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三十四章、绑架之人①

    这人还能是谁呢?

    步川小姐忍不住就狠狠抽动了一下自己的嘴角,此时她的心中诚然早早就已经浮现出了一个相应的人选来了。

    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是不是正确的,步川小姐的身子自然更加贴紧了背后的墙壁,然后瞪着一双看不出到底其内包含着什么样感情的死鱼眼,接着一个隐秘的角度从完全就是敞开状态的窗户中望了进去。

    ——啧啧,真是果然啊果然。

    当自己的眼帘里面映入那再为熟悉不过的面孔的时候,步川小姐就忍不住啧嘴了一声,眼神都跟着晦暗了一下。

    无论是哪一个方面步川小姐都没有猜错,她的确就是遇上了山本树这个人渣强抢“良家少女”的狗血戏码,而且那个被绑架的“良家少女”还不是什么别人,正好就是步川小姐所认识的人……正因为这扇窗户直接面对着这个房间的正中央,所以步川小姐靠着自己现在这个不错的视角,自然不费吹灰之力就能看到被绑架的对象,也就是那个此时正被五花大绑地绑在一张椅子上的女性。

    明明现在这样狼狈的情况几乎已经可以称之为“阶下囚”了,但是这个被绑架的女性脸上却愣是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敢情她完全不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有多么危险么?

    步川小姐忍不住就伸手扶了扶额头,在心里直道果然是完全不嫩而过指望这个家伙到底会有多么正常的反应呢……没有错,想来大家也都已经心里有数了现在被山本树给绑架走的人就是“小柴彩香”本人无疑。

    想来在这种危机的情况下一点都不害怕、反而还能降自己的娇蛮任性给展露得一览无遗的人,也只有小柴彩香一个人了吧?

    #↑完全就不知道这是在夸奖还是在损人呢#

    不得不说,想不到做人竟然还能“粗神经”(?)到如此惊人的程度,小柴彩香这个家伙也真的是到达了一种超越人类的境界了呢!反正此时此刻小柴彩香诚然完全无惧自己被绳子给绑着无法动弹的现实,直接无视情况地耍着自己的大小姐脾气,满嘴出口的话竟是都在嘲讽人家对自己的“服务态度”真是她不周到了——那语气不善得哦,简直就如同她在教训着自己那不争气的手下一样啊!

    人家可是专程绑架你过来的好么?

    而且竟然还说什么“差评”,敢情人家要回勤勤恳恳地买蛋糕过来给你吃的话,你还能直接来个五星好评返现么?

    总而言之。小柴彩香脸上诚然满满都是一种“我就是世界的真理”“尔等冒犯我的渣渣快点送蛋糕赔罪”的态度……看看她那一直念叨着自己不吃蛋糕就不开森的表现,小柴彩香莫非是什么不吃蛋糕就会死星人么?

    步川小姐敢断定,小柴彩香那边绝对没有把自己当成被绑架的可怜人、反而还更像是被人“请”过来专门等别人过来伺候的!

    ——呵呵呵,真是好一个“天生小姐命”啊!

    不过话说回来。饶是小柴彩香在这种让人糟心的情况下表现得如此“乐观豁达”(?),但是却依旧还是无法掩盖她现在正处于危险当中的事实……她这可是有“被撕票”的危险存在好么?那如同大拇指一般粗细的绳子绕着椅背以及小柴彩香的身体,来来回回地绕了几乎整整有十圈有余!这样子的绑法虽然看起来真的感觉十分愚蠢,但是让人不可置否的是,这种绑法却是极为实用。

    绑到了这种程度。身边又没有什么合适的工具,就算一个训练有素的人也难以在这种情况下就此挣脱开来吧?

    就更别提小柴彩香这个被家族娇惯的大小姐了。

    虽然说被绑架的人是自己的熟人,但是步川小姐这边却完全不为所动,甚至压根就没有想要立刻展开救援行动的心思——毕竟现在的她可不是什么在魑魅工作的女公关“月川”,反而是代表着wco的“断罪者”好么?

    虽然组织的规矩里面并没有明写,但是暗条“如果被看见了那杀掉目击者也是可以的哦”却是直接表明了一切。

    ——组织是不想自己的员工被世人所知道的吧?

    所以在亲眼确认了被绑架的人就是“小柴彩香”本人之后,步川小姐就十分淡定地从她那五花大绑的身上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然后就此直接开始寻找着刚才那个有和小柴彩香争执几句的“男声”……想来应该就是“山本树”本人吧?步川小姐并没有寻找多久的时间,因为就在小柴彩香侧边大约三四米远处、昏暗光线所照射不到的一片阴影处,正站着一个身材颇为健硕的成年男性。

    就算没有正面面对这个家伙。但是此时光看他身上冒着的黑暗气质,步川小姐就知道这人绝对不是什么善茬。

    没看他那凶神恶煞的模样么?

    当然,这个家伙并没有发现步川小姐的存在,不仅仅是因为步川小姐这边藏匿得很好,更是因为他现在正一直极为烦躁地磨着自己的牙槽——想来是已经被小柴彩香各种神奇而又奇葩的言论给直接弄得简直烦不胜烦了吧?

    步川小姐忽然之间竟然有一点同情这个家伙,毕竟作为被光顾的人,她也十分理解有时候小柴彩香思维的诡异呢。

    “我说,你真的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么?”

    皱着眉头伸手稍微揉了揉自己那被小柴彩香有点高分贝的高亢声音给折磨的可怜耳朵,这个健硕男性冷笑着侧了侧自己的脑袋,然后就此直接瞪起自己那完全就不像一个平常人该有的凶恶眼神……充满恶意以及凶狠的眼神。就这么直勾勾地看向了那边完全搞不清现在状况的小柴彩香,这个男性诚然将自己的气势展现得一览无遗,完全不觉得自己恐吓一个没有抵抗能力的女性到底是一件有多么羞耻的事情。

    ——嗯,如果“嘴炮”也可以有实质性的杀伤力的话。那么小柴彩香还真的就不能算没有任何威胁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