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二十九章、管教之事②

    理所当然的事情,光是这样子是绝对不可能让早乙女雪奈如此轻松地直接蒙混过关掉的,毕竟这也太便宜她了不是么?

    #早乙女雪奈:不不不,我感觉已经足够了啊!#

    就这么沉默寡言不言不语地站在原地,三井美代等着那个正在大口喘气的早乙女雪奈的脸色已经逐渐恢复了正常之后,便直接“和善”地眯起了自己的眼睛,言简意赅地表示让早乙女雪奈赶紧把地上的这些树叶给整理干净。

    地上这些乱七八糟的树叶可都是早乙女雪奈犯中二病整出来,所以三井美代这边要求她打扫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不是么?

    当然,顺道也把那个树枝给扔掉。

    看起来早乙女雪奈这个家伙似乎还想在这个时候“垂死挣扎”一下,终究鼓起了勇气,格外理直气壮地直接对三井美代拿出了“自己可是一社之长,怎么可以让她去做‘打扫卫生‘这么没格调的事情呢”这个理论来……所以说,拿着一根树枝当成所谓的“勇者之剑”在活动教室里面像多动症患者一样乱挥乱动,就是一件十分有“格调”的事情喽?哎呀哎呀,这还真是“大开眼界”呢!

    三井美代特么都要被早乙女雪奈这番没脑子地发言给逗笑了。

    ——所以可不可以用点智商呢?

    也不知道到底在心里面怀着什么样的心理,三井美代这边并没有因为她的“强词夺理”(原来你还有自知之明啊)显出十分生气的样子,反而还直接莞尔笑了起来,看起来似乎心情变得很好的样子。

    然而就是看到三井美代脸上这样子的没有一点危险性的笑容,早乙女雪奈这边却是瞬间就十分没出息地就怂逼了。

    毕竟她刚刚可是经历过了“死亡的威胁”好么?

    总而言之,现在这情况真可谓是如同教科书一般的“一超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典范中的典范呢!反正早乙女雪奈就是怂得这么光明正大,还没有等三井美代再说什么话,她自己则是已经率先服软了下来,一本正经地挺直了自己的腰板。对三井美代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诚然就是一脸完全不敢忤逆三井美代地样子,早乙女雪奈屁颠屁颠地跑到了放置卫生工具的地方,乖乖地拿起了扫把作势就要开始打扫起来了。

    想她这个“伟大”的社长还是第一次打扫活动教室好么?

    早乙女雪奈打扫着打扫着就忽然变得心理不平衡了起来,直道明明这种脏活累活都应该推给最好欺负的书呆子中野红叶做的啊!

    #中野红叶:我还是选择死亡吧#

    ……

    虽然今天的班长大人因为参与了学生会当中、所以并没有在活动教室里面刷着存在感。但是这压根就不影响二次元社每天都会度过的“日常”,而步川小姐从头至尾也没曾在意自己的身边少了一个班长大人。

    毕竟这有什么不同么?

    对于贯彻“没心没肺活着不累”的步川小姐来说,现在只要有着班长大人的漫画书在这里就十分足够了啊。

    #班长大人:同学你这样会让我很难办的啊#

    明明完全就没有在想念班长大人、但是却厚颜无耻地免费看着班长大人的珍藏漫画书,步川小姐就这么漫不经心地等到了社团活动结束的时间,也就是要离校的时候了——因为早就预定号了接下来在去魑魅上班之前要先去做任务。所以为了节省自己的时间以及更为宝贵的体力,步川小姐想到反正洛小倾这个家伙肯定回家也是闲着没事情干,倒不如直接抓过来给自己当苦力好了!

    想来洛小倾这个天性欠虐地“受虐狂”应对于自己过去当苦力的这件事情,态度也应该是十分愿意的吧?

    #洛小倾:这个时候我到底该哭还是该笑?#

    不过这个想法并没有维持多久的时间,因为在离开之前步川小姐拿出自己的手机习惯性地开始计算起时间做任务所要花费的时间的时候,手机里面难得处于清醒状态的阿贞应该是看出了步川小姐心里面想要偷懒的想法。

    于是高高地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啤酒罐,阿贞虽然依旧还是懒洋洋的样子,但是却直接提醒了步川小姐一句。

    『阿川你难道就不怕被那个检测者看到么?』

    虽然之前的时候都是抱着“想当然”地想法没有想到这一层上,但是现在忽然之间被阿贞这么刻意地一提醒,步川小姐倒也直接想起了一直都被自己给选择性忽视掉的事情——那个自称自己为“翎”的检测者。可是会“偷窥”步川小姐任务进程的不是么?绝对会看到步川小姐偷懒的样子对吧?想到了这里之后,步川小姐心里面顿时之间就是一个惊悚,毕竟上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她就是找了洛小倾当苦力呢。

    不过很快步川小姐就又恢复了冷静。

    毕竟上一次的任务的特殊的,任务对象也是组织里面“变质”掉的的情报者,想来翎想要监视步川小姐的任务过程也不可能不是么?

    毕竟那个情报者可是跑得飞快啊!

    之前和翎交谈的时候,步川小姐就知道了翎没有高强的隐藏气息的本经……虽然说是“监视”没有错,但是也是隔着大老远的地方用着“望远镜”去观察!估计一开始翎的确有在监视没有错,不过想来到了后面就会直接跟丢掉吧?

    不是组织里的每一个人都和步川小姐一样有着极强的跟踪能力呢。

    你说神秘的“检测者”不会这么弱?

    好吧,的确也有这个可能性呢,不过退一万步说。就算翎在那个情报者各种逃窜的时候没有跟丢掉,但是实际上到了最后步川小姐好像也没有利用洛小倾当苦力吧?毕竟那个时候洛小倾这个家伙就好像有拖延症一样各种拖拖拉拉的、来得那么得慢,步川小姐那边早就已经被消耗光了所有的耐性,直接自己率先动手扫除掉了那个情报者——所以说。她也只是在找情报者情报的时候偷偷利用了一下洛小倾而已。(未完待续。)

    ps:  →_→我果然有点脆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