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百七十二章、每月之事③

    什么?你说其实步川小姐真的去效仿古人、直接用布抱住大姨妈感觉还是一个十分不错的方法?

    滚!

    先别说步川小姐要不要这个连,就光说“面包”这种东西那也是需要更换的啊!

    难道你们还以为一个“面包”就能直接让步川小姐用到“天荒地老”不成?虽然这个想法的确很“环保”,但是想得倒是挺美的啊!总之同理而言,“一条布”用来坚持整整一天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然后再者说了,步川小姐这边可是需要上学不能翘课的“三好学生”——周末不用上学的那两天暂且先不与讨论,就光说步川小姐上学的那五天,她在学校里面又怎么去更换这个“布”啊?

    呵呵,像“布条”这种古人才用的东西,有“面包”那么方便地给人用来替换的么?能么?

    #总感觉话题朝着越来越变态的方向进展了#

    然后就算步川小姐“技术”尤为惊人,真的可以把这么麻烦的布条给熟练地替换下来,然而截下来更加严重的问题就又来了……请问,那个被步川小姐给换下来的布条,又该怎么解决才好呢?

    你说直接塞进书包里?

    别说了!要是真的塞进去的话,那么整个书包势必会被大姨妈的味道所充满!如果一个不小心,也许就连书包也染上血迹了!

    ——呵呵,步川小姐都感觉自己晚上要做噩梦了。

    你说直接把用过的布条扔掉算了?卧槽,这是什么鬼主意,敢情这种布条不是步川小姐用钱买过来的啊!你们知不知道,一条适合的、可以舒适地用来吸收大姨妈之血的布条,在某种程度上可是比“面包”还要昂贵的啊!如果要是真的把布条给直接“奢侈”地扔掉的话,那么当初步川小姐特么还不如直接买一包的“面包”算了呢!反正都是要扔掉的,那么还不如扔这个本来就该扔的东西!

    总而言之,从以上这一段话当中,你们可以知道步川小姐从第一次来大姨妈开始就已经各种费劲心思想要节省这一笔开支了。

    真是不可不谓是百折不挠!

    然而这一份心思虽然十分坚韧不拔。但是现实却是万分残酷的。

    无论如何,步川小姐都没有办法节省下来啊——所以在经历了几次大姨妈、却完全无法用各种奇葩的方法节省下自己的开支之后,步川小姐也只能恨恨地咬着大拇指的手指甲,怨念满肚地表示自己放弃了。

    你们知道步川小姐有存小金库的这个习惯。

    明明已经在小金库里面存了稍微有一笔的金额了。为什么步川小姐还是不让自己三餐正常地吃饭呢?

    节省饭钱不吃饭不知不觉就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亦或者故意用这种残酷的方法来虐待自己?不不不,步川小姐又不是洛小倾那个大煞笔,她才没有这种诡异的“爱好”啊……总而言之,将小金库里面的钱放着以防之后的不时之需的确没有错,但是这也仅仅只是其中的原因之一!而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步川小姐费劲心思存在小金库里面的钱,是专门给她自己用来买“面包”的啊!

    然而真是让人万万没有想到,洛小倾这个作死小能手一过来,就特么直接吃光了步川小姐所有的“面包”钱!

    太过分了!

    #洛小倾:噫!川川你说得好像我是专门喜欢吃卫生……不,“面包”这种东西的变态似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洛小倾可是尝试一下吃“面包”而死的死法。

    不过虽然说洛小倾吃光了步川小姐专门去买“面包”的钱,但是这也并不代表步川小姐今天就没有面包可以用。而至于为什么,就不得不追溯到步川小姐第一次去超市买“面包”的时候了。

    毕竟是第一次啊。

    要知道步川小姐身为川先生的时候又不是什么变态,又怎么可能会有过去超市买“面包”的经历呢?

    所以说了,第一次去超市买“面包”的时候。步川小姐真的完全不习惯啊!

    要知道,现在的步川小姐就完全没有什么女性的自觉,就更别提三年前的步川小姐会有什么鬼的女性意识存在了……再加上步川小姐自身就有着“被害妄想症”这个绝症在身,所以她又怎么可能会有什么正常的买“面包”经历呢?在专卖“面包”的货柜前徘徊不定、挑选着自己该买什么样品牌的时候,步川小姐自己就是十分心虚,总觉得周围那些路过的人老是在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要问步川小姐是怎么样的奇怪眼神?

    步川小姐可以十分严肃地告诉你,他们看她的眼神就好像是那种偷偷过来买女性用品、不知道拿来做什么事情的变态似的!

    #现在讨论这个话题已经足够变态了#

    哎,毕竟三年前的步川小姐身上的男性意识还十分得严重,没有任何的女性自觉,她又怎么认为自己就是一名女性呢(虽然身上来了大姨妈就对了)?然后在付账地时候。步川小姐也觉得面对着收银员各种得窘迫啊!

    就是因为这两个因素(全部都是心理作用)的存在,所以导致步川小姐完全就不想再经历这种体验。

    什么?尴尬症?

    ——特么这是“尴尬癌”都要犯了好么!

    第一次买“面包”的经历造成了步川小姐终身难忘的“心理创伤”,于是在此之后,步川小姐每次过去买“面包”都是一口气买很多很多。多到“面包”都可以接连用上好几次大姨妈光顾都不用担心的程度!所以说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就是步川小姐为了自己可以避免每个月都要去买这种东西、而产生这种不可言喻的尴尬啊……既然可以取巧避免几次,那么步川小姐当然就尽可能避免几次啊!

    以上说了这么多的东西,其实就是表示步川小姐这一次并不需要出门去买“面包”,她已经有存货在了。

    就放在盥洗池下面的柜子里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