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八十七章、组织之事⑤

    可是为什么扫除者的身份却是要比情报者高呢?再不济情报者也应该被纳为“内务人员”的范畴之内吧……

    真是不科学的事情呢。

    毕竟对组织十分了解的翎就在自己的对面,所以步川小姐也不需要自己瞎琢磨还得不到要领,所以十分自然地就朝翎出这个问题。

    闻言之后,翎也忽然之间莞尔就立刻呵呵呵地抖着肩膀笑了起来,这幅模样完全看不出刚才还有点点阴霾的模样呢……只见翎有些俏皮地竖起了自己一根手指头,然后无意识地荡起了架在空中的双脚,笑眯眯地说道:“依芙酱你怎么老是在无所谓的地方纠结呢?上头的那些家伙们觉得情报者不应该被收纳为‘内务人员’就会如此嘛~完全就是他们的兴趣使然,和道理可是玩去哪没有任何关联的哦。”

    ——呵呵,这么说来创建出这个令人可怕又十分神秘的组织的人,也真是一群完全不知所谓的无聊家伙们呢。

    步川小姐忍不住抽了抽自己的嘴角,忽然之间竟然有了一种对这个世界扫除组织有点幻灭的感觉,说好的拯救(毁灭)世界为己任呢?

    这样子不就是在小孩子玩过家家!完全就是一时兴趣嘛!

    好吧,步川小姐承认,虽然规模弄成这样子程度的“过家家”确实很让人完全不敢相信就对了……

    即便步川小姐这边的思想继续各种跑着火车,就只差神游到外太空那边了。不过那边的翎却还十分尽职地继续说着自己的话:“话再说回来,依芙酱你会这么说,大概是觉得那些扫除者应该羡慕情报者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不过你说错了哦。实际上是情报者他们在偷偷地羡慕着扫除者啊……毕竟你要知道,组织里面所存在着的职位虽然有这么多还种类多彩丰富,但是却仅仅只有‘扫除者’这么一个有着‘升职’的机会哦~”

    既然都已经被翎给提醒到这种程度上面来了,那么步川小姐又不是什么笨蛋,自然也能数年明白了到底为什么。

    如果有着唯一的“升职”机会的话,却是会让人嫉妒呢。

    ——起码对于步川小姐本人来说,“升职”就代表着“加薪”。两者是共存的!真的是非常得重要啊!

    “好吧,我承认,扫除者的确是整个组织里面最为无知的存在。就连最为编外的那些灭迹者也都比扫除者知道的要多上那么一些……”耸了耸自己的肩头,翎有点无所谓地说道着,“而且扫除者他们还是整个组织当中最容易会被世人给发现的对方,被警方给抓捕住的可能性也极为高。最也许的也会在执行任务的途中就就丧失掉了自己的性命……不过依芙酱你要想开一点。把这些的一切当成一场‘试炼’不就好了嘛?”

    竟然如此轻描淡写地将扫除者极有可能激励的危险给十分简单地描述为“一场试炼”,真是毫不负责的说辞呢。

    ——也真不知道翎她到底是不是恶意十足呢。

    可惜翎似乎并没有看出步川小姐眼神里面的嘲讽意味,继续说话着:“毕竟扫除者一旦升职成为了‘惩罚者’的话,那么他们的权限立刻就升了好几倍,就连身份就因此而马上水涨船高起来了哦~”

    “比你的身份还高?”

    既然嘲讽的意思没有传达过去的话,那么步川小姐自然就直接故意说出了一句完全不用回答也能知道答案的问题。

    步川小姐就是想要翎浑、身、难、受!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啊~”面对步川小姐如此明显的挑衅,翎却依旧全然不在意,用笑眯眯的态度直接将这份恶意给无形化解掉了。“我说了检测者是最特殊的,同时检测者也是最高、最隐秘的存在哦~”

    “然后你这个自称‘组织里面最为隐秘的存在’的家伙。就这么大大方方毫不掩饰地出现在我面前是么?”

    熟练瞪起了死鱼眼,步川小姐再度挑着翎那番话里面的刺头。

    如此接二连三的挑衅,饶是翎脾气好也不禁苦笑了几分,转移掉话题道:“不不不……依芙酱你这话可真是‘此言差矣’啊~毕竟你也是十分特殊的‘断罪者’呢,所以上头那些人才会让如此特殊的我过来与你见面啊,难道不是么?要知道这可是代表着组织对你十分得看重呢!”呵呵,真是十分抱歉呢,步川小姐完全不需要这一份看重!如果真的十分看重步川小姐的话,那还不如直接再多多加薪!

    ——明明工资都高成这幅模样,想不到厚颜无耻的步川小姐竟然还想着要加薪,果然人都是不会满足的家伙呢。

    #此处特写步川小姐#

    “而且话说回来,依芙酱啊……我可是特意从繁忙的工作当中出身来,然后还大老远赶过来就是为了回答你那些对于组织问题的,我对你毫无恶意好么!所以说,你对我的态度完全不需要这么恶劣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说到了这里,翎还颇有点无可奈何地摊了摊自己的手,脸上的表情也显得有点哭笑不得。

    “说出来你有可能不会相信,但是我真的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好人’哦,所以依芙酱你也好歹对我稍微和气一点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呵呵,好人从来不会说自己是好人的,就好像坏人就从来不说自己是坏人一样。

    “我的性格就是这么恶劣,这还真的是非、常、抱、歉、啊。”依旧还是瞪着那嘲讽意味十足的死鱼眼,步川小姐心里倒是明白的很呢!所以虽然在嘴巴上面说着抱歉的话语,但是步川小姐那股冷飕飕的语气以及那一字就一顿的停顿,却完全没有表达出丝毫想要道歉的意思,反而还在里面带出了一股子非常浓厚的“冷嘲热讽”来,就只差说出“难道你还来咬我不成”这样子的话来了呢。

    见到如此翎也觉得万般无奈,难道她就长着一副“我是坏人”的脸么?明明还算是标准的美少女一枚啊……

    情不自禁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翎的思想竟然也开始开小差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