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百七十六章、异常之处②

    不要问秋山美奈为什么她会笑得这么开心,因为她完全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造成步川小姐今天如此模样的。

    秋山美奈在察觉到步川小姐今天似乎有一些反常的时候,就第一时间里面直接在心里面开始默默地计算了一下时间,自然就知道了现在距离步川小姐“上一次”光临的时候,好像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了呢?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秋山美奈现在看着步川小姐的侧脸、老是会笑得这么别有深意的原因了……想必今天这个日子,正好就是步川小姐“那个”光临到身上来的日子呢。

    什么?你问秋山美奈她又是怎么知道这种事情的?

    ——好吧,就看步川小姐这种性格,当然是完全不可能会向任何一位客人透露出自己的生理周期到底是什么时候的。

    不过这种事情并不是需要别人亲口说出开才能知道的,毕竟秋山美奈和步川小姐同样身为一名女性,这样事情毕竟也是经历过很多很多次了,所以难道她还不能看着步川小姐这种的反应直接猜出来么?

    而且毕竟是相相处了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了,秋山美奈这边也完全可以细心地观察到每个月里面到底哪几天步川小姐会不一样。

    如此一来,生理周期什么当然就可以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痴汉”二字#

    想必在魑魅这家店里面,应该仅仅只有她这么一个人在仔(chi)细(han)地关注着步川小姐每个月的这种事情吧?所以说,秋山美奈真的非常喜欢观察每个月的这么几天里面步川小姐的反应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虽然在这个时候的步川小姐和平时之间的差异真的仅仅只有这么多细微的细节有着区别,但是就是这么一点“小小”的差异,却每次都会让秋山美奈由衷得感到十分得高星。

    毕竟在这些日子里面步川小姐总是会迟缓一秒钟的时间才会反应过来,感觉意外得有点可爱不是么?

    #步川小姐:excuse-me?我这边可是很痛苦的好么!#

    虽然说她这样子的想法对于那边承受生理痛苦的步川小姐来说。好像的确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厚道,可是秋山美奈就是觉得很可爱嘛!谁叫步川小姐对她和对其他人都是一模一样的温和态度呢?

    就算仅仅只是只是一点点也好,秋山美奈也想要自己尽可能地发现到步川小姐隐藏在平淡外表下的与众不同的小细节。

    毕竟这样子才会让她感觉比自己其他人要优越一点不是么?

    正是脑袋里面老是想着奇奇怪怪的东西,所以现在看着如此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上、轻轻地抿着热茶的步川小姐,秋山美奈的里面就会完全不受控制地直接脑补出许许多多的东西来——毕竟知道步川小姐现在在忍受着生理疼痛,所以秋山美奈甚至都可以猜想到步川小姐现在心里面肯定就是在想着“为什么女性会有这种东西”“不来不可以么”“难道不来这种东西世界就会被毁灭掉么”之类的事情的。

    好吧。秋山美奈承认自己好像把步川小姐给脑补得有点奇奇怪怪起来了,可是她就是没法控制不往这边想啊。

    #↑然而步川小姐真的满脑子都是这些东西#

    当然的事情,秋山美奈这边也仅仅只是在自己的脑袋里面脑补而已,毕竟这种事情自己娱乐一下就好了不是么?在外表上,秋山美奈为了不让步川小姐从自己的反应中发现到什么,自然尽可能保持平时的态度。

    就如同步川小姐那边装着“我今天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哦”一样,秋山美奈这边也是装着“我今天也是什么都没发现到哦”。

    ——有时候真搞不懂你们这些人类呢。

    反正秋山美奈这边不会让步川小姐发现的,毕竟要是因此而直接让步川小姐把自己的反应给隐藏得更深了的话,不就是完全不好玩了么?因为知道步川小姐真的十分擅长隐藏真实地自己。所以秋山美奈还是十分顾忌着一点的……好吧,虽然这么说起来好像的确会让人产生歧义,不过秋山美奈这边还是坦然自己的心情,她果断还是十分希望自己知道能够知道步川小姐的生理期到底是什么时候呢。

    真的不是什么变态之类的东西,秋山美奈仅仅只是想要再知道步川小姐身上更多更多的事情而已。

    明明人之常情嘛!

    这个关于生理期的诡异话题就暂且先到这里不再继续下去,秋山美奈十分好心情地喝着步川小姐亲手为自己添上地酒,然后忽然之间就像是想起了一件十分好玩的事情一样,眼眸微微地闪烁着点点星光。

    只见秋山美奈的嘴角十分明显地朝向上扬起。

    淡定地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秋山美奈转头看向了步川小姐,忽然道:“啊。对了,月川你知道‘樱井第二高中’这所学校么?”

    嘴上慢慢悠悠地说着这番话的时候,秋山美奈这边还故作不经意、但实则是仔仔细细地注意着步川小姐那边的反应到底如何——果不其然,她直接就发现了步川小姐忽然之间下意识地就轻轻捏了捏自己的手指。

    在注意到了这一点之后,秋山美奈直接不着痕迹地轻轻收回了视线,然而她脸上的笑容却是随之更深了几分。

    哎呀。步川小姐终于露出点了破绽不是么?

    想来大概是因为现在正处于生理期当中、被身上的生理疼痛给吸引走了大部分的注意力的原因,反正步川小姐在这个时候的警惕心,绝对要比平时的时候要弱上不少……要不然怎么会像现在郑燕子,直接就在手指上面露出这么明显的破绽来呢?总之言归正传,自从步川小姐当初一不留神就差点把自己的学校名字给直接说漏嘴的开始。秋山美奈这边自然是从来没有忘记过,一直都将这个给放在自己的心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