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零二章、找上门来①

    知道星川这是为了拦住山田君才故意这么说的,所以一直被山田君给刁难的班长大人当然顿时就感觉十分感动!

    于是立马就十分认真地表明自己会努力的。

    总而言之,现在什么都不要别说了,班长大人相信只要有钱步川小姐那边肯定什么都会干的——只要好好地跟步川小姐说出“钱”这个字眼来,班长大人就有十分自信有步川小姐那边迟早会答应下来的。

    当然,虽然最后的结局早就预料到了,不过到底要说服步川小姐多久的时间班长大人心里面也是有一点发怵的呢。

    总该能在学园祭之前对吧?

    ……

    撑着一柄价格极为廉价、风一吹就好像会直接就此散架掉的雨伞慢慢悠悠地走在去往学校的路上,步川小姐只感觉自己真的心好累啊!不要问她为什么了,要知道她的床单就算洛小倾那边再怎么抢救也已经无济于事了——毕竟洛小倾便是起床之后听到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才赶着去收的,也就是这雨已经下了有一段时间了啊!所以步川小姐的床单依旧还是被那该死的雨水给弄湿掉了。

    虽然在诸位的眼中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要知道步川小姐特么就只有这么一条床单啊!

    能不能稍微友善一点啊这个鬼天气?

    不开森地撇了撇嘴巴,步川小姐感觉自己也许是被什么人给诅咒了吧……明明之前一段时间天气都是十分明媚的艳阳天不是么?怎么一旦洛小倾洗完了她的床单,第二天就直接很不友好地下起雨来了啊?

    啊啊啊,莫非是就连老天爷那边也觉得她的床单不可能这么快就干掉么?硬要看她过几天没床单地日子?

    步川小姐感觉自己也许都可以直接毁灭世界了吧。

    #↑动不动就毁灭世界什么的,世界会表示自己很可怜的啊!#

    顺便一提,正是因为步川小姐穷得只剩下一条床单了,所以在昨天晚上的时候她诚然就没有其他床单可以放在床上给自己垫着了——不过步川小姐也没有直接自暴自弃地就直接躺在木头板上睡觉的,那样一来总感觉哪里怪怪的不是么?所以步川小姐没有在残酷的现实之下臣服,反而还十分机智地直接用身体卷起了被子。果断把被子又当床单又当被子地两用使用着,这么睡下来倒也没什么突兀的地方。

    所以说,步川小姐这个时候应该去庆幸自己也没遇上最惨的情况,幸亏“大姨妈之血”只是染在床单上而不是被子不是么?

    真是不幸之中的万幸呢

    要不然的话,估计步川小姐这边就要十分悲剧地去尝试一下一整晚都不盖被子睡觉的“美妙”滋味了……总之在心里面杂七杂八地吐槽着这些的时候,步川小姐差不多很久就要直接走到了,学校诚然就近在眼前。

    然而步川小姐真是有所不知,今天她的上学之路除了床单晒不干之外还有其他让人意外的地方呢。

    看来这是个“好”日子?

    总之即便距离学校门口还有稍微一段的路程,但是架不住步川小姐那视力极为出色过人的眼睛,直接一眺望就立马看到了灰沉沉的天空之下、同样灰沉沉的校门口之前正有完全不符合灰沉沉色调的东西存在——那是一个通身粉红色、在阴雨天当中极为显眼引人注目的“少女伞”。此时此刻正有一下没一下的在细雨当中转来转去,而雨伞上的水珠随着那转动的动作也跟着来回跳动到空气中。

    看起来足够证明雨伞的主人现在正处于十分无聊的状态吧?

    毕竟看得人也感觉很无聊呢。

    不过这一把“少女伞”的主人的口味也真的十分得“独特”呢,毕竟现在的高中生十分得早熟,哪里还会有人喜欢这么幼稚的粉红色啊?步川小姐这边当然不出意外地就猜想起了到底哪个女孩子才撑这种伞。

    想来也应该是一个无论性格还是行文都十分幼稚的家伙吧?

    #少女伞的主人:这特么是歧视!喜欢粉红色又怎么了!你自己没少女心就不要以为别人也没有啊魂淡!#

    毕竟本来就没有什么鬼的好心肠,步川小姐不愧是在传闻中闹得沸沸扬扬的“步川大魔王”,就连随随便便的揣摩一下,竟然也是如此得充满着深深的“恶意”呢!然后脑袋里面才刚刚飘走这个念头,步川小姐就无意之间直接看到了在这么一柄粉红色的少女伞下面的,竟然神特么依旧还是一大坨的“粉红色”啊……唔。等一下,感觉这个时候用“坨”这个量词来形容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总而言之,心在还是不要管这些小细节了!

    能这么粉红的还有谁呢?

    想来你们这个时候也能猜得到——没有错,此时此刻在校门口前撑着这一把充满少女心的粉红色少女伞的人。就是那个同样有着粉红色颜色的头发、同时还梳着一头极为可爱的双马尾的樱田诗织啊!

    毕竟樱田诗织本身就是用“粉红色”这个词语来形容的可爱少女,所以就算撑着这种少女伞也不觉得奇怪呢。

    倒不如说她本来就应该撑这种少女伞的感觉吧?

    在这个时候顺便一提,因为实在是太长一段的时间都没有见到这号人物在眼前刷着存在感了(然而明明也就是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而已),所以步川小姐在看到樱田诗织的面孔转头面向了自己、甚至还用眼睛直勾勾地看向自己这个方向的时候。表情第一时间就情不自禁稍微愣了一下,简直堪比一脸的懵逼啊……呵呵,想来步川小姐就是诚然已经彻底忘记樱田诗织到底是什么人了呢!

    哎呀哎呀。她认识这种人么?

    就如同某种教科书一般的人渣一样,步川小姐一脸莫名其妙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觉得樱田诗织应该是认错人了吧。

    ——虽然这个家伙的确有点脸熟就对了。

    #樱田诗织:请问我现在可以爆一下粗口么?(微笑)(微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