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八十五章、组织之事③

    然而现在的步川小姐却还是有一点完全不明白。

    既然世界扫除组织里面的这些职务分工都十分得明确、甚至工作也是井井有条,那么她这个“断罪者”又是干什么的呢?

    接受任务然后抹除任务对象的扫除者亦或者是更高一级的惩罚者,负责在幕后负责后勤的又是“情报者”“灭迹者”“宣传者”这一大堆互不干涉其政的职位存在,然后负责总体大局的又有“主控者”这个存在,更有像翎这种的“检测者”秘密监视着各个人员的工作状态正常与否,那么步川小姐又到底是做什么的?如果只是单纯地和扫除者一样执行任务,那她又为什么会顶着“断罪者”的称号?

    翎这个家伙将几乎所有的职位所负责的职务都简单地叙述了一边,然而却偏偏唯独没有关于断罪者的任何信息。

    “那我这个断罪者又是干什么的?”

    所以步川小姐自然忍耐不住关于自己职位的好奇,直接单刀直入地突入道。

    然而想不到翎也真的是非常没用呢,亏步川小姐对她会如何回答抱有一定的期待——只见翎直接耸了耸自己的肩头,然后十分无所谓地说道:“你就算这么问我也没有用啊!毕竟总得来说,我也是前几天才知道了竟然还有你这个‘断罪者’的存在呢。”

    卧槽,就她这种无知程度还是什么鬼的“组织高层”?

    如同看到了什么装神弄鬼的江湖骗子般,步川小姐直接就用极为鄙夷的眼神投向了翎,活生生地想要用眼神谴责死对方。

    如此直白的鄙夷,自然让翎只觉得有点哭笑不得,无奈地摇了摇自己的脑袋。

    “虽然的确才刚刚知道啦,不过我也是有特意去问过组织里面那些整天只知道玩神秘、不务正业还瞎扯淡的‘高层人士’啦……”呵呵,步川小姐完全听到了哦,翎你这个在别人手下工作的打工妹竟然在偷偷地讲老板的坏话!步川小姐要以此来勒索——虽然看起来翎全然不在意这一点就是了。“依芙酱你这个‘断罪者’嘛,虽然仅仅只是上头那些人一时兴起才出现的产物,不过实际上这也是一个十分特殊的存在哦~”

    什么鬼,搞了大半天原来步川小姐这个不明觉厉的“断罪者”仅仅只是别人一时兴起然后瞎折腾出来的产物么?

    怪不得这个名称听起来就一股子完全搞不明白的感觉呢!

    在步川小姐默默地在心里面吐槽“原来我只是奶茶啊(雾)”时候,对面的翎则是笑眯眯地侧着自己的脑袋。

    那副饶有兴趣还兴致满满的模样,翎大概是想要看步川小姐会因为这番话而出现什么十分有趣的反应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不过还真是万分抱歉呢,要知道步川小姐会被北野柚子给称为“死人脸”那可是有原因的好么!

    所以翎也只能失望了。

    ——她仅仅只看到了依旧瞪着死鱼眼的步川小姐,就连眼神也是那么得死气沉沉,仿佛压根就没听见自己刚才的话般。

    既然步川小姐如此淡定,翎自然也只能默默收敛好了自己那有些低级的恶趣味了。也不打算再继续吊着别人的胃口,直接直白道:“总而言之言归正传,依芙酱你应该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万金油’对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打个比方,其实你这个‘断罪者’就等于一个世界扫除组织里面的‘万金油’哦——换句话也就是说,正是因为依芙酱你什么任务职位都可以干,所以上头那些人才会没有给你明确的职务。”

    呵呵,此时这个说法倒是比刚才那个“一时兴起的产物”要好听太多了,起码步川小姐感觉自己不再像是“奶茶”了。

    #奶茶:我到底有什么不好!我的被子连起来可是能绕地球两圈呢!#

    “所以我也可以干你这个职务喽?”

    稍微眯了眯眼睛,步川小姐忽然之间就扬起了一抹充满恶劣性质的笑容来。然后还直接充满恶意地对翎问出了这个问题……毕竟既然翎说她什么都可以干,那么这个所谓的“检测者”,步川小姐应该也能干得了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检测者”什么的听起来就感觉牛气哄哄的样子呢。

    而且步川小姐毕竟是如此得懒癌成疾,她自然也是想要过着“偷窥别人就可以拿高额工资”的高优质生活。那该有多惬意啊!

    然而希望虽然十分美好的,可是现实中的步川小姐却是注定是失望的了。

    “哟呵呵,依芙酱你想得倒挺美的嘛!你以为我们检测者的工作就这么轻松?”估计是猜出步川小姐心里面盘算着的那些小算盘,翎直接笑脸眯眯地就拆穿了步川小姐所有关于检测者的幻想。让步川小姐顿感人艰不拆,“虽然我们检测者的人数肯定要比仅仅只有你一个人的断罪者要多上一些,不过那也仅仅只是一些哦!你不会真的这么天真地以为检测者只是一对一地进行监视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

    ——她就是这么“天真”还真是抱歉啊!

    感觉自己被翎给嘲讽了一脸。步川小姐直接没好气地赐给了对方一个锐利的眼刀子,只差没有发出实质性的伤害来了。

    然而翎还是没有丝毫自觉,依旧摊着双手嘲讽着步川小姐道:“依芙酱你可要想清楚,组织里面那么多的成员,检测者当然是一人肩负监视多人的重任啊!就光光只是我一个人,就需要监视多大几十个人呢。”

    几十个人?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步川小姐当然不可能会轻易相信,直接权当对方十有八九就是在故意忽悠着她:“这样子岂不是你一整天都在监视别人不成了?”

    然而翎却十分自然地点了点头,淡笑着承认了一切。

    “所以我才说了啊,依芙酱你把检测者的工作想得太简单了一点啦……”漫不经心地这么说着,翎的眼底眉梢之间都是满满的无奈之情,仿佛步川小姐就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一般,真是让人生气的眼神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