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百九十八章、灭虫之事③

    因为在这个学校里面除了那个身为“青梅竹马”的洛小倾以外,想必也仅仅只有班长大人一个人比较了解步川小姐吧?

    比如那“嗜钱如命”的独特个性之类的。

    而山田君这个家伙也是的,明显本人压根见都没有见过步川小姐一面,就直接直接装出“我就是了解这个家伙”的样子在星川的面前各种胡说八道起来(毕竟大部分都是听从学校的传闻)——总而言之,班长大人就算再怎么自信自己提出来的建议十分有可行性也没有什么用啊!毕竟这些不了解步川小姐个性如何的人,肯定说什么都不会相信班长大人这是十分认真的建议!

    也许他们甚至还会觉得班长大人这是在做白日梦说胡话吧?

    真是令人心塞的现实呢。

    说到底,班长大人现在就是完全派不上用场,明明知道了步川小姐即将会出现的危急,但是自己却完全不能做什么……想到了自己可真是意外得没用啊,班长大人这边就忍不住紧紧地皱起了自己的眉头。

    在自我厌恶的情绪升起来的时候班长大人自然也走神了一下,捏在手上的笔杆也在不知不觉的时候直接掉在了桌面之上。

    诚然闹出了一阵不大不小的噪音来呢。

    虽然笔杆闹出来的声音十分突兀,但是心存侥幸心理的班长大人却还是认为学生会里面应该没有什么人会注意到自己这边的动静——毕竟大家的注意力应该都在星川那边的讨论上吧?所以班长大人这边当然也就心安理得地重新在桌面上拿起了自己的笔杆,却不料手指才刚刚触碰到笔杆,她的耳边就直接传来了一阵十分灵动好听的声音:“难道说铃木君你这边有着什么更好的想法么?”

    声音是如此得熟悉。

    班长大人有些发愣地抬头朝着发出声音的发源地望了过去,然后果然就直接对视上了星川那双平静而又温和的眼眸。

    这莫非是在向她寻求这意见么?毕竟这一份“惊讶”来得实在是太巧合了一点,班长大人这边诚然还是有点晕晕乎乎的……不过说实话这也算不上什么“巧合”,毕竟星川那边从一开始就不是百分百赞同山田君的提议。

    毕竟是这是直接扯到了“退学”。星川难免会顾忌到这种方法对于步川小姐是不是太过于激进了一些不是么?

    #↑然而实际上只是害怕事后被报复而已#

    可是步川小姐又被山田君给形容得这么妖魔化,星川又觉得果然现在只有“劝退”这个方法对于学校(自己?)来说是最为妥当安全的了,于是她自然理所当然地就直接开始犹豫起了自己到底要不要同意下来——然后就在迟疑着的时候,班长大人无意之间就注意到了那边本该在认真工作的班长大人却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停下了自己手上的工作,时不时就有十分紧张地看向自己这个方向来。

    难道她也觉得这个方案有点不妥么?

    看到别人竟然和自己一样有着相同的想法,星川里面的天秤自然微微偏向了“还是不要退学了”这边。

    不过毕竟星川观察别人很有一套功夫。所以跟快就察觉到了班长大人那格外紧张的眼神里面似乎还藏着一点焦急的成分?是担心,但更是欲言又止的反应,所以星川也忍不住就开始困惑了一下。

    难道说班长大人那边有着更加两全其美的办法想要说出来,但是却碍于自己是新人的身份而不敢说么?

    不得不说星川果然就是真相了。

    所以心里面本着“集思广益”的想法,星川当然在班长大人无意识地掉下自己手上的笔杆的时候就直接出声征求了一下意见,顺道表明她大可以说出自己的想法,不要有着什么多余的顾忌……然后还没有等班长大人感觉自己好像被天上掉下的大馅饼给砸晕了脑袋,在下一刻,她就直接敏锐地感觉到了山田君那边侧过了身子、借着星川看不到地角度对自己投射过来了一个眼神。

    这个眼神绝对是完全称不上什么友善。冰冰冷冷甚至还颇有点凌厉,班长大人下意识地就瑟缩了一下自己的身子。

    果断是在让她不要说多余的话吧?

    不过十分可惜,现在班长大人虽然心里面的确怕是怕,但是跟步川小姐相处了这么久的时间,她的小心脏早就受到了极为强大的训练……要知道这个机会可以说是天赐的良机,她又怎么可能会白白地错失掉啊?

    要是在这个时候选择害怕地退缩的话,那么班长大人简直就是等于直接让步川小姐迈出“退学”的第一步了!

    ——在这个时候可绝对不能退缩啊。

    脑袋一直持续不断地徘徊着“现在可以拯救步川小姐的只能是自己”的如同“救世主”一般的想法,班长大人这边直接咬了咬自己的舌尖。强制性地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在山田君那威慑眼神下不断瑟缩的身体,也终于逐渐回归到了平静……然后轻轻地抬起了自己的眼眸。班长大人看向了眼神依旧十分平静的星川,想来她应该是完全不知道山田君这个时候正在用着斯文的伪装来恐吓着她吧?

    不过现在拆穿山田君那“邪恶真面目”可不是什么,班长大人从位置上站起了身子,就十分平静地说起话来。

    “虽然算不得什么‘良方’,但我这边的确有办法可以让步……步……”

    虽然这个时候班长大人真的很想直接亲昵地叫出“步川同学”四个字(虽然这也算不上什么亲密地昵称),但是果断这个时候还是避嫌一下吧——免得被有心人给直接指出和步川小姐关系良好而居心不良了。

    #↑虽然班长大人的确就是居心不良#

    “咳咳。总之我这边是有办法让步川大魔王不会去危害学校,反而还可以反过来帮助我们学生会的工作。”

    不过说真的,班长大人感觉从自己的嘴巴里面说出“步川大魔王”这五个字的确感觉有一点微妙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