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三十章、不能偷懒①

    只是在寻找情报的时候偷懒利用别人来当自己苦力的一点,想来应该是不会被那个“翎”给发现的吧?

    毕竟退一步说,就算担任“检测者”这个职位的人再怎么厉害估计也是不可能会到达“全知全能”的程度——况且翎之前和步川小姐碰面的时候也说明白了,只是在任务开始的时候会过去“观察”完成任务情况的不是么?

    所以步川小姐这个时候尽管放宽心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你问为何要如此在意这个?

    好吧,虽然说步川小姐那边为了让自己可以偷懒而过去找“苦力”代替自己执行任务也不是什么“罪不可恕”的事情,就算到最后“东窗事发”估计也没有大问题,想来也就是会让别人产生一种“原来她是这种人”的想法而已……然而像步川小姐这样子孤僻的人可是从来都不会在意别人到底怎么看待自己,她的在意的是这件事情被拆穿之后要是直接影响到了自己的任务评价可该怎么办啊?

    毕竟“检测者”这个职位一听就是组织里面十分高层的人员,肯定能在步川小姐最终任务评价那边掺和一脚的。

    ——要知道最终得到的任务评价越高,步川小姐这边拿到的外快才会越多啊!

    正是因为这诚然已经关乎到了“钱”这个“生死攸关”的重要问题,所以步川小姐这边才会变得如此犹豫不决!下意识地咬紧了下唇,步川小姐一本正经地开始考虑起来在“少花一点体力”和“少拿一点钱”两者当中到底哪个更重要。

    而最终答案不出意外得几乎就是瞬间得到的。

    ——当然是“钱”更加重要啊!

    没有错,诚然在下一秒步川小姐这边就直接当机立断地决定好了,为了自己那些钱,她果断还是不要找洛小倾这个家伙当苦力好了!再者说了,想想上一次执行任务时候洛小倾这个家伙竟然在那种时刻还会搞什么“迟到”,就知道这货绝对就是那种如同教科书一般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大蠢货啊……步川小姐这边可是完全不想在再一次体会“等人等到死却还是没有等到”的感觉了好么?

    反正这一次的任务对象虽然性格品性都是坏到了彻底,简直就是无恶不作,但是在身体素质上总归还是算在“平凡人”之内的。

    只有组织培养出来的人才不是“平凡人”好么?

    总而言之,想来步川小姐这边也是不需要在这个任务上大费周章地花费太多的时间。就这么一锤定音地打定了主意之后。步川小姐也不是什么拖拖拉拉的人,当然是不可能会带上这个今天完全不能派上用场的“废物”洛小倾,直接就像是驱赶烦人的苍蝇一样,随随便便地就将她给挥退走了。

    ——就别提洛小倾那边到底有多么得不情愿了。

    不过现在再怎么不情愿也没有用。洛小倾这边汲取了以前经历过的经验,从中自然也是知道步川小姐若是直接说出不打算带上她一起走这类话来的话,那么估计就是真的不可能会让她跟着自己的……就算洛小倾这个时候再怎么不情愿的耍泼耍赖也不会更改掉步川小姐心中的决定,反而还会起到了反效果,让步川小姐对死缠烂打的她更加厌烦不是么?虽然洛小倾的确非常喜欢没脸没皮地死缠烂打啦。

    所以洛小倾一脸落寞、活像一个被负心汉抛弃的良家妇女一样。捏着手中的书包带格外揪心地要准备一个人回家了。

    然而还没走一步就忽然被步川小姐给叫住了。

    天真的洛小倾还以为步川小姐这个时候叫住她是忽然之间“良心发现”、改变主意打算要带着她一起行动了,于是直接一脸欣喜地转过了身子——却不料步川小姐只是顺道让洛小倾把她的书包和雨伞一起带回家而已。

    这样子而已?所谓的“废物利用”原则?

    终于意识到了在步川小姐心目中自己的形象仅仅只是个“废物”之后,洛小倾的脸色瞬间就从一脸欣喜极具得转变掉了。简直活像一个被霜打的茄子一样。

    ……

    根据这一次正义感颇强、而且还格外得尽职的情报者写在情报栏上的情报,步川小姐细读之后自然就能从中捕捉到些许对自己的“扫除行动”比较有利的情报。就比如这个时候的步川小姐诚然已经知道了这一次的任务对象,也就是“山本树”,最近几天最为常去的“藏身地”到底在哪里——如果步川小姐真的想要在第一次行动就一口气直接逮住这个家伙的话,那么自然也就只能在这个“藏身地”上下功夫了。

    毕竟一个人无论在外边到底怎么样得浪,最终到了要睡觉的时候,他都还是会选择回到比较安全的地方度过一夜的吧?

    而“藏身地”当然就是安全之地的不二之选。你说为什么步川小姐不直接去山本树这个时间段上最为常去的地方找到他、然后按照平时执行任务时的惯例跟踪他到偏僻的地方就马上下手一了百了,反而还选择了“守株待兔”这种成功率还要依靠运气的愚蠢办法?

    步川小姐不否认前面一个方案执行率远远超越后一个“守株待兔”。但是这个方案明显并不适合这一次的任务对象。

    选择这个方案的前提条件,是这个任务对象有着十分规律地去某种地方的习惯好么?

    就像上一次任务对象的那个情报者一样,他是情报者的同时也是一名十分普通的学生,当然会每天都会有规律地要去学校上课,所以步川小姐完全可以靠着这一点专门到学校来找到他掌握整体的主动权,而非被动地等着他过来……但是是这一次的任务对象却是完全不一样的类型,根据情报者在情报栏上所排列出来的“时间事件表”上来看,他明显就是那种生活作息完全就没有什么“规律”的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