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一十九章、熟悉之事①

    因为之前和步川小姐隔得稍微有一点远,再加上枫桦的注意力也没怎么放在她的身上,所以自然并没有注意到什么。

    毕竟只是普通的学生而已不是么?

    直到现在由于各种原因而使得两人之间的距离变得靠近了、甚至还可以说是“太近了”一点,枫桦这边的思绪才出乎意料得有了有一点恍惚,莫名其妙地感感觉步川小姐的身形让她的心脏微微漏跳了一拍。

    总有一种十分奇妙的感觉一直在心头萦绕不断,让枫桦的视线倒是情不自禁地有一点离不开步川小姐了。

    ——她这是在觉得这个“问题学生”眼熟么?

    实际上,枫桦此时此刻会对步川小姐逐渐远去地背影产生这种“熟悉”的感觉也不是什么十分意外的事情,倒不如说这才是“正常”不是么?毕竟步川小姐这边就算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而改变了自己所有能改变的一切,但是她依旧还是有着“身形”以及“身高”这两点是不可能改变的……也许步川小姐自己本人完全不知道,但是枫桦在魑魅工作的时候时候,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时不时会转头望向步川小姐。

    看着步川小姐那从始至终都不会回头看向她这边的清冷背影,枫桦或是在琢磨如何针对她的计策,又或是在想着其他的事情。

    如此一来,枫桦又怎么不可能不熟悉步川小姐的背影呢?

    正是因为对于步川小姐背影的十分熟悉,枫桦才会如此容易就直接看穿步川小姐一些没有注意到的细节——这个时候就算步川小姐表现出来的性格模样和魑魅的“月川”完全就是相差甚远,但是也无法阻止枫桦产生这种奇妙的感觉。

    也许估计就是在这种“好像很熟悉”的感觉的误导之下,枫桦这边感觉自己握着步川小姐手腕的手感似乎也有着那么一点的熟悉。

    明明完全不认识步川小姐不是么?

    ——毕竟是一口气两次对步川小姐莫名其妙地产生了这种感觉,枫桦这边当然只觉得这是一件十分奇妙的事情。

    如果枫桦这边的记忆力没有出现什么错误的话,这样子别样而又奇妙的手感,好像和第一次抓住月川手腕的时候是差不多的吧?第一次在魑魅看见月川的时候是月川才刚刚过来上班的那一天,和如今一样,当时的月川依旧是那样子格外清冷的禁欲脸……虽然在老板的介绍之下月川直接低头对自己恭敬地称了一声“前辈”,但是抬起头之后从她那双清澈的眼眸当中。枫桦却只看到了“平静”。

    那是什么样的眼神?

    说实话这是在是不好形容,只是那双眼睛并不是在看什么“前辈”,反而是十分平静地看待着一个平常人而已。

    那的确是枫桦第一次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一阵打击,虽然并不严重。但却也让枫桦噎了半天——毕竟自从她成为魑魅的no.1以来,所有的新人公关过来就算不是用着憧憬的眼神看着她,也是用畏惧亦或者嫉妒的眼神看着她好么?

    哪里会像月川这样子得平静啊?

    当时的枫桦就感觉月川这个家伙真的是奇怪得很,不过却也没有怎么在意,只当是一个缺根筋、有着一张好颜的纯新人而已。

    虽然月川的颜值真的非常得优秀、甚至让枫桦这个对别人颜值挑剔的人也忍不住直接感慨一句“造物主的神奇”。但是枫桦却也并不会就此把月川给直接视为自己的竞争对手……毕竟想要当好一名公关的话,需要的并不仅仅只是“高颜值”就足够了好么?在当公关的时候所谓的颜值反而还是次之的东西,更为重要的诚然就是敏锐察觉到气氛变化的情商、以及招待客人感觉到“宾至如归”的手段。

    在当时枫桦的第一眼看来,月川这个人颜值虽然好是好,但是脑袋却是“缺根筋”估计会在招待客人的时候走不少弯路。

    也许将来成长起来会成为劲敌也说不定,但是那要很久之后好么?

    所以那个时候的枫桦诚然认为只有颜值高的月川一时半会儿是对自己产生不了什么威胁的,也就没有放在心上了——然后一个月的时间过后,月川却是一声不吭地直接就在业绩发表的那一天从枫桦的手上夺下的no.1的位置。

    枫桦还记得十分清楚,当时从老板口中轻轻地说出月川的名字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世界似乎在那一瞬间变掉了。

    她终于第一次正眼看向了月川。

    在魑魅里面所有公关情不自禁的惊叹声当中、甚至再次其中还有自己那因为不敢直视而变得极为极度错愕的眼神之下。身着一袭得体修身的黑色西装的月川,一步一部慢慢地走上了高台……从枫桦的角度可以十分清楚得看清月川在聚光灯下更为白皙的肌肤、更为精致的五官,那清雅淡然的面容完全没有因为上台而有一丝一毫的改变,仿佛能能获得魑魅的no.1是一件再为正常不过的事情一般。

    枫桦的自尊心终于碎得不能再碎了,明明在老板奖励月川奖金的时候十分热闹,但是她却感觉整个世界都没有了声音。

    月川终究还是扬起了一抹笑容。

    虽然淡得不能再淡,但是意外能感觉一阵舒适的清风迎面而来,枫桦的眼睛这个时候诚然也只能看得到月川了——然后在枫桦看来极度漫长的颁奖,终于还是在月川的淡笑之下迎接到了它该有的结束。

    然后就在即将下班之前,枫桦不知道为什么想也不想地就直接找上了休息室里月川。拦在了她的面前。

    她感觉自己想说什么话,但又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所以最终枫桦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出口,仅仅只是站在那里,看着那个同样用清澈眼眸看着自己的月川……心里明明因为刚才的事情而波涛汹涌。但是正面面对着月川,枫桦却是无法将自己的话说出口,甚至无法找回自己最初的思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