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零九章、说服进行时③

    呵呵呵,步川小姐这边诚然已经忍不住开始在幻想着自己未来可以白白地拿到钱、直接过起混吃等死的日子了。

    ——虽然那仅仅只是五块钱而已。

    什么?你说“风纪委员长”并不像步川小姐所想象得那样是一个十分轻松、白白拿钱的工作?需要花费很大的心思在管理废弃校舍的那些不良势力身上,并且一着不慎有可能会引起不好的反应?哦哦哦,真是拜托,简直没有比这个更加搞笑的事情了……讲道理,这听起来的确十分得困难,但是事实真的如此么?反正在步川小姐本人看来,这种事情简直就是轻松得不能再轻松的事情好么!

    你以为“步川大魔王”这个称号是白叫的么?

    一个愚蠢的洛小倾就已经足够让废弃校舍的人如入地狱了,要是再加上一个步川小姐,那简直不要太可怕啊。

    毕竟昨天就已经在废弃校舍那边“作威作福”了好一会了,完全就没有人能够阻止得了步川小姐好么?重点是之后出现的红虎啊青龙啊之类的老大级人物,也压根就不够步川小姐那边热身一下啊!

    反正步川小姐就是如此自信着这所学校是绝对不可能出现比自己还要强大人,所以管理这些“弱渣”简直就是小事一桩。

    暴力管教那不是常识么?

    古话说得好,正所谓“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要是废弃校舍里面真的有人不服从步川小姐的“管教”的话,那么她直接照着按个不听话的人的脸上揍上一拳不就好了么?没关系,就只是一拳而已,步川小姐保证自己是绝对用不到第二拳的……总而言之,现在游荡在废弃校舍的那些不良少年们,诚然都是那种“明明被揍得那么苦逼了,事后却还会直接死皮赖脸凑上来硬是要表明忠心”的抖m。

    对付这种只要用拳头就能完美解决掉的家伙,步川小姐这边当然一点都不觉得这是难以管理的事情。

    ——来一个就揍一个,来两个就一双嘛!

    总而言之。现在还是再说回班长大人这边……在看到步川小姐那边竟然是如此轻易得就直接点头答应下了这一份工作,班长大人感觉整个世界都有点不真实了,说实话她心里面还是超级惊讶的好么?

    毕竟这可不是什么稀疏平常的日常工作,接受下来的话就直接代表着步川小姐之后就要为学生会工作了啊!

    步川小姐真的有认真考虑到这一点么?

    微微咬了咬自己的下唇。班长大人的内心忍不住就有点纠结了起来,虽然感觉步川小姐那边好像是在认真思考过后才接受的,但情感上还是完全不能接受,生怕步川小姐在想清楚之后就又出尔反尔了——要知道作为风纪委员长,就是要去强行控制废弃校舍、自己手下的行为品格好么?步川小姐是一个不良少女。而且还当了豹区的老大,她的手下真的不会对她的行为而有什么怨言么?

    毕竟这种事情真的要被硬是计较起来的话,绝对就是传说中的“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系列吧!

    “众叛亲离”的下场几乎清晰可见呢。

    #步川小姐:呵呵呵,我还真是谢谢你的“吉言”呢!#

    总而言之,虽然班长大人这边也是知道如果有“工资”存在的话,步川小姐那边最终肯定还是会答应下来的……但是班长大人这边还是要补充一句,她认为这也应该是要建立在“高额工资”之上的啊!

    每天五元难道很贵么?

    忽然之间,班长大人感觉自己好像有那么一点不了解“五元钱”的价值了,总觉得自己的三观正在被不按常理出牌的步川小姐给重塑当中——所以,到底应该说说步川小姐的行为风格完全超出了一名正常的不良少女呢?还是应该说金钱的魅力对于步川小姐来说。实在是太过于厉害呢?亦或者,两者皆是?然而不管怎么说都好,反正班长大人这边直接重新认识到了“金钱攻势”真的是让步川小姐干什么都行呢。

    #↑请务必不要走上奇怪的道路#

    ……

    因为上午还有“体育课”的存在,所以步川小姐感觉自己还没有补眠多久的时间,就直接被班长大人用老一套方法给叫醒了。

    没有错,就是用钱来“钓”。

    ——说实话步川小姐也真应该好好清楚,自己竟然如此轻易得就上钩到底是多么得无节操的一件事情呢。

    在从班长大人的只言片语中知道了她竟然要让自己去上那个什么鬼的“体育课”,步川小姐一开始当然是表示强烈拒绝的,诚然早就已经忘记了恰几天班长大人苦口婆心地说服她的那一件事情了。

    #↑咸鱼的记忆力只有五秒钟#

    对于如此善忘、而且还忘记得理直气壮的步川小姐,班长大人这边还能表示什么呢?愿意用一生一世来将你供养?

    总而言之。班长大人这边也算是表示自己彻底认栽了,果然步川小姐除了“钱”之外,就不会对其他的事物放在心上了呢……所以说,一直充当着“人形atm机”身份的班长大人又在步川小姐心里面承担着多少的分量呢?当然这也仅仅只是一时地胡思乱想而已。班长大人趁着现在是课余时间还有一段时间才会上课,便再一次苦口婆心地跟步川小姐讲解了一遍到底为什么要去上体育课。

    随着班长大人轻缓的声音慢慢地在空气中游离开来,步川小姐这边也总算是眼看着要回想起自己当初的记忆。

    啊,就是那个该死的新人老师啊!

    ——脑袋瞬间灵光一闪,步川小姐情不自禁地就右手握拳锤了一下自己左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嘉宾那个新来的体育老师是这么“作死”地跑过来想要跟她作对的话。俺么作为被针对的步川小姐(虽然不去上课的确是她的不对),也只能过去会会这个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了吧?

    #新人老师:所以说了,你会后悔的(微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