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二十章、熟悉之事②

    也许在那个时候的月川肯定觉得这个站在不说话、仅仅只是拦在她面前不离开的前辈十分得莫名其妙吧?

    枫桦也觉得自己那个时候莫名其妙。

    然后终于月川估计也是觉得自己不应该再和莫名其妙的前辈继续浪费时间下去了,在微微皱了皱自己的眉头之后,便直接移开了一直和枫桦对视的眼眸,转过了身子就想要就此绕过枫桦的身子离开这一间休息室……而枫桦率先发现到月川想要一声不吭地就离开这里,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让她就这么干脆地走掉,于是在月川侧过自己的身体的时候,想也不想地就下意识直接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虽然很快枫桦就意识到自己这样子的行为似乎有一点唐突,于是便快主动松开了手,让月川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想来就是那个时候开始枫桦才会开始和月川针锋相对起来吧?

    不过现在话说回来,当初枫桦情不自禁拉住月川手腕的时候所感受到的触感,和刚才抓住步川小姐手腕时不是差不多一样的感觉么?想清楚了这一点之后,枫桦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感觉步川小姐手腕的手感会这么得熟悉了。

    同样得手腕纤细,同样得肌肤细嫩,同样得触感有些冰冰凉凉,同样得让枫桦忍不住感觉到了些许的爱不释手。←百度搜索→

    ——莫非月川和步川小姐是同一个人?

    然而这个歌极为异想天开的想法才刚刚在自己的脑袋一闪而过,枫桦这边却又直接忍不住抿嘴嘴唇哑然失笑了一下,在心里直道自己也真的是想太多了!那样子清冷如月的月川和眼前这个让人头疼的“问题学生”怎么可能会是同一个人啊?虽然两个人都是高中生的年纪没有错啦……总之枫桦这边也仅仅只是感觉步川小姐有一点“熟悉”而已,有时候一个人的感觉也是会有出错误的时候不是么?

    要是五官让人感觉到熟悉就算了,枫桦这边可是手感觉得熟悉啊!一般来说,女孩子的手腕差不多都是同样的手感不是么?

    再者说了,月川可是金头发啊——

    因为不久之前才刚刚亲自给月川吹过头发,所以枫桦很清楚月川那一头地金发并不是假发什么鬼的东西,甚至比一般女孩子的发质还要好上许多!然后看看眼前的步川小姐那一头漆黑如墨的头发,诚然也不可能是什么鬼的假发……因为黑头发实在是太稀少了、还有不少的人觉得黑色实在有点不吉祥。所以大部分的假发制造商为了销量也不可能会故意制造出这种颜色的假发,就别说造出假发的质量还这么得好了。

    退一万步说,就算月川和步川小姐两个人的发色是完全相同,但是两人之间的性格也是完全不一样的不是么?

    正因为性格的差距。所以枫桦才没有想过步川小姐就是月川的可能性。

    毕竟月川那边虽然也是一直和别人保持着一种固定的安全距离,但是她却并不是什么“孤僻”,在和别人保持着距离的时候她总是会在自己的脸上挂着一抹清雅的笑容,将自己的完美礼数给展现得淋漓尽致。

    所以这样子的因素组合在一起,与其说步川小姐是和别人保持“安全距离”。倒不是说是礼貌地和客人保持良好的谈话距离吧?

    ——反正让人莫名其妙得感觉自己生不了气。

    而现在的步川小姐却是完全不一样了,别说什么脸上笑容不笑容了(想来真的笑起来也肯定好看不到哪里去),她甚至就连最为基本的“礼貌”也都没有好么?如果真的有礼貌的话,那么肯定在老师这边还没有说她可以走的时候是不会抢先离开的,哪里会像步川小姐这样子还没有等枫桦这边说什么,自己则就是已经直接简单粗暴、什么话都不说地转身远离了枫桦老远的一段距离啊?

    所以说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啊!

    无奈地摇头苦笑了几声,枫桦忍不住伸手用手中的名簿轻轻地敲了敲自己的额头,直道自己也真的是越来越奇怪了。

    虽然说枫桦有时候也会时不时在打白天的时候就直接想起月川,但是那也不过仅仅只是几次而已,哪里像今天这样子接二连三地想起月川这个家伙啊?就更别提枫桦竟然还莫名其妙得就把一个“问题学生”给直接想成就是她本人了。

    #↑虽然的确就是本人没有错#

    总之枫桦这边因为否认自己的想象实在是太快了。倒是也没有注意到步川小姐的身高和月川差不多是同个水平的事情了。

    也不得不说这的确就是步川小姐的幸运,要不然步川小姐这边绝对就不是头疼得掉几根头发的问题了好么?虽然枫桦心里面是这么想的,不过她心里面依旧还是残留着一点这种感觉,也许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已经把注意力放很多在步川小姐这个“问题学生”身上了……而枫桦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事情,这边故意远离了枫桦的步川小姐当然是更加不可能不知道枫桦那边诚然已经对自己上心了。

    反正什么都不知道的步川小姐依旧还是没有看向枫桦那个方向,仅仅只是站在这类故作高冷地看着那些女生围着圈圈跑步。

    五圈说长不长但是说短也不短。

    步川小姐就这么站在这里瞪了大约有了十分钟的时间之后,那些女生们也终于慢慢悠悠地跑完了较为漫长的五圈,一个个都是满面通红、香汗淋漓的模样——想来因为有枫桦在场看着的的原因,这些才会跑得这么认真吧?

    呵呵呵,明明以前就连到考试的时候也没有见过她们会跑得这么卖力呢!

    步川小姐忍不住就眯了眯眼睛。在心里直接十分毒舌得嘲讽了一声女孩子果然都是“视觉动物”啊。

    真不知道之前那个给她们任课的体育老师在此时看到她们为了枫桦而如此卖力跑步的样子之后,嘴角到底会怎么样疯狂地抽筋呢……该说魅力不同造成的差距么?该说人和人之间的差距问题么?(未完待续。)

    ps:  qwq寝室断网了!没办法,用着手机热点更新了……在下心疼自己的流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