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一十七章、本性难移③

    说好的要和枫桦保持距离啊!

    虽然心里面极为后悔地吐槽自己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不过步川小姐这边毕竟也算是经过了不少大风大浪的人,所以在这个时候也能维持自己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大的起伏,也可以称得上“冷静”二字了。

    淡淡地抬眸看了一眼正在望着自己的枫桦,步川小姐又颇为冷淡地收回了视线,正惟妙惟肖地表演着自己不认识这个人。

    “我现在正在月经期间里面,不能跑步。”

    实际上,在这个时候步川小姐并不怎么想和枫桦说话的,毕竟在魑魅时候的“月川”使用的声线和步川小姐此时真实的声线也十分相似的,仅仅只是“月川”会带着一点较为缓和的温文尔雅,而步川小姐则是极为咄咄逼人得大开着嘲讽——要是不带丝毫遮掩就直接没有心眼地用本音说话,肯定会让枫桦这只狐狸直接从中察觉到什么比较重要的微妙之处,然后就潜意识地对她更加上心吧?

    ——步川小姐可没有那么****的一个人呢。

    不过现在这个情况可是十分棘手,毕竟步川小姐这边也能在跟枫桦说话的时候刻意把自己的声线压得十分低沉。

    毕竟判断一个人到底有没有故意压低自己的声音也不算太难,枫桦这个人又是跟狐狸一样,步川小姐不小心不行对吧?要是真的被枫桦给发察觉到了这一点的话,那么摆明着让她直接发现步川小姐这边正在隐瞒着什么了不是么?

    这特么果断就是更加危险了啊!

    当然的事情,这个时候步川小姐也没有病急乱投医,知道自己是绝对不能像在便利店的时候那样用甜美的声音来对话,毕竟那样太过于甜美的声音和她现在展现出来的阴沉形象完全就不符合好么?步川小姐本人也完全没有这个勇气用这种声线跟枫桦说话,心理上就完全过不去呢……虽然说最近“反差萌”的确十分流行没有错,不过步川小姐告诉你这样子绝对不是什么“反差萌”,而是反差得让人感觉恶心啊。

    于是在刚才回答枫桦问题的时候,步川小姐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本音,只是在本音的基础上稍微软化了那么一点。

    ——估计就是那种“啊。这个人的声音感觉有点耳熟”的程度。

    不过这样子还是完全不够的,步川小姐在这个歌基础上还十分模模糊糊地含糊其辞了一下,声音也是比较轻,所以估计枫桦那边更多在倾听步川小姐嘴上到底说了什么。而不是在思考步川小姐的声音像谁。

    在跟老师说话的时候声音较轻、说话特比较含糊,实际上算不了什么诡异的地方,毕竟很多女孩子面对新来的老师都是如此的。

    更何况步川小姐现在扮演的可是不会把老师放在眼里的“问题学生”好么?

    所以在枫桦的视角看来,步川小姐的“含糊其辞”并不是什么普通女孩子的“害羞”,而是问题学生面对老师“质问”时候的“不耐烦”……这样子不是超级符合步川小姐现在展露在外面的形象么?总之枫桦果断就是朝着这个方向上想了。顿时之间她也没多想步川小姐那边的声线问题,而是条件反射性地直接瞬间拉长了自己的声音,对着步川小姐发出了一声十分意味深长的“哦~~~”。

    看着枫桦那挑着眉头、诚然就是一副“我就在这类静静地看着你瞎扯淡”的模样,步川小姐就忍不住抽了抽眼角。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枫桦那边是完全不相信步川小姐的说辞的。

    想来枫桦是觉得像步川小姐这样子“叛逆情节比较严重”的“问题学生”,应该是各种各样的谎话都能脸不红心不跳地就直接“信手拈来”吧?不过真的是十分抱歉呢,步川小姐这边还的的确确就是来了大姨妈啊!

    被如此质疑的步川小姐也没有急着想要反驳,免得让自己更像是那种心虚的人,所以直接冷笑着抬眸看向了枫桦。

    ——诚然没有任何“尊师重道”的意思。

    #步川小姐:抱歉,让我对哪个老师表示“尊重”都可以。但是就枫桦这只狐狸是完全不可能的#

    自然从步川小姐嘴角的那一抹冷笑当中看出了她那完全不言而喻的“嘲讽”,枫桦这边倒也觉得这个学生“叛逆”得有点有趣,于是轻轻眯了眯自己那迷人的金色丹凤眼,诚然就是又一次厚颜无耻地开启了想要刻意勾引人的模式……所以说枫桦这个家伙绝对是就连节操也没有了吧?步川小姐的眼角果断抽搐得更加厉害,要不然枫桦她怎么敢在这个时候就公然想要勾引步川小姐呢?

    #↑大家好,我现在是枫桦的节操,她把我丢在地上不要我了#

    呵呵呵,难道枫桦不知道这种“下三滥”(?)的招式对于步川小姐这种天生性冷淡(?)的人来说是一点卵用都没有的么!

    虽然步川小姐的脸大部分都被刘海给遮住倒是让人看不到其内的表情到底如何,不过枫桦对于自己诱惑小女孩的手段还是十分自信的——于是在那些正在跑步中的女生完全看不到的角度,枫桦直接轻轻地探到了步川小姐的耳边。

    步川小姐这个时候倒是刻意没有去躲开。诚然是让自己对枫桦故意接近人时候的反应和魑魅时的“月川”完全不一样。

    殊不知这倒是让枫桦更加确信自己的“魅力”了。

    “既然步川同学这么说的话,那么我这边就稍微确认一下吧……想来步川同学你应该不会介意老师的‘尽职’吧?”虽然在嘴巴上十分认真地认为步川小姐本人到底介不介意,但是在步川小姐微皱着眉头考虑“要怎么样才能确认大姨妈的存在”以及“她到底要去介意什么鬼”的时候,枫桦则是忽然之间就伸手牵起了步川小姐垂落在身侧地手腕。手指十分自然地顺势搭在了她手腕的脉搏之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