的态度跟他说话呢?

    法克!

    越想山本树这边就越发忍不住皱眉起来,真心觉得自己这个“绑架犯”做得也真的是太不合格了一点……好吧,就算这个大小姐完全不害怕也无所谓了,但是为什么她这个时候会有如此“闲情逸致”向他讨要吃的啊?

    这是山本树最为无法理解的一点啊!

    #小柴彩香:像你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渣渣是绝对不可能理解的(一本正经)#

    然而在山本树陷入死结般地纠结这一点的时候,小柴彩香却依旧还是在耳边各种咋咋呼呼地叫嚷,而且还尽是一些“生命唯蛋糕不可缺失”“蛋糕啊蛋糕,你为什么会是蛋糕呢”“蛋糕啊,你的名字叫好吃!好吃,你的名字并不一定叫蛋糕”“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所以说这特么都是在说什么鬼啊?原本心情就烦躁了。这一下子也绝对就是来了一个暴击,所以山本树的暴脾气自然直接爆炸了!

    “你特么给我安静一点!”

    于是回过头,山本树直接气冲冲地走上前就是一脚,直接越过了张嘴闭嘴个不停的小柴彩香、重重地踹到了她身边的一个柜子之上!

    这么一脚发出来的声响当然那叫一个大,那个被踹的无辜柜子随着山本树用处的力道来回摇晃了好几下之后才堪堪又回归了自己的原位、勉强着才没有让自己倒下去……呵呵呵,真是可以说是柜子中的勇者了呢。

    而耳边传过来地出乎意外的声响,以及架在自己面前不远处的那一只脚,自然让小柴彩香那高分贝的声音稍微停缓了那么一下。

    #小柴彩香:先生,你的脚臭得有点辣眼睛#

    终于在是得到了些许的安生了,山本树在这个时候才长长地从胸口见舒出了一口气。不过为了让小柴彩香不继续在“蛋糕”这腻歪的话题上继续下去,山本树当然要贯彻自己的恐吓行为,直接从衣服里面的掏出了一把冰冷冷的匕首,就这么自认为十分酷炫地来回在手上来回把玩着——看着小柴彩香那边终于有一点安分下来的表情。山本树忍不住就冷笑了几声,脸上更是狰狞了好几分。

    终于在这个时候知道自己这是陷入了危险当中了么?

    山本树也就不吐槽被人惯坏的极道小公举神经到底有多么大条了,他觉得这个小姑娘吃枣药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