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百二十四章、教室之内②

    这椅子并不是给学生坐的课桌椅,而那种一看就气派很足的办公椅,估计是从办公室那边专门偷出来的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呵呵,这群家伙可真是“无恶不作”呢。

    ——重点是步川小姐明明比他们都要凶残得多,但是却也没有像他这个家伙一样如此享受啊魂淡!

    因为知道了这号人就是刚才“大言不惭”地在威胁着自己的人了,所以步川小姐傲慢地扬起了自己的脑袋,用阴沉却暗藏锐利的眼神直接反瞪了回去,毫不隐藏自己对这个家伙的嫌弃以及恶意……唔,这也算是步川小姐难得用一次用正眼看向了这幢废弃校舍里面盘踞着的不良好年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总之,步川小姐倒是有一点意外,因为豹区的首领貌似还是一个长相还算是不错的家伙呢。

    这个家伙顶着的那一头金色的刺猬头,看那在阳光下金光灿灿的颜色,想必这就是“金豹”名号的由来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步川小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之前在寻找楼梯的时候,洛小倾也趁机给步川小姐稍微科普过豹区里面的掌控者到底是谁,步川小姐记住的就是“金豹”这个名号——顺便一提,虎区那边好像是“红虎”,而龙区的则貌似就是“青龙”。

    照现在这个情况看起来的话,所谓的“名号”,就是根据自己头发的颜色来决定自己到底是什么虎什么豹的喽?

    步川小姐感觉头皮发麻。

    如此推断下来的话,“红虎”估计有着红头发的家伙,而那个“青龙”的话,想必就是有着一头绿色的头发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噫……忽然之间步川小姐只觉得废弃校舍的这些老大貌似都太中二了一点了,哪有这么取外号的啊?把自己给形容成“动物”真的有那么开心么?拜托一个个都是有名字的人,难道就不能好好叫自己的名字么!反正就是一股恶寒涌上了脑门,步川小姐忍不住就微微皱了皱自己的眉头。

    毕竟一个人名字被父母给取出来,就是专门用来给别人叫的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所以说叫外号有什么卵用啊!

    #洛小倾:这句话我可以直接原封不动地还给步川小姐——你的名字取出来是给人叫的(正义脸)#

    不过还是言归正传。步川小姐这边可是对于人家金豹这番明显就是挑衅的话一点反应都没有,依旧还是那么淡定地双手插着裙兜,一副“你都在说些什么鬼话我怎么都听不懂啊”的懒散模样。

    要装?

    呵呵呵,步川小姐这边可是比你更会装!休想要在这个技术层面上超越步川小姐,实在是太天真了!

    不过大龙团的人在听到了自家老大竟然真的过来救(?)自己这些人了,又怎么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呢?于是大龙团也没有想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立马就抬起脑袋朝着门口翘首企盼地看了过去,于是下一刻就直接看到了步川小姐那张阴云密布极为渗人的死人脸、以及洛小倾那完全与前者截然不同的灿烂笑脸……那一瞬间,他们那张被揍得完全不堪入目的脸,瞬间就情绪夸张化了起来!

    ——好吧。说“夸张”也太委婉了,他们的脸都扭曲得不成样子了好么!

    “哦哦哦!大姐头!”

    虽然这些家伙脸上的表情扭曲得就好像死了爹妈一样,不过光是听声音的话,还是知道他们现在正处于十分感动的状态……于是步川小姐听到之后,就十分淡定地用死鱼眼平静地回应了过去。

    “天惹噜!大姐头你是专门来救我们的么?!”

    身为大龙团的领导者及其创建者,那个金毛青年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差一点感动地就要涕泗横流起来了!

    果然啊果然,虽然步川小姐老是动不动就十分凶残地对他们各种喊打喊杀、就好像十分嫌弃他们缠着自己似的,不过在心里面。步川小姐其实早就已经接受了他们每天雷打不动地跟随在她身边了对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早就接受了他们就是她的“小弟”了对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如若不然的话,步川小姐又怎么可能会在明明知道这是针对自己的陷阱的前提之下,却还直接义无反顾地冲到这种地方来呢?

    绝对就是来救他们啊!

    步川大魔王威武!

    反正金毛青年这边感动得偷狗了,诚然就是产生了传说中的“人生三大错觉”……那副鼻青脸肿的模样还硬要配上他那一双几乎泫然欲泣的眼睛。无论怎么看都直接惹得步川小姐只感觉一阵阵反胃要翻涌上来呢。

    特么要不要这幅样子啊?

    看都不想看下去了,步川小姐直接收回视线十分嫌弃地撇了撇自己的嘴巴,直接在心里吐槽这个家伙搞得跟林黛玉似的。

    ——这个世界上才没有被揍得如此猪头样的“林黛玉”啊!

    而这边的金毛青年却是完全看不出步川小姐那边对自己的嫌弃之感,在忽然之间。他又觉得自己应该有一个觉悟才对的……作为一名合格的“小弟”,他又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老大为了自己而以身犯险呢(然而并没有)?所以金毛青年心思那叫一个哗哗地转动,当机立断地下了一个十分重要的决定。他觉得自己现在应该要好好学习一下电视剧里面常见的情节啊!

    这有这样子才能显出己方势力“情深义重”不是么?

    于是金毛青年扯开了嗓子。

    “大姐头!你酷爱走啊!不要再管我们了!这一切,这个金豹这个死金毛的阴……”

    然而最关键的“谋”字还没有吐出口来,步川小姐这边就已经十分不解风情地掏了掏耳朵,直接打断了金毛青年的“自作多情”——诚然没有让金毛青年用电视剧才有的话来将现场气氛给渲染起来。

    “等等,谁说我要管你们的是死是活啊?”

    吹飞了手指上并不存在的耳屑,步川小姐用死鱼眼十分冷然地看着那个鼻涕都快要直接流出来的金毛青年。

    诚然对方是被自己这话给听得一阵精神重创呢。(未完待续。)

    PS:_(:з」∠)_日常提醒大家有空投一下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