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百八十九章、再度光临②

    难道最近的女子高中生都已经把“减肥”给当成自己理所当然的“业余生活”了么?

    现在的女子高中生真的好可怕啊……

    步川小姐直接惨不忍睹地以手覆眼不忍直视,忽然之间不知为何感觉到有点悲从心来——毕竟别人那是不想吃饭就不去吃饭,而她则是想吃饭却没得吃啊!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差别会这么巨大啊!

    噢,这是多么痛的领悟~

    “总而言之,死人脸你不要管这些小事情了啦!”

    大概知道步川小姐会揪住这点死缠不放,所以北野柚子直接就发表了如此正义的一番话来,不过这当然让步川小姐感到实在无法接受——这特么算什么“小事”?这对于步川小姐来说可是十分重要的事情好么!民以食为天啊!然而还没等步川小姐出言抗议着什么的时候,北野柚子这边就十分干脆地紧接着说道:“要知道‘写习题’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为重要的事情!你这个死人脸不要再打扰我!”

    竟然直接如此厚颜无耻地怪步川小姐打扰她写习题!明明是北野柚子她自己的在意小细节才让她现在才开始写习题的!

    ——步川小姐觉得自己受到了深深的震撼。

    #北野柚子:不不不,我并不觉得“精神分裂”是什么小细节#

    义正言辞地表示让步川小姐不要打扰自己之后,北野柚子就十分正义凌然地从自己的学生包里面再一次拿出了整整一大摞的习题本放置在了玻璃桌上面,看来她完全就是打算再一次在魑魅里决战个够呢。

    呵呵,有本事去嫌弃别人过来打扰她写习题,为什么没有本事直接回家写啊?魑魅才不是写习题的地方啊!

    心里哼哼唧唧地吐槽着,步川小姐当然忍不住就直接翻了一个白眼过去。

    当然。在埋头写习题当中的北野柚子是不可能看到步川小姐那边的大白眼的,她全心全意地再度开始在魑魅里写起习题来了!顺便一提,在写习题之前北野柚子也是点了酒的,她还没有厚颜无耻到全额免费地使用魑魅的场地来写习题……虽然这瓶酒的价格并不昂贵,但是好歹“有”总比“没有”好不是么?倒不如说北野柚子这个笨蛋还知道自己来到夜店里应该要点酒这一点,就已经足够让步川小姐感到欣慰了。

    起码代表着这个孩子还是能抢救一下的不是么?

    ——这么往好处想了想之后。步川小姐竟然还真的感觉安慰了不少。

    而且从这一次的写习题当中看来,北野柚子似乎稍微学好了一点(或者说昨天步川小姐的教导颇有成效),反正今天北野柚子很有长进!完全并没有像昨天那样子,明明自己还没有写几道题就直接跑过来可怜兮兮地求助步川小姐。

    要知道,那样子可是会让人变成一个懒得动脑筋想问题的笨蛋啊!

    今天步川小姐陪伴在北野柚子身边的长达半个小时里面,她也仅仅只是过来问了步川小姐三道数学题而已,其余的都是自己解决的。

    为了检查一下北野柚子究竟是不是真的开窍了,步川小姐在为她讲解题目的时候还特意多看了几眼习题本之前被写好的题目——果然,和步川小姐猜想得差不多。这些题目大部分和昨天的题目都有些许的类似啊!所以说如果北野柚子连类似的题目都没有思路的话,那她才是真正的无可救药了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不过即便北野柚子靠着自己都写出答案来了,但是其实里面还是有一两道题目的答案稍微有点偏差的。

    不过这也是正常的。

    毕竟北野柚子本来就是个笨蛋,说实话能够靠着自己做到这种程度也已经是算是实属不易了,不能再期待更多。

    当然,步川小姐这边也是可是不会好心好意地去提醒北野柚子她写错题目了——毕竟她为她讲解其他题目怎么解答,已经算是很好了不是么?而且错误什么的,肯定是要靠自己的双眼来发现的啊!

    ——步川小姐就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怎么招。还能咬她不能?

    #要优雅,不要污#

    就在北野柚子埋头认真写着其他题目的时候。步川小姐看了看时间觉得陪伴北野柚子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便也就直接不告而别地自行离开了——虽然没有和北野柚子说一声,但是想必北野柚子有过昨天的经验也应该会理解步川小姐去干嘛了吧?无错小说网不少字所以也就正好省了步川小姐那份心思了……要知道说得多也是很浪费体力的,现在都一整天没吃东西了(虽然昨晚吃了一大堆),步川小姐她也正是饿得慌啊。

    总而言之言归正传,今天步川小姐所招待的客人里面就有小柴彩香。

    大概是因为之前几天都没有光顾步川小姐的原因。现在的小柴彩香对步川小姐的态度明显更加热情了好几分。

    ——老是一个不留神就要凑到步川小姐身上来,让步川小姐真的觉得自己头好疼啊。

    就在步川小姐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地折腾了好一会儿之后,小柴彩香这才有点收敛了起来。不过这事还没完呢,她忽然之间就朝着步川小姐问起了问题来,有些突兀着道:“月川。刚才你陪着的那个女孩子是谁啊?”

    不得不说小柴彩香心思果然还是太单纯了一些,直接就对步川小姐暴露出她其实想问这个已经很久了的内心呢。

    “新客人。”

    虽然心里略微愣了愣对方为什么要问这个,不过步川小姐表面上还是十分自然地回答了小柴彩香的问题。

    在得到这个答案之后,小柴彩香果不其然地就直接有些不开森地嘟起了自己嘴巴来——那小嘴撅得,几乎都能挂上一整个酱油瓶了!小柴彩香也没觉得自己这幅模样有什么不对,双手十分亲密地拉着步川小姐的胳膊,然后嘴上便有些不依不饶地对步川小姐抱怨着说道:“才几天不见的功夫啊,想不到月川你就又被其他的人给缠上了!所以月川你就直接辞职,然后好好地当我的‘未婚妻’不就好了么?”

    噗——(未完待续……)

    ...