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一十八章、本性难移④

    这特么是要干什么?

    步川小姐当然直接就被枫桦此时如此突兀的举动给诚然吓了一大跳,毕竟哪里有人说着说着就会突然伸手去抓别人的手腕啊——可千万不要忘记她们两个人现在可是才“刚刚认识”不过寥寥十分钟而已!

    #↑当然仅仅在说在“学校”里而已,完全没有算上在魑魅的时候#

    下意识地就要从枫桦的手中直接抽回自己的手腕,但是步川小姐想到了什么,最终还是活生生地用理智遏制住了。

    毕竟要是步川小姐这个时候反应太大的话,不就感觉她好像把枫桦给看成了什么“心怀不轨”的坏人了么?枫桦在魑魅的时候展现出来的模样绝对就是“自尊心极高”的人,要不然她也不会因为步川小姐抢了她的no.1而直接接对步川小姐各种“针锋相对”,搞得她们连个人就好像是某种命运的宿敌一般……步川小姐也不止一次对此感到头疼,毕竟每一次枫桦过来针对她的时候客人都是在看热闹的好么?

    要是步川小姐这个时候要是把枫桦给当成“坏人”来看待,绝对就是在疯狂践踏枫桦对自身魅力极为自信的自尊心吧!

    呵呵,真是意外得糟糕呢。

    步川小姐的脑袋也不笨,她当然知道如果真的照着这样子情节继续发展下去的话,那么最后的结局绝逼就是她成功引起了枫桦的注意力!想来到时候就算在学校里面,枫桦也会和破了自己自尊心的步川小姐各种“争锋相对”着。

    #↑女人,你成功得引起了我的注意(邪魅狂狷脸)#

    虽然说在步川小姐看来枫桦的确不是什么鬼的好人没有错,但是她也不想直接因此而加剧枫桦对自己的注意力。

    ——她觉得枫桦对自己的关注程度已经足够危险了好么!

    正是因为脑袋里面顾及到了这么多,步川小姐这边暗自咬了咬自己的舌尖,强迫利用理智让自己直接“艰难”地忍下了想要“把自己的手抽回来、顺道再直接伸手给枫桦的脸上抽上一个大嘴巴子”的冲动!也因此而下意识而闭上了嘴巴使劲憋上了一口气,步川小姐诚然是没有任何想要和枫桦说话的意思……步川小姐她这是怕自己要是忍不住一张嘴,就直接冲着枫桦喷口水骂出“法克”两字好么?

    法克法克法克法克法克!

    即便嘴上憋着一口气让自己不要说话,但是步川小姐的脑袋里面这个嘶吼却是早早已经被“法克”给刷屏了。

    而枫桦这个时候毕竟在关注着其他的东西,就这么不轻不重地捏着步川小姐的左手、低着头看着自己手上跳动着的秒表——在如此情况之下。枫桦自然也没有发觉到步川小姐那因为控制自己的脾气而放在身侧被握得紧紧的右手。

    大约过了将近一分钟的时间之后,枫桦这边才忽然之间卸下了自己手中的力气,直接就此松开了步川小姐的左手手腕。

    倒是忍不住有点惊讶地看向步川小姐。

    “原来你真的在经期里面啊。”虽然较真说起来这并不是一个疑问句,但是从枫桦那惊异的语气上来说。她诚然已经暴露了她完全不信任步川小姐的事实了好么?呵呵,所以说亲爱的枫桦“老师”,按年代在你眼中看来她这个学生就是这么得不值得信赖么……在心中着重咬紧了“老师”这两个字眼,步川小姐果断就是在吐槽枫桦一点老师的模样都没有,当然忍不住再一次抽了抽自己的眼角。

    虽然真的非常继续揪着这一点吐槽不放过枫桦。不过步川小姐这边看起来还是有着更加在意的其他事情。

    ——原来只要摸着女孩子的脉搏就能直接确认她是不是来了大姨妈么?

    不得不说,枫桦的这番行为让步川小姐直接“大开眼界”了一番,倒是在无意之间知道了一件关于女孩子的、十分意外的事情呢……总之,步川小姐诚然就是感觉自己好像又学到了比较有用的一招呢。

    #↑然后还是要讲道理,女孩子来与不来两者之间的脉搏到底有什么不同之处,步川小姐你难道真的知道么?#

    “好吧,那的确是不用跑步了呢。”

    将自己手中还在不断跳动中的秒表给重新归了位,枫桦这边倒是有点出乎意外地直接松了口,而在这个时候,她在步川小姐面前总算也是有了那么一点点“为人师表”的模样呢——不过也完全不能说枫桦这是什么让人感到目瞪口呆的行为。毕竟枫桦这边虽然十分有兴趣想要扮演着一个努力朝着恶魔老师进发的新人老师,但是在这个大前提之前,枫桦可是也和步川小姐同样是一名女性好么?

    一般知道一点女性生理知识的人都知道,女生在大姨妈的时候不能进行什么剧烈运动,能怎么好好保养就怎么保养。

    否则将来“那个啥不调了”的话,绝对会后悔死的!

    在以前还是学生时代的时候枫桦也和一部分女生一样完全不在意这些“小细节”,到后严重起来、不得不要进行调理了才终于意识到了当初的自己的确是十分傻……总之,枫桦这边已经不追究步川小姐不跑步的事情了。

    不过话说回来,枫桦这边另外一件更加让她在意的事情好么?

    看到抽回手的步川小姐一脸冷淡地避开了她、极为平静走到了离自己比较远的地方,枫桦不知不觉就将自己的视线放在了手上。

    ——眼神竟然意外变得有点失神起来了。

    虽然刚才在伸手握住步川小姐手腕上测量她的脉搏的时候。枫桦并没有在自己的表面上露出什么比较让人容易发现的异常来,但是在实际上,枫桦却是在那个时候的的确确有了一点点较为奇妙的悸动……也不知道是不是枫桦本人出现了什么错觉,她感觉眼前的步川小姐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的眼熟?并不说步川小姐的脸(毕竟看不到真面目)。仅仅只是在说步川小姐的身形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