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百八十七章、提不提

    也就是(?)这么一点经验,不好好学习知识的步川小姐又哪里会知道在大姨妈期间需要忌口的东西还有很多呢?

    不能吃辣吃冰仅仅只是其中两项而已。

    而洛小倾虽然本身地性格非常得作死行为又出奇地变态,但是她毕竟是一名正宗的女孩子,和步川小姐这个半路出身的“女孩子”简直是完全不同——况且她还知道了步川小姐还会有“大姨妈疼”的习惯不是么?即便洛小倾完全不明白大姨妈疼的感觉到底是怎么样子的,但是也不妨碍她可以直接想象出来,毕竟这可是就连如此凶残的步川小姐也会被活生生地逼成这幅模样啊。

    于情于理,洛小倾自然不会在整个节骨眼上作死,反而还会十分贴心地为步川小姐挑着不会加剧疼痛的食物。

    毕竟洛小倾不是步川小姐那种注孤生之人啊。

    也许这番在无声无息之间展露出自己温柔的行为步川小姐本人会完全不会知晓,但是不得不说,即便洛小倾身上让人想要吐槽的地方实在时太多了,但是在某些时候,她却还是十分正常并且富有魅力的。

    发觉到步川小姐一直都没有想要伸手接过自己手上的塑料袋的意思,洛小倾便有些天然地眨巴了几下眼睛,下意识发出了疑问声来。

    “阿勒勒,川川你不要便当么?”

    要知道洛小倾这边维持着样子的动作已经有很长一段的时间了,然而步川小姐那边愣是不理会她一下……按照以往的情节发展,步川小姐不是应该直接抢走便当日常嫌弃着洛小倾会污染她的宝贵便当么?正是因为深刻明白步川小姐那极度恶劣的本性,所以洛小倾当然会感到十分困惑不解,然而不料那边被问到的步川小姐却是十分无语的就对她翻了一个超大的大白眼。

    ——你特么不是在说废话么?

    那在眼底眉梢之间都透露出了一股子满满的嫌弃之感,此时的步川小姐就好像在无声说着以上这句话来一样!

    可惜洛小倾的神经一向比较粗壮,完全不明白步川小姐到底是什么意思,反正在她看来步川小姐不可能不要便当不是么?于是洛小倾自然表现得各种傻乎乎的,还想要直接硬是把手上的塑料袋塞到步川小姐手里面。

    不仅仅只是如此,洛小倾一边进行着强塞的动作。还一边在嘴巴上说着“不客气不客气”之类的莫名其妙的话来。

    敢情她以为步川小姐不接过便当那是因为“客气”?

    呵呵呵,果然就凭洛小倾那“一死傻三年”的智商,真的是完全不能让人期待什么呢!到底是谁给洛小倾这样子奇葩的错觉,认为在步川小姐的字典里面会有“客气”这个词语?就算真的存在着。那也绝对不是面对洛小倾的时候会出现的词语啊——总而言之,步川小姐这边感觉连杀了洛小倾的心都有了好么!在洛小倾对自己进行强塞行为的时候,步川小姐直接一个漂亮的闪身躲避了开来。

    仅仅只是这样子自然是不会让洛小倾认识到是自己错了的(毕竟已经习惯了挨揍),她依旧还是傻乎乎地继续追上步川小姐。

    法克!

    “啧。”

    十分明显地啧嘴了一声,步川小姐一边在心里面大爆着粗口。一边直接伸手阻止了洛小倾想要再进一步地靠近自己……反正步川小姐也没多大的动作,仅仅只是一根手指瞬间抵在了洛小倾的额头智商,就轻易地压制住了她。

    直面迎上洛小倾那格外无辜的眼神,步川小姐瞬间阴沉下了一张脸,直接轻声地低喝了一声“拿好”!

    充满了命令的意味。

    于是洛小倾几乎就是直接条件反射性地瞬间立正站好,腰板也是跟着挺得笔直,整个人站得简直那叫一个规规矩矩的。

    所以说步川小姐你到底想干嘛啊?这边的洛小倾肯定是越来越表示自己不能理解,于是步川小姐自然就再一次被洛小倾那可怜兮兮不明觉厉的眼神给紧紧地注视着了——紧皱着自己的眉头,被盯着地步川小姐显得格外得不开森。在无语地伸手扶着额头之后,满脸森然的步川小姐看都不看洛小倾那边一眼。直接就冷冷地从嘴中抛出一句:“我不想拿,所以你拿着就好了。”

    接着也不去管洛小倾那边听了自己的话之后到底会露出什么样子的反应,步川小姐直接利落地一个转身,走掉了。

    哈?

    站在原地格外惊愕地发傻了号一会儿的时间,洛小倾明显还是无法看透步川小姐的心思。回过神来发觉到步川小姐那边已经不顾自己走远了,洛小倾当然也是急了,下一秒就提着手里地便当连忙拔腿追了上去。

    所以说步川小姐刚才到底是想要表达什么样的意思啊?

    ——在屁颠屁颠地紧追着步川小姐走路的时候,洛小倾还在万分困惑着刚才步川小姐那一番再为简短不过的话。

    不想拿?

    不不不,这简直就是一件完全不科学的事情啊!要知道步川小姐可是拥有着“被害妄想症”的啊!而且步川小姐还对洛小倾本人拥有如此之大的偏见,活像她是个死变态似的(的确是的)。所以她又怎么可能会允许自己那极为宝贵的便当拿在洛小倾这种人的手上呢?虽然说之前的“污染说”有点夸张不太现实,但是在退一万步说,难道步川小姐就不担心洛小倾会忽然之间就作死心起么?

    比如说洛小倾恶毒地想要让步川小姐也跟她也一起体会一次没有午饭吃地感觉,于是就歹毒地扔掉了这个便当之类的。

    #看来这个家伙心里面还真的想过这个呢#

    所以说。与其说是“不想拿”,倒不如说是步川小姐是完全拿不了对吧?在联想到了这一点,洛小倾的眼睛果断就跟着闪闪发亮了起来——说道一就马上想到了三,洛小倾那强大的脑洞也是一如既往地正在熠熠生辉着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