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百六十一章、两股势力④

    反正金豹现在回想起刚才被挨揍的事情来也是各种后怕不已,对于步川小姐当然是一点脾气也没有。

    ——简直服气得不能再服气了好么!

    于是十分冷静地抬头迎接着来自于红虎的各种嘲讽,金豹这边却是直接轻笑了起来,淡定地反驳道:“输给一个女人又怎么了?又什么好可耻的?红虎你这个家伙也不是时常会输在青龙的手下么?”

    要说三个区的首领当中实力最为强大的人当然是非“青龙”莫属。

    金豹还是豹区老大的时候就一直找青龙的茬,所以现在自然也被打击成习惯了,早就已经不介意自己会输给女人什么的了。

    毕竟在这幢风起云涌的废弃校舍里面拳头大才是硬道理,只要本身的战斗力足够得强悍,又哪里还管人家的性别到底是男是女啊?金豹早早就摆脱了性别观念的束缚,当然不会被“输给一个女人”给轻易得刺激到,那副坦荡荡的模样倒是让人稍微感到一些敬佩……不过反观红虎这个身患中二病、竹竿子般身材的少年,看起来似乎完全不像金豹这个家伙对这种事情有如此豁达的想法呢?

    估计红虎心里面还是十分在意自己老是输给青龙的事情,所以现在金豹这番话当然等同于直勾勾戳中了他最不想面对的痛楚啊!

    “我那只是偶尔会状态不好而已!”

    于是红虎激将别人不成倒是反而中了金豹的激将法,在一时之间的情绪失控之下,他自然直接十分激动地跳脚了起来!一边强调着自己并不是真正意义上输给青龙,红虎一边还忍不住拉高了音调好几分。

    所以说,少年你何必挣扎呢?

    看着此时的红虎就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不相信青龙会强过自己一样,所以金豹这个时候当然不可避免地就有了一种优越感。

    ——就仿佛一个成熟的大人面对着一个幼稚的小孩子一样。

    对于曾经让自己屡战屡败的红虎产生了一种优越感的同时,金豹心里面当然也就跟着有了充足底气……在这个时候。金豹诚然已经选择性地忘记了自己在打架的这个方面上完全就弱于然红虎,直接就摆起了一种让人恨得牙痒痒的高姿态来!反正压根就没有去在意红虎那看待自己的好像十分愤恨的眼神,金豹这边直接就十分骄傲地挺起了自己的胸膛,落落方方地指着步川小姐就高声地说话来。

    “红虎!今天我就老实告诉你了吧,对于老大她老人家能够当上我的老大,我可是一千个一万个愿意!”

    等等,老大她老人家?

    步川小姐的神色忽然之间就变得有点木然起来。难道她在金豹这个家伙心里面年龄是这么得老么?

    然而可惜步川小姐那木然的表情并没有让金豹直接意识到自己刚才说法的错误,他反而还更加骄傲了起来:“我敢说,红虎你就算使尽了全力也不可能在我家老大的手下撑过十招!懂嘛?最多只有十招而已!”

    想不到金豹竟然还重复了一遍。

    #金豹:红虎我不是针对你,我是说,在座的诸位都、是、辣、鸡(微笑)#

    “吹牛皮也不是这么吹的吧?”然而红虎并没有把金豹说说得这番话给当真了,显然就是把它给直接当成了一种“垂死挣扎”。毕竟像青龙这样子厉害得完全像个一个女孩子的女孩子已经十分稀有了不是么?

    虽然说出来感觉十分得不甘心,但是红虎不得不承认青龙真的是非常得强,强得让他气急败坏得不想承认自己的失败。

    所以说这个世界上哪有比青龙更加厉害的女孩子啊?

    ——不不不,别说比青龙更加厉害了,红虎感觉就算跟青龙差不多厉害的女孩子也都是凤毛麟角的程度了!

    于是红虎直接抱着“我才不相信”的态度,继续嘲讽地看着金豹,仿佛在看待他到底还能说出多么混账的鬼话来:“按照金豹你这么说起来的话。那么你身边的这个家伙岂不是要比青龙更加厉害了么?”就算是强悍如青龙,打败红虎也需要来来回回对打二十下左右,所以他才会如此确定金豹特么就是在鬼话连篇……为了挽回自己那仅存下来的几分脸面,竟然跟他们撒下了这种弥天大谎!

    “你开玩笑要不要开得这么大啊?”

    红虎都快要笑哭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青龙她家里面就是专门开空手道道馆的。正因为从小和那些学徒们来回打架打到大才会有这么厉害的战斗力,然后你身边的那个家伙莫非也是和青龙也一样家里开道馆的么?就算真的如此,但是你硬是要说她比青龙强的话,我红虎可是第一个不服的!”虽然红虎之间表现出来的都是十分讨厌青龙的样子,不过照现在这个情况看起来,他貌似是一个不知不扣的青龙厨吧?

    就比如“这个家伙真的好讨厌啊好讨厌!什么,你说你说她不好?你滚!只有我才可以嫌弃她好么!她比你好一百倍!”

    真的是十分复杂的青春期少年的想法呢。

    步川小姐继续木然着一张脸当一个完全事不关己的围观人员。心里却诚然更加肯定了红虎已经是中二晚期了。

    最终,红虎一本正经地下了断言,言之凿凿道:“再者说了。虽然我不知道金豹你到底是多么憋屈的输给这个家伙,但是你现在所认定地这个老大。看起来完全就不像是那种十分厉害的样子吧?”

    一个擅长打架的人和一个不擅长打架的人,两者之间的确有着十分明显的区别,可以让人清晰地分辨出来。

    不良少年当然擅长这一点。

    就如同一个工作者可以十分轻易得猜出什么人是自己同行一样,可以说是一种长期接触同类人锻炼出来的直觉——而分别一个人到底会不会打架可比分辨“这个人是不是自己的同行”要简单许多了,毕竟就算没有动手,也完全可以从身上的气势当中就直接分辨出来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