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二十五章、久违的任务①

    步川小姐当然会免不了会感觉到些许的惊讶。

    任务怎么说来就好?

    自从那个自称为“翎”的“检测者”专门给步川小姐分布了一个比较特殊的“扫除任务”(对象是组织的情报者)之后,她在那一段时间里面就没有接到过那些“正常类型”的扫除任务了吧?如果不是现在忽然之间就就来了一个任务的话,想必步川小姐都会以为那些隐藏在黑暗中分配任务的“主控者”是不是早就已经遗忘掉了自己这个可以执行大量以及各种各样任务的“断罪者”的存在了呢。

    #↑负存在感惨案#

    ——步川小姐的存在感怎么可能会是“负值”啊!

    震动毕竟不像铃声那样会出很大的声音,再加上班级里的大家在这个时候正在那边忙绿着自己手上的事情、而且还一边忙着一边闹得十分得热闹,当然不可能会察觉到步川小姐这边这么一点点的动静的。

    就算被现了又能怎么样呢?

    看他们这么害怕步川小姐的怂逼样子,难不成还能指望他们过来直接收走步川小姐的手机不成?

    不过这毕竟是关乎于自己“工作”方面的事情,所以步川小姐这边也不想太过于光明正大免得被什么人给无意间看到上面的内容。于是借着一个十分良好、其他人也很难看到她就在玩手机的角度,步川小姐终于从裙兜里面拿出了自己那震动了一阵子现在诚然已经不再震动了的手机……有点让人感到出乎意料的是,手机里面的阿贞在这个时候竟然并没有多么像之前那样子的颓废。

    虽然依旧还是一直捧着啤酒罐不放手,但是起码没有一边当着抠脚大妈一边生无可恋模样地看着电视了。

    也还算是对得起她那可爱的q版外表了。

    总而言之看到了步川小姐打开了手机的屏幕之后,阿贞这边直接放下了自己手中正在狂饮当中的啤酒罐,一瞬间露出了一脸“哇哈哈”的模样,难掩脸上开心地跟步川小姐表示今天终于有任务上门了!

    看起来阿贞对于这个久违的任务也有点兴奋的样子呢,毕竟说到底阿贞这边可以喝地啤酒和步川小姐的任务挂钩着不是么?

    ——只有步川小姐而做了任务,她这边才会有积分可以买入啤酒。

    无视了那个意外之间变得有点聒噪起来的阿贞,步川小姐这边无动于衷地轻轻滑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直接点在了那个一直都在闪动当中的通知栏上。下一刻因为点击通知栏而弹跳歘来的任务窗口。自然直接活生生地“挤”走了那个还正在喋喋不休的阿贞,步川小姐甚至可以看见阿贞被挤成“肉酱”的模样……唔,当然是夸张的,这个“智能桌宠”并没有这么血腥地设定。只是阿贞那边直接一脸惊讶地被弹出来的窗口给拍飞了。好不容易才从窗口后面重新扒到了前面来。

    说实话,有时候步川小姐真的不懂阿贞到底生活在怎么样的世界里面,起码并不是像表面这样子的手而已不是么?

    也许真的是一个“电子生命”也说不定呢。

    ——如果这是其他人设计出来的话,那么步川小姐她肯定不会相信的,但是这可是组织那边的“黑科技”啊。

    总而言之。存在手机里面的阿贞到底是不是不同形式的“生命”对于步川小姐来说其实并不是什么十分重要的事情。现在的步川小姐,当然应该要去着重去注意这一次的扫除任务到底要让她去干什么了。

    在随意地扫了一眼任务栏上面写着的内容之后,步川小姐直接挑了挑眉头,倒是并没有出乎自己的意外。

    起码不是像之前去扫除掉广场舞大妈的那种莫名其妙的任务了。

    虽然这一次的任务对象并不是那一种可以面不改色地对自己的亲生女儿直接下毒手的惊世大奇葩,但是凶残程度也是不遑多让,反正步川小姐知道这种人绝对不可能是那种可以被原谅的家伙……看着在“委托人栏”拉下来长长一大条各式各样的人名,步川小姐就完全可以从中了解到这个家伙也是坏到了一种极品地程度,绝对靠着自己不光明的手段,干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去残害别人的事情。

    估计这一次给步川小姐提供情报的情报者是一个正义感颇强的人吧?

    对方不仅仅“情报栏”上留下了十分详细、也是最为基础的任务对象活动地点以及日程安排,而且还加了不少“料”呢。

    一般来说情报者提供的情报仅仅只是限制于任务目标最近一段时间的活动、以及居住点是什么地方而已。亦或者还会调查委托人委托的任务是否属实,总之很少有情报者会认真地去调查任务目标的生平事迹。

    毕竟这特么不是级麻烦的么?

    就更别说这个情报者不止去货真价实地调查任务目标了,而且调查出了这么一大堆的东西出来直接放在情报栏上。

    ——比之前那个情报者不知道好到哪里去啊。

    总而言之,步川小姐心中倒是有点好奇到底是怎么样的人然后又做了怎么样子的事情、才会惹得这么多人会“同仇敌忾”地委托下任务来,毕竟这已经是步川小姐有史以来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委托人委托要“扫除”掉同一个人好么?所以步川小姐自然是稍微认真看了一下情报者调查出来的属于任务对象的生平事迹,看完之后,她顿时之间就感觉像这样子的家伙留在这个世界上是绝对不行的吧?

    步川小姐感觉这一次的任务目标好像已经把世界上所有的坏事都给彻底做了一个遍,诚然已经没有什么坏事是他没有做过的呢。

    ——啊啊,所以说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能造就这么******的一个人?

    想想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就就被全校的人给恐惧着,步川小姐这边自然忍不住就对着手机直接翻了一个白眼。诚然就是一脸无言以对的模样……所以说,步川小姐其实也算是一个“好人”呢,毕竟她没干过太过分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