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二十六章、久违的任务②

    说实话以前的步川小姐也不是没有接到过这样子类似的任务,一般任务对象都是那些跟着道上小组织混迹、无法无天的小混混。

    可是这次的任务对象实未免太离谱了一点吧?

    好吧,讲道理,这个世界上毕竟是这么得大,当然是不可能少得了像这样子的坏到骨子里面的人渣……可是如果一个人像这个家伙一样坏到了这种程度的话,感觉已经完全可以直接报警让警察去收拾他了吧?

    又怎么会依靠组织呢?

    要知道虽然警察有时候不太靠谱,但是在一般人的心目中,警察的可信度还是要比一个莫名其妙的奇怪组织要好得多的。

    #co:我们才不是什么奇怪的组织!(写着“真诚”二字的笑脸)#

    嘛,也许是这个家伙坏成这种模样,让警察那边也是感觉无从下手吧……总而言之这一次任务里面蕴含着的门道的确似乎有那么一点复杂,但是这依旧还是不在步川小姐这边的考虑范围之内,毕竟她搞清楚这种东西又有什么用呢?难道还能拿到钱么?作为一名合格甚至可以说是“优秀”的“打工者”,步川小姐并不需要想太多了,也不能想太多,只要乖乖地根据组织吩咐去完成任务就好了。

    在任务栏上有一张明显就是被暗中的情报者给偷拍过来的照片,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这一次任务目标的长相。

    名字貌似是“山本树”。

    ——嘛,步川小姐只要乖乖地根据情报栏上面提供着的情报,将这个“害虫”给好好地给“扫除”掉就就可以了。

    总之在这些委托人当中,其中有一部分是被任务目标给用亲切的谎言骗入了一场“高利贷骗局”而直接被弄得直接“家破人亡”饿社会人,又有一部分是自己的亲人被任务目标的不爽亦或者觊觎、导致最后被他给活生生地摧残至死而自身却无能为力的嫁人,更有一部分是被任务目标给强迫(亦或者诱骗)染上了“陋习”而不得不向其提供金钱解脱自己而最后被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瘾君子。

    这些是这一次的任务目标所干过的坏事,但是却绝不仅仅只限于这一些坏事,看情报者提供的情报估计还有更多的受害者。

    只是他们想要维持不成还惨遭毒打而直接心灰意冷了。

    不过生性有一点多疑(只是一点点?)的步川小姐还是忍不住怀疑了一下,为什么之前的时候没有人给co打电话想要“扫除”掉这个山本树,而现在终于有委托任务了。却是直接就冒出了这么一大堆的委托人呢?

    毕竟这也太巧合了一点呢。

    然而步川小姐这日常的多疑并没有维持多久的时间,而这也得益于负责这一次任务的情报者的“尽职”。

    看起来对方也是想过忽然之间冒出这么多的委托人实在是有一点让人在意,然后也专门过去调查了一番,然后就现原来这些受山本树摧残的受害人们在最近一段时间里面自地组织了起来。打算依靠集体的力量去给自己讨回公道了——只是可惜在正规饿的渠道上受挫,他们原本心灰意冷的想要放弃,不过正好这个时候co的广告进入了他们的眼帘里面,于是破罐破摔地就打算死马当活马医了。

    虽然有些人表示不相信,但是更多的人想要相信的。因为他们实在是找不到其他的方法给自己出一口恶气了。

    总归还是有一点希望的么?

    所以这些相信的人将组织的电话给带回了家,在经过了一番思想挣扎之后,他们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打进了电话……虽然这些委托人打进组织电话的时间前后都是不一致的,但是前前后后凑在一起就直接有了那么长长的。

    重点是像这样子的人杀起来完全没有任何的负担好么?如果没有组织的话,肯定这种人还会祸害更多的人吧?

    所以说组织的存在果然还是十分需要的呢。

    稍微认真一点地看清楚了在情报栏上标注出来的、对于扫除任务比较有用的情报,确定了这一次“任务目标”时常会出没的地区以及具体到“分”的出没时间之后,步川小姐自然就对此了然于心,就此直接关掉了手机屏幕,随意地收好了自己的手机……稍微注意了一下现在的时间,步川小姐眯着眼睛暗自琢磨着根据这个家伙来回出没的时间规律来看。她应该可以在今天之内就直接解决掉对方的吧?

    转过头望向了窗户外那已经停止下雨甚至都有点开始放晴起来的天气,步川小姐心情倒是因为天气不错而不错起来。

    ——争取今天一口气解决掉以免夜长梦多!

    步川小姐瞬间就下了这么一个决定,毕竟说到底,谁能确定明天的时候这些情报会不会变掉呢?看情报来说这个山本树本身就没有长期规律的生活作息,只是最近的一段时间有着这样子的规律而已。

    谁也说不准这个家伙会不会心血来潮就又有了什么新的习惯,毕竟情报者的情报提供可是已经就此停止了啊。

    之后只能靠步川小姐她自己了不是么?

    总之,现在还是赶紧言归正传到这一次的扫除任务具体该怎么去执行上面来,步川小姐曲着手指轻轻地点着桌面,眉宇间微皱的眉头代表着她的思绪此时正在逐渐在飘远……这一次的的任务目标,也就是“山本树”。根据情报上的内容以及他平时所做的那些事情来看,肯定不是那种遇到想要“杀”自己的人就会直接转身逃走的吧?毕竟他自己本身就是害人性命的人,又怎么会害怕别人取他性命呢?

    重点是步川小姐又是一个身形比较娇弱的女孩子,估计一出现对方的面前表明要杀他的话。就会直接受到这个家伙的轻视吧?

    不止不会逃跑,反而还会展示自身强大般地直接自己主动迎击上也说不定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