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百一十二章、贵圈真乱④

    然后枫桦和步川小姐这两个各种热心于撕逼的人,压根就没有在意到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要知道濑户静可是一直都在旁边持续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以极大的兴趣直接全程围观了这场精彩纷呈的“撕逼大会”啊——这么一场年度大戏就摆在自己面前,就别提濑户静这个现在心里面到底有多乐了!

    毕竟比起那些一本正经而没有爆点的采访来说,果然眼前的这场no.1和no.2互相在一起撕逼的现场比较有意思吧?

    撕逼才是亮点!

    好吧,你们的确没有猜错,濑户静的确是从头到尾都用自己手中的录音笔,将这场撕逼盛宴給全程录下来了!毕竟你们要知道,这可是同一家店里面的最为优秀的两个公关,很少有像现在这样子互相站在一起的时候吧?然后如此优秀的两人,在那里互相一起开开心心地撕逼……哎呀哎呀,这幅场景简直是不要再美好了啊!濑户静感觉自己的“大新闻之魂”都要瞬间爆炸了!

    不过千好万好还是有一点让濑户静感觉可惜。

    现在的她因为遵守和步川小姐的约定,所以只能录她们两个人撕逼的声音而不能把这幅场景拍下来,要不然效果肯定更好吧?

    ——正是因为如此,濑户静才颇为残念地咂巴了一下嘴巴。

    由于照相机就挂在自己的胸前,濑户静只需要稍微一伸手,就可以拿到将这幅场景变为永恒……所以在此时此刻,濑户静这个家伙甚至还十分无节操地想着自己现在是不是应该直接趁机“毁约”算了?

    只要稍微动动自己的指头顺其自然地“毁约”掉,那么一个超级大新闻就直接近在濑户静的眼前啊!

    天底下还有这么好的事情么?

    不过大概也算是步川小姐这边运气好吧,虽然濑户静这个家伙做事各种各样十分不靠谱,但是其实她还是有那么一点点节操仅存在心里面的……而且作为一名远近闻名的金牌记者,如果濑户静没有那么一点点的“诚信”存在的话,那她还怎么在自己的记者圈里面过日子啊?所以“毁约”的这个厚颜无耻的想法,濑户静也仅仅只是在自己脑袋里面。稍微那么脑补一下而已。

    在如此讲究“诚信”的现实生活当中,濑户静就算再怎么狡猾,当然也不可能真的做出来!

    反正已经录得差不多了不是么?

    作为一名记者,濑户静自然十分敏锐地察觉到了步川小姐和枫桦这两个人现在撕逼已经撕得差不多!于是无声无息地收好了自己的录音笔。濑户静之后就像个一个没事人一样,就此出来为两人当了一次和事老。

    有了一个濑户静在这里瞎掺和着,枫桦就算想继续撕逼也不可能有这个条件继续撕逼下去。

    而步川小姐本身早就没有撕逼的意思了。

    于是自然而然,步川小姐和枫桦两个人就如此和谐地结束了这一次的撕逼……濑户静当然是各种得意洋洋的样子,直接让步川小姐看得皱起了眉头。直道这个家伙到底遇上了什么好事情、才会露出像现在这样格外欠扁的模样?如果没有人刻意过来提一个醒的话,想必步川小姐是不可能想得到,濑户静这个家伙已经厚颜无耻地把她和枫桦撕逼的语音给录下来了吧?

    真是一个让人悲伤的故事呢。

    而且濑户静毕竟是个狡猾的人,小阴谋也是使用得各种溜——虽然表面上表现得十分意气风发,但是濑户静却是张嘴不提关于录音亦或者采访的事情,免得步川小姐因为这个而趁机联想到什么。

    不过这也不能保证百分百啊!

    毕竟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濑户静也无法避免为人格外心机婊的步川小姐从中察觉到什么不是么?

    #步川小姐:好你个濑户静!#

    于是在这在步川小姐和枫桦消停下来的下一刻,濑户静眼中便是直接精光一闪,立刻就对步川小姐提议了起来,表示她们还是快点抓紧时间去采访下一个人吧!既然濑户静本人都已经这么提议了。那么步川小姐这个还需要靠人家给自己发酬金的人,又有什么立场可以说“不”呢?所以步川小姐也没说话,直接就以沉默来回答了,算是默认濑户静她自己开心就好吧。

    不过还是有意外的事情发生。

    在濑户静向着枫桦表明这一次采访已经结束了之后,枫桦也没觉得意外,直接笑着表示自己明白了。

    可是意外的事情,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了……枫桦忽然之间无声无息地凑近到了步川小姐耳朵旁边,然后借势轻轻说完了一句极为不明不白的一句之后,直接直接轻巧地抽身,让人看不出一丝痕迹。

    然后在步川小姐从这些一连串的举动反应回来之前。枫桦便就直接悄然离去了,只留下了一个花枝招展的身影。

    所以说枫桦那个家伙到底什么意思啊?

    不由自主地摸着自己那因为被枫桦的气息吹到而稍微有点发热起来的耳朵,步川小姐直接微皱起了自己的眉头,身上还残留着因为枫桦过度靠近而直接竖起鸡皮疙瘩的感觉。就这么默默地看着枫桦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不过步川小姐并不是在心里面犀利地吐槽枫桦又开始犯神经了……此时此刻,在步川小姐的脑袋里面,一直都情不自禁地在回荡着枫桦刚才轻轻吐出来的那句话。

    ——“最近小心点哦~嘛,能够欺负你的只有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小心一点?伤害?

    啧,无论是哪一个词语,步川小姐都感觉枫桦真是各种莫名其妙。哪有人忽然之间就这么说的啊?

    与其说枫桦这是在“好心好意”地提醒她,倒不如说枫桦这是故意过来跟步川小姐找茬的吧?特别是那最后补充上来的“能欺负你的只有我一个人”什么的,步川小姐简直感觉自己受到了一股莫大的挑衅!

    #步川小姐:来,战个痛!(一本正经)#

    #枫桦:在床上?(懒洋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