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零三章、找上门来②

    在步川小姐这个家伙撑着黑色的廉价雨伞来到校门口的第一时间里面,樱田诗织这边就已经立马十分敏锐地察觉到了。

    ——这种一点都不可爱的雨伞也就只有步川小姐会拿了吧!

    #↑给全世界喜欢撑黑色雨伞的人道歉啊喂#

    原本步川小姐还在信誓旦旦地想着“我才不可能不认识这种少女心爆表的人”的时候,那边樱田诗织估计是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直接怒气冲冲地就用着颇为凶悍的眼神直接瞪向步川小姐那边!而被这么针对性地一瞪之后,步川小姐这边才稍微感觉樱田诗织貌似真的有那么一点眼熟呢……然后闭着眼睛揉着太阳苦思冥想了一阵子之后,步川小姐这才后知后觉地终于想起来了什么!

    哎呀哎呀,这个以“粉红色”为代言词的小姑娘不就是之前被步川小姐给“借”走自行车的那个倒霉孩子么?

    步川小姐总算是想起来了啊。

    不过照现在这个情况看起来,这个家伙明显就是专门在校门口等着什么人,莫非是她等着的人就是自己么?感觉到樱田诗织看待自己的视线愈发“凶恶”起来了,步川小姐当然不着痕迹地皱了皱自己的眉头。

    这个家伙过来找她还能有事情啊?

    抱歉,步川小姐这边觉得除了“钱”这种事情之外,就没有任何其他的可能性了。

    可是步川小姐也在第一时间就直接注意到了樱田诗织的身边此时正架着的那一辆全身上下都完好无损的自行车,想来也知道她肯定在那之后把自己的自行车给成功地找回来了吧?既然这辆自行车什么事情都没有的话,那么也应该不需要这边的步川小姐去赔偿什么鬼的“修理费”吧?等等——莫非说樱田诗织找她并不是为了修理费,而是专门为了索要“精神损失费”而来的不成么!

    这个想法未免实在是太恐怖了一点,所以步川小姐有点嫌恶地咧了咧嘴巴,总是也就此而直接打起了自己的精神。

    估计又要有一场“硬仗”吧?

    于是就此直接轻轻停伫了自己前进着的脚步,就在洛小倾那边十分不解地用着眼神看过来的时候,步川小姐则是一脸淡定地抬臂随意一个挥手,轻声地张嘴表示让洛小倾自己先走不要管她。

    卧槽,特么又来一次?!

    感觉这一次的场景是如此得让人熟悉。洛小倾的心里面当然受到了极大的波动,暗红色的眼眸直接瞪得大大的。

    看着站在校门口处的那个明显就是专门等着步川小姐过来的樱田诗织(不要问她为什么会这么确定,我们只能说“女人的直觉”),洛小倾心里那叫一个恨得牙痒痒。顿时之间就感觉气真是完全不打一处来啊!如果她的记忆力没有出现什么错误的话,上一次步川小姐让她赶紧先走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粉红色团子”出现在校门口的原因对吧?现在完全就是上一次的事件重合在一起了啊!

    #↑只能说历史真是惊人得相似#

    如果说班长大人是洛小倾认可下来的竞争对手的话,那么眼前的这个“粉红团子”特么就是卑鄙下流的“小三”对吧?!

    ——虽然说樱田诗织比洛小倾还要早得认识步川小姐。

    虽然这个时候很想要说一声“杜绝小三、维护家庭和谐”,但是洛小倾想到今天早上自己才刚刚搞砸了一件事情(也就是没有把步川小姐的床单给安全拯救回来)。那个时候被“教训”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疼好么?

    现在要是再去作死一下的话估计就是“伤上加伤”,洛小倾就算性格再怎么顽劣,但是却也只感觉心里在发怵。

    于是自然是不敢在这个时候去忤逆步川小姐的意思。

    左右为难的万般无奈之下,洛小倾只好将自己所有的不甘愿都发泄在完全不认识的樱田诗织身上,极为恶狠狠地瞪着那个“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冒出来的粉红色狐狸精”,仿佛只要这个样子就能用自己的眼神将对方轰杀个几百遍一样……而樱田诗织被别人给凶恶的瞪着也毫无自知之明,毕竟这个时候她可是全身心都在关注着步川小姐的一举一动,又哪里会在意洛小倾那边的小事情啊?

    于是洛小倾这边压根就挑衅到樱田诗织哪怕只有那么一点点,只能怀着满心的心不甘情不愿,就此退场了。

    估计是今天意外是个下雨天的原因。所以其他的学生或多或少都带上了一点懒癌、不约而同地选择晚一点再到学校来吧?反正在洛小倾这个不相关的人走了之后,学校校门口竟然也就只剩下了樱田诗织和步川小姐两个人存在。

    所以说这个粉红色的少女伞真的太显眼了啊!

    ——步川小姐又一次吐槽起了樱田诗织的品味实在有问题,殊不知人家也在心里面吐槽她的品味更加得差劲。

    总而言之,樱田诗织这边一直都在看着事态的发展,她就这么看着步川小姐那边挥手驱随意地驱散掉了自己身边的“朋友”(实际上只是苦力而已),然后直接带着一脸丝毫不去掩饰的不耐烦情绪,朝着自己这个方向慢慢腾腾走过来……说实话,这种糟的态度也真的是没有谁了!樱田诗织本来就是十分得升起,现在又被这么一刺激,当然一瞬间就感觉自己的火气更是噌噌地往上窜!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么厚颜无耻的人呢?

    带着这种完全无法理解的想法。樱田诗织则是自己主动向前迈了几步,直接就抢先一步站在了步川小姐的面前。

    明明是一个娇小而又可爱的人(樱田诗织:这个时候夸奖我可没什么用哦),但是配上那一身凶悍的气质真是太奇怪了——反正在步川小姐眼睛里面看来,樱田诗织这个模样特么就像是某种冲过来“讨债”的追债者了!

    #樱田诗织:果然从你嘴巴里吐不出什么好话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