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百九十九章、灭虫之事④

    然后完全不出班长大人的意料,那边对于不良势力十分有意见的山田君果然对于她的说法非常嗤之以鼻。

    让一个大魔头为学生会工作?

    ——喂喂喂,你到底都在做些什么鬼的春秋大梦啊!

    只当班长大人这是“急功近利”才会就此说出这种无疑是异想天开的鬼话来,于是山田君继续借着星川看不到自己脸上表情的完美角度,对着班长大人就露出了一个极为露骨而又轻蔑的笑容来,挑了挑自己的眉头,一边嗤笑着一边极为不以为然地说道:“抱歉,你刚才在说什么?让一个无恶不作的不良分子过来帮助我们学生会的工作?拜托,新人君,你是不是起床起得太早还完全没睡醒啊?”

    一边恶意十足地调笑着说出这种话来的班长大人绝对就是脑袋不清楚,山田君一边还特意加重了“新人君”这三个字的读音。

    此等行为的用意难道还看不出来么?

    默默听着的班长大人心里面十分明白,山田君这样子明显就是在强调着她仅仅只是一名新人而已,要好好看清楚自己的身份啊!但是班长大人却完全没有在前辈的压迫下屈服,甚至脸上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退怯。

    微微抿了抿自己的嘴唇,班长大人没有去注视将恶意展现得淋漓尽致的山田君,反而一如既往地看着办公桌前面的星川。

    山田君那边的态度完全可以无所谓呢。

    毕竟在学生会里面决定班长大人所提出的建议是否被采纳最终靠的是星川本人的决定,而不是山田君那边的恶意不是么?正因为想着“最后就要会长大人能够同意下来就好了”的想法,班长大人倒是意外没有被山田君的恶意所伤害到,仅仅只是十分专注地关注着星川的一眼一眉……然后也正是得益于此,班长大人并没有错过在山田君说出那番话的时候星川忽然那微微皱起的眉头。

    应该是有点不喜欢山田君对待别人的如此态度吧?毕竟这种稍微往严重一点说的话,那就是红果果的“目中无人”呢。

    也正如同班长大人所想的,星川的确是有点不喜欢山田君的这一点。

    说实话,山田君处理学生会各项事务的能力真的十分不错。在对待自己这个会长的时候也是格外得忠心耿耿、简直如同在遵从某种神邸一般,星川也是觉得这样子的山田君当自己的左右手用起来也是十分得顺手。

    不过人无完人,山田君即便各项能力都那么得优秀出众,但是就是那一点点的“陋习”让星川感觉稍微有点不舒服呢。

    这就是在“欺负新人”对吧?

    星川也不是什么不谙世事,她也是十分清楚的,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人想要融入一个完整的“集体”里面肯定会不可避免地遭受到这个集体里原来的“老人”的各种刁难,就仿佛不好好欺负一番就不能用正常的眼光来看待人家似得——然而星川心里面理解归理解,但是在情感却十分不赞同!再者说了,其他时间就算了,可是要不要在这个重要的时候忽然之间就利用自己“老成员”的身份来刁难人家啊?

    再者说了。在星川的眼睛里面看来,班长大人这个新人可是一个可造之材、十有**就是下一任学生会会长的接班人了!

    这么刁难人家真的好么?

    虽然到自己下任、班长大人接位的时候估计山田君(三南极学生)早就已经毕业走掉了,可是也不能让两个人之间的气氛闹得太僵,免得让班长大人那边产生一种“学生会真的是太不友好了”的误解。

    于是星川这边也只能无奈地承当起了这个“和事老”,微笑着用温柔的语气开始缓和起现场冷凝下来的气氛。

    “如果铃木君这么有自信的话,但说无妨哦。”

    既然身为会长的星川本人都已经在这个时候出声给班长大人一个台阶下了,那么一直崇敬着会长的山田君自然也不能跟摆明着跟星川对着干,所以这个时候他这个时候怎么看不惯这个忽然之间冒出来一直抢夺着会长目光的傲慢新人(班长大人:原来我被当成跟他一起跟会长争宠的“情敌”了么?),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抿了抿自己的嘴唇不说话、就此作罢不再继续捣乱下去了。

    所以说新人什么的真是最讨厌了!

    ——拉着一张脸的山田君心里面真的那叫一个不开森。他认为所有的新人都会有几率跟他抢夺星川的注意力!

    #↑所以说你家手下这么吊,星川你知道么?#

    总算是让这个“人形自走恶意散发器”乖乖地自己的嘴巴了,班长大人也可以跟着松一口气了,虽然她脸上完全没有什么尴尬的情绪……话说回来。相比较起来的话她更加愿意听步川小姐对她的嘲讽好么?

    虽然两个人说出来的话一样都会让她的玻璃心差点就要因此而直接碎掉,但是明显步川小姐那边比较好啊!

    不要问为什么,这是绝对没有任何理由的!

    总而言之这边的说话还是要继续下去的,班长大人面带笑容地轻声说道:“既然会长大人是如此信任我的话。那么我当然肯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心里面想象着如果步川小姐这个时候在现场的话肯定就是那种甚至懒得抬起一下自己眼皮的懒散模样,班长大人也因为自己搞笑的想象而缓解了不少的压力——话说回来,班长大人这边总算是争取到了可以平等说出自己的建议的“话语权”了不是么?

    想不到她还因此而全然无视了一位貌似资历很高的前辈。班长大人真心觉得自己为了步川小姐也真的是蛮拼了呢。

    估计之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的吧?

    不过现在好歹也是避免了步川小姐退学的“bad-end”啊……如果现在现实的条件可以允许的话,班长大人说实话真的很想直接跑到步川小姐面前去邀功、甚至来几句求夸奖求抱抱之类的话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